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國度復興報
【第866期社論】「後基督復活世代」的大使命


 復活節又到了;慶祝耶穌復活,是基督教最大盛事。
 耶穌復活是基督教最核心的真理,對每個基督徒來說,是生命中最真實(Real)的歷史事件,正如,兩千多年前保羅說的:「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林前十五14)上世紀最偉大的中國基督教領袖倪柝聲最後遺言也說,「基督是神的兒子,為人贖罪而死,三日復活,這是宇宙間最大的事實。我信基督而死。」耶穌復活是那麼真實,以致他們及歷世歷代神僕人們,都願意為此擺上一生、犧牲寶貴生命。
 耶穌復活後向馬利亞、門徒們顯現,堅固他們的信心;在以馬忤斯路上,為門徒解經;穿牆顯現,如神蹟特會;教導門徒捕魚,職場神學;拿餅與魚給門徒吃,成功神學;教導會眾天國真理,國度神學;頒布大使命,宣教神學;升天,末日神學…。後基督復活世代的事工,包羅萬象、精彩繽紛。而哪一種事工,台灣教會沒有轟轟烈烈做過呢?但客觀來看,其中有一項最重要的事工實在有待加油-大使命:去使萬民作主的門徒。
 大使命有兩個層次和兩個項目。一個層次是區域性(Epidemic)「內銷」型的大使命,另一個層次是全球性(Pandemic)「外銷」型的大使命;項目上,一個是神學上的啟示,一個是跨文化的宣教事工。衡諸台灣、中國教會歷史,哪一個神學上的啟示是源自於本土(Original)而影響全球呢?打開基督教的報紙,上面登載的活動,就可以給我們答案,恐怕向國外對齊的舶來品比較多吧。對於文明古國,神沒有特殊啟示,多讓人詫異。至於跨文化宣教士的差遣,從來不是台灣教會的重頭戲。就是在Y2K千禧年運動的總評估時,還是東拼西湊的說是達到了原定200位之標。相較於傳統的歐美,或近代韓國所差出去的跨文化宣教士數目,我們到底缺了甚麼,以至於在大使命上零零落落?
 復活節當然可以用嘉年華方式慶祝,當然要向所處社會宣告基督復活。但是,節日會過去,天問依舊存留,我們要一個答案,一個可以讓我們投身、擺上一生歲月,甚至生命的答案。
 今年恰逢庚子宣教慘劇120週年(兩個中國「甲子」);當年義和團拳亂,犧牲了近200位在華宣教士、中國基督徒2萬多人被殺。遙憶當年慘狀,他們是怎樣把福音傳給我們,我們能不把福音棒子接起,直奔地極嗎?
 今年的復活節,讓我們點燃大使命的火熱,向未得之地的靈魂高聲呼喊:基督已復活!


閱讀 22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