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5
記者魏麒原採訪報導
趕在明年5月24日完成立法  幸福盟仍有硬仗要打

愛家3公投過關,還有立法硬仗要打。幸福盟提供

 

 下一代幸福聯盟(簡稱幸福盟)所提的愛家3公投跨越500萬同意票門檻後,下一步該怎麼走?幸福盟法律顧問的裘佩恩律師,於11月25日受訪時表示,因著大法官釋字748號釋憲案,針對同性共同生活保障要求若未趕在明年(2019)5月24日前完成立法,同志可以直接為婚姻登記,改變婚姻定義,幸福盟不能接受,故未來在立法院仍有場艱困的仗要打。

 幸福盟理事長曾獻瑩與公民行動總召游信義所提的愛家3公投案,包括第10號公投「婚姻定義:民法婚姻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第11號公投「適齡性平:在國中小不應對學生實施同志教育」、第12號公投「婚姻以外其他形式保障同性生活權益:另立同性共同生活專法。」於11月24日九合一大選綁公投,均跨越500萬同意票門檻成立。

《民法》已無設立同性婚姻的空間

 在愛家3公投案全數過關後,裘佩恩律師說,其中第10案、第12案的過關等於宣告在《民法》已無設立同性婚姻的空間,但幸福盟可接受在《民法》家屬篇章增加「同性家屬」專章,或是設立其他專法,但幸福盟不希望改變婚姻定義,設立同性婚姻法,因為在大法官釋字748號解釋文中,所謂其他方式,並沒有限定一定要通過同性婚姻法,幸福盟主張婚姻定義不應被改變,同性婚姻法是違反主流民意,應該是「同性共同生活保障法」或「同性結合法」,然而不管在行政院意見書、中選會確認處分似乎透露出行政院早已做好準備,一旦愛家公投過了,他們就要推同性婚姻專法,中選會、行政院似乎認為這樣才不違反釋字748號解釋文的意旨,但這只是一個解讀的角度,不是幸福盟的主張。

 「大法官釋字748號解釋文不應只有一個解讀角度。」裘律師強調,從幸福盟的解釋角度來看,採取同性結合或同性共同生活保障法等其他形式,並沒有違反釋字748號解釋文,同樣地在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書中,也認同釋字748號解釋文對同志二人的保障,不一定限於婚姻。如今愛家公投案過關,盼望行政院及立法院能尊重主流民意,不推同性婚姻專法,而是以幸福盟主張的「同性共同生活專法」取代,或在《民法》家屬篇章增加「同性家屬」專章;當然幸福盟的主張,並不被伴侶盟、同運團體接受,他們認為幸福盟的作法違背釋字748號解釋文的精神,我們也做好心理準備,一旦在立法院若真的通遏「同性共同生活法」,相信伴侶盟、同運團體有可能還會再聲請釋憲,「仗還沒打完」。

 從實際政治角度觀察,依照《公民投票法》第30條規定,行政院得在公投案通過後3個月內,把法案送進立法院審議,若是立法院的立法委員一意孤行,執意推動同性婚姻法,不可能只靠不分區立委,可能得動用表決,肩負選票及2020年改選雙重壓力的區域立委,在這次九合一選舉執政的民進黨慘敗的政治氛圍下,投票意向動輒得咎,若是違反主流民意,2020選情堪憂。「如同趕鴨子上架!」裘律師形容說,因要趕在明年5月24日前完成立法程序,時間壓力很緊迫,幸福盟可能將會透過立委提出「同性共同生活保障法」,跟行政院所提的法案,一起於立院審查,將是幸福盟明年要推動的最重要的事。

 面對大選綁公投投票結束後,同運團體揚言更大的抗爭。裘律師說,這是民主政治運作下的常態,一方反對另一方的主張,雙方所堅持的東西根本沒有交集,同運團體主張修改《民法》改變婚姻的定義或是另立同性婚姻專法。儘管行政院、立法院也傾向「同性婚姻法」符合釋字748號解釋文的意旨,但是幸福盟一貫的立場是「婚姻定義不容改變」,不管是修改《民法》的婚姻定義或是另立同性婚姻專法,都會改變婚姻定義,無法接受,所以同性婚姻法絕對不是雙方意見的共識或交集。

 至於第11號「適齡性平教育」公投案通過後就比較簡單,裘佩恩律師說,只要教育部在《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把「同志教育」拿掉,並不會對國中小的性平教育有太大的影響,性平教育仍可以教導學生尊重不同性傾向的學生,但得拿掉那些不當的例如性別光譜,鼓勵變性等不當教材內容,並減少同性團體到教育現場為不適齡內容的教學,此一公投在於表達人民真正的聲音,調整現行國中小性平教育的亂象。雖然同運團體刻意曲解第11號公投案,說成一旦公投案通過,同志就不會被尊重,事實上適齡性平教育公投精神並非如此,而是聚焦在反對在國中小階段推動不適齡、有爭議的「同志養成教育」。

 裘律師補充說,以上純屬個人意見,幸福盟的意見應以其正式公告或是新聞稿為準。

 


閱讀 84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