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9
國度復興報
【第803期社論】震盪的一年


 美國去年(2017)12月通過川普大幅降稅政策,公司稅從35%降低到21%等全盤措施,稱將帶來10年1兆5千億的減稅,今年伊始全球股市開市一片榮景,似乎反應這個樂觀的期待,包括我國在內的各國經濟機構紛紛調升今年的經濟成長預測值。全球經濟自2008年起採取的各國降息救經濟的「貨幣政策」,是否將在今年起移轉成一連串的降稅救經濟的「財政政策」?大家拭目以待。
川普減稅震撼
 川普降稅至少延長了全球經濟擴張的期間,惟全球經濟的變化多少?各國又將付出多大的代價?其正義性又如何?這才是我們關心的課題。
 正如低利率刺激經濟有其侷限性和極限性,此外長期低利息帶來全球資產價格上漲,除少數國家外,對抑制於年輕人面對的高房價一籌莫展。川普式的減稅措施,增加私人投資動能之餘,是否將使社會弱勢的補償性方案更加弱化,致使各國兩極化對立加劇的新問題?還是私人投資增長正是解決增加就業、低薪的良方,有待吾人的觀察。
利率稅率政策達到極限
 台灣徘徊低利率多年,已達極限,在政府擬執行4千億前瞻計畫大前題下,需要籌措財政以為支應,因此並無多少減稅空間,更不可能進行川普式降稅措施的更低稅率政策,此其一。又因為大型計畫勢必發行公債,此在競逐資本的結果,會使一般利率上揚,加以前瞻計畫中50%以上需對國外採購,國內乘數效果因而變小,均使得整體經濟擴張情勢揚升受到壓力。
 而對國際情勢好轉,無法即時乘風而起,失去連動提升的效果,除了利率、稅率不易再調降外,主因是民間製造業投資效果不彰,這又是國內缺電陰霾加劇,能源政策舉棋不定所致,當然會使減稅或貨幣降息刺激手段等,均無法改變內外資裹足不前的事實。此外,自由貿易區簽署無著,更令國際競爭條件落在東南亞國家之末位。
震盪經濟中的出路
 2018年世界經濟呼嘯而起,我們政府必須詳細了解海島型經濟乘風破浪的契機,儘速解決五缺中迫切的缺電保證,恢復兩岸信賴關係,兩岸共同開拓自由貿易區塊的加入和簽署,庶幾乎在全球震盪中,才有爬升的機會。
 企業因應之道應還有:一、尋找向高技術、低耗能產業轉型的機會;二、發展零關稅的產品貨項,以避免來自貿易區塊的別國關稅障礙限制,許多非敏感產業,如電子零件產品,自2000年以來已經是列入零關稅的對待;第三、向國外電源充足及享受貿易區塊優惠關稅的地區布局,此至少使台灣人可以掌握資本利得,如此才有回國投資發展本地適合產業的可能。惟盼望主政者莊敬自強並兩岸共同自救,震盪中始能成長,且不致走到第三個因應的局面。


閱讀 59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