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3
潘榮隆牧師


 祭壇就是,我們是祭物(Sacrifice)、祭司(Priest)、祭壇(Altar);簡稱「SPA」。
 SPA,是一個安息的地方,蘊藏礦物泉水,人們利用湧出的活泉治療疾病、改善健康。SPA就是〈詩篇〉說的─「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參詩四十六10)
 那天開完會議,C教授請我到一旁無人陽台上。
 啪,他突然把我緊緊抓住,淚水決堤般洩出,「我太太要跟我離婚。」他崩潰地說。
 C在我們這行,他服務的學校裡頗有身分。他是耿直、裡外合一的學者,常直言不諱、直中要害,雖然不見得到處討喜,我們倒是彼此相惜。我曾為他排解幾次危機,他對我頗為信任。今天這等家醜,他竟激動得不顧身分,趴在我肩上痛哭起來。
 我極力安撫他的情緒,略略問了原委,讓他紓解壓力。知道師母半年前偶遇前男友,旋即雙雙不顧原有家庭,離家匿蹤,聽說同居起來。我與師母不熟,僅知道她參與一個師母群的校園查經小組。我一位學生恰是其中一員,她們焦慮不已,透過各種管道到處尋找,也請她原來教會牧師/傳道,出面引經據典規勸,甚至警以開除會籍,仍然未有果效。今天偶遇C君,他情不自禁,悲痛失聲淚泣。
 「你還愛她嗎?」我輕聲問C。「當然!」他叫起來。
 「你要她回來嗎?」我問。他極力應聲。
 那麼,這是我們最高指導原則,您願意配合嗎?我說。C滿眶淚水的點點頭。
 「耶穌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您願意為她捨命嗎?耶穌既然愛我們,就愛到底;您願意愛她到底嗎?您願意一生深愛她、疼她、寵她、呵護她嗎?」我居然不自覺地如平常主持婚禮般問起他來。他也如搗蒜般,順服的一一說願意。我們兩個老男人早已潸然垂淚不已。
 「I give you my word。」我不知哪來的勇氣「我承諾,把她帶回來。」
 其實,我深陷茫然,不知如何找她,勸她回家。
 突然,心中興起一個祭壇的畫像;我立刻透過Line把師母小組的組長找來。小組長說,她已試過半年、百勸無效,不知如何是好。我在Line上告訴她祭壇的意義。
 「您不只是小組長,您更是SPA!」我說「去,不要定罪,只傾聽她的委屈,不要說其它的話,只回以『您委屈了,您辛苦了。』她述說時,為她默禱、守望,讓聖靈自己對她說話。聖靈自己會帶她回家。」我鼓勵小組長。
 「神蹟出現了!」兩天後,Line的那端說,「我真的沒說什麼,C師母居然自己把離婚書撕掉,說要回家去了。」祭壇還真有效呢!她補充寫到。
 驀地,我滿眶淚水,感謝神。我不知道發生了何事,但深深相信,祭壇真是吸引神同在,推開黑暗勢力,得地為業的地方。我們只要在祭壇前,享受SPA就可以了。
 有了祭壇,我在牧會與輔導中,經常享受安息─Action in SPA (Silence、Peace、Agape;安靜、祥和、有愛)。


閱讀 51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