2017.07.04
國度復興報
【第776期社論】重建信任社會


 由於缺乏可長可久,仿效先進國家將年金和個人雇主相互提撥與每年繳納稅金的合理聯繫,以及清楚計算公式的年金制度,當面對各個職業的不同面相,本宜詳細評估計算,陡然要談年金改革是倍加的困難。
 立法院通過的《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是否走出年改的第一步,難以遽下結論;倒是砍伐政府對於退休公務人員條件的承諾,並讓政府逃避作為雇主的責任的結果,卻使得現職公務員及非公務人員也頗有兔死狐悲之感。一旦開了法律追溯既往的先聲,那麼以後就沒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止任何政黨以緊急狀態等理由,進行第二、第三次追溯既往、忽視信賴保護的「改革」了。以後軍公教警消人人將自求多福,而國家文官制度及其信任因而崩解,則是令人遺憾與婉惜。
 在先進國家,根據三年的工作及繳稅紀錄,便獲得基本的退休年金安頓,年資及繳稅多寡決定的年金,既無爭議亦沒有紅眼問題。我們社會任何兢兢業業的上班族工作30年,不該獲得未來的依託嗎?明智的政府,是要讓各職業的同胞,安分且具有清楚的保障,勞退薪資不該規定的投保上限,反而限縮了雇主相對要貢獻基金水庫的責任。 至於農人繳稅多少決定其相關年金,也不會由政府花費預算編列定額的老農恩給每月7,000元,這點政府當局又敢予以更改嗎?
 聖經雅各在拉班家裏作長工,好不容易自立門戶,拉班身為雇主卻10次改變他外甥的工價-亦即拉班沒有一次按承諾履行雇主責任。拉班最終又得了什麼益處呢?國家擁有忠誠、穩定優秀的公務員、互信和樂的社會,是有賴多少的信任累積所架構而成?
 當前台灣國際遭逢困局,經濟亟待走出低迷,經濟建設和前瞻計劃,都需要政府體系上下齊心,以精明幹練心志,無私奉獻、全力以赴。政府身為軍公教、勞動者的大家長,奈何挑起爭端、忍心見到彼此職別的批鬥?我們求主抹平傷痕,並且理性認知,追求一個均富而非均貧及一個長治久安的年制度仍是我們未了的責任。
 《論語》記載孔子答覆子貢問為政之道,提出三樣:足食、足兵和民信之。子貢又問,一定要削去的話,哪個是首選?孔子答:「去兵」,不得已先減國防預算;第二是去食,即在「經濟成長」與「人民信任」之間,孔子認為放棄前者,因為「民無信不立」。重建信任的社會何等重要,我們責無旁貸。


閱讀 31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