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8
記者劉以琳新北報導
你愛我嗎? 情感教育從界線、承諾、責任教起

曾陽晴教授。劉以琳攝

 

 「你愛我嗎?」簡單的問句,道出人對情感的渴望,更反映出近年來台灣家庭與校園對於「情感教育」的極度缺乏,以至於衍生許多恐怖情人、情殺、濫情等親密關係暴力事件。台北基督學院元月5日舉辦的「從電影談情感教育研討會」,邀請兩性專家曾陽晴教授(中原大學副教授)主講,有教育單位的師資群、心理師及對年輕人有負擔的弟兄姊妹參加。
 專為年輕世代拍攝的生命(品格)教育影集,特別播放《飛奔來愛你之你愛我嗎?》片長94分鐘,點出「情感教育」在年輕人的價值觀中,可能是一夜情、援交及速食愛情等偏差的思維,劇中年輕演員刻劃出美麗的愛情令人嚮往,但如何謹慎、成熟地投入情感世界,在認識交往的過程中,若因不適合必須分手時,如何明哲保身,雙方相互尊重、正確溝通、平和地分手。

 

劉議鴻導演劉以琳攝

影集拍攝的導演劉議鴻。劉以琳攝

 

 影集拍攝的導演劉議鴻分享說,這部片到少年監所、輔育院都得到許多年輕孩子的迴響,其中特別是一名受刑女孩有感而發說,就是因為太愛,放不下,一氣之下才殺了她所愛的男孩,造成對方家庭破碎,她母親難過傷心,如果她生命中也有影片中的牧師幫助她,或許不會發生憾事。劉議鴻導演強調說:「愛不僅只是一種感覺,愛更是意志上的行動,還附帶承諾與責任!」
 會中,曾陽晴教授以問與答方式,帶領與會者思考「愛情」中的兩性是否平等?「以韓國來說,2010年已婚女性有53.8%遭受家暴,其中更有16.7%的人被毆打成傷經驗。」曾教授表示,首先要認識「我是誰?」、「自我是什麼?」而自我認識最主要是受到原生家庭、學校學習、朋友及社會環境影響,每一個人成長都會接受愛,同時也接受傷害。也就是說,當人與最親密的人互動時,最容易浮現出過去所受的傷害,尤其是受傷事件在過去未得到安慰,更會從親密的對象討回來。
 他舉自己小時受到母親的傷害,因著某事件導致母親誤會他,母親一句「亂講」讓他非常受傷,更有了陰影,交往的女友在溝通過程中,無心地回應他「亂講」,讓他內心的情緒大爆發,無法控制地發飆,直到現今,雖然可以控制,但「亂講」一詞仍是敏感、地雷的詞彙,不可觸碰。
 談及如何相愛?他指出,人出生那一刻與父母、照顧者的初始經驗,塑造了我們愛的能力,或是錯誤愛的方式。這些會在生命與心靈中刻下「愛的模式」,且在長成青少年、青年時依然可見。特別是在戀愛、婚姻親密的關係中,缺點顯而易見,你曾把對父母的期待,轉換在配偶身上,其實那是應該由「父母」來滿足你,而不是「配偶」來滿足你。
 愛情的界線是從小開始,這是神創造最奧妙的地方,人從吃奶的嬰孩開始學習如何愛人、被愛及選擇對的愛人方式。人的不完全、軟弱是無可避免的,但在發生任何錯誤、傷害之前,如何繼續存活下去?他強調必須依靠「支持系統」,倘若在你每個低潮、窘境、難以喘息時,有人陪著你,那就是支持系統,幫助你不會深陷自殺的念頭當中。曾教授憶起年輕時,因和女朋友分手相當難過,還好他不多話的父親察覺異樣,默默陪伴他,「就因默默陪伴的父愛,讓他原本想自殺的念頭慢慢淡忘,似乎覺得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嚴重。」他說。
 為什麼人嚮往的情感世界,總是出現這麼多問題?他表示,這是因為腦內分泌的一種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Dopamine)作祟,進而影響一個人的情緒。簡稱來說,它是「愛情的毒藥」,多巴胺常給人一種正向、積極及興奮的感覺。所以常有人說,當熱戀期過去了,才是認識對方的開始。因為開始清醒,發現對方的優缺點、習慣、想法、價值觀、人生觀等,原來是與自己截然不同,因此磨合、溝通、衝突也就比熱戀期更容易發生。
 情感教育從界線、承諾、責任開始,理性中認識對方,不斷地溝通,以尊重的態度看待每一個關係,當愛情不適任時,可以彼此尊重,祝福他/她,並放手這一段關係。「誰不期望自己擁有幸福的婚姻生活?」他說,從小開始學習如何表達情緒,被接納、被傾聽、被安慰及紓解,則是家庭中很重要的情感教育學分,當父母無法體現情感教育,自己可以從「認識自我」開始學習,絕對不會太遲,因為真正認識我們的是神。
 愛的影響力是難以想像的深且廣,正面、負面均有。曾教授說,讓身邊的孩子因為你,有了愛人的能力,當他長大後,這樣愛人的能力就會成為他與他家庭的祝福。他認為,真正「有愛的人」就是即便他失去愛的時候,不會成為加害者與自殘者。

 

會後合影劉以琳攝

研討會後,學員與曾陽晴教授合影。劉以琳攝


閱讀 1885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