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8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四二:站在哪一邊


 他緊緊抓住我手,皺了深鎖的眉頭,嚥下最後一口氣,回到主的懷裡。
 我的心何等傷痛,我深愛的B弟兄,就這樣,狼狽的結束了短短一生。
 曾經,我自詡是開明的留美學人、自由派學者,尊重每個人有選擇生活模式的權利。
 當年,知道B有非典型生活方式,我沒有表態,縱使在專業課堂上我教導「後天免疫缺乏症」(俗稱「愛滋病AIDS」)的致病機理、防預之道;作為自由主義、人權擁抱者,我無感,甚至私下還很欣賞B的才華、愛心、浪漫多情、敢於突破傳統的勇氣呢。B真的是我見過最棒的男子之一咧!很多愛主的姊妹,明著、暗地裡表明對他的欽慕與愛意,甚至那位自稱上帝站在他那邊的男子,也曾追求過他咧!
 有一回,B連續幾天沒來上班。那不是流行性感冒的季節,他竟病情不輕,發燒、疲倦、盜汗,以及肌肉、關節、咽喉疼痛。起初,他忙說沒事。突然,專業告訴我,這是不祥徵兆。
 「怎會沒事!」我逼著他做檢查。電話那頭說,「陽性反應」。
 那是永遠難忘的一幕。我俊美的弟兄,臉色驟變蒼白、全身癱軟跌坐沙發、眼神茫然、久久不語。作為自由、開明、理性、人權的知識份子,我所有那些曾自認偉大的價值,霎那間全然崩解。我恨自己為什麼在知道他有這種生活模式時,故作紳士、清高優雅,只在課堂上,把這病當作一種知識來販賣,罔顧周遭朋友呢。默然不語,是共犯。
 我立刻要他通知他那4位固定朋友,告以實情。至於他每週4、50人一起轟趴遊戲的陌生人、或在公園裡誘拐的國高中生,則茫茫人海愛莫能及了。
 B辭掉了穩定教職,人間蒸發,聽說他到各地愛滋機構擔任義工,靠著雞尾酒療法越過了7年大限。直到他撐著拐杖再出現眼前,已是醫院的老病號了。
 台灣登記的愛滋病患約3萬人,每年死亡率約15%。因非典型生活模式而感染者佔大多數,約70%。有人以為靠著雞尾酒療法,這個病不再是絕症,已成一般慢性病。但藥理學告訴我們,雞尾酒是百毒混合汁,可暫時抑止病毒孳生,卻難以絕跡,而眾毒侵身,飲者的正常細胞將突變成癌細胞,我親愛的弟兄就是那8千多位因此缺乏自理能力患者之一,不只全身愛滋病毒、各器官都顯癌症,痛苦難當。
 教會用最大的愛愛他、照顧他,安慰他的家人;我們無怨無悔、甘心陪他。只是遺憾─這麼年輕的生命,像彩虹披衣的斷翅蝴蝶,只能望著自己落地不動、逐漸衰逝。
 看著他遺恨的眼神,緊握我手而顫抖,我為他臨終抹油禱告、強顏歡笑的和他相約在天上作弟兄。
 電視上,播出違法釋憲,支持這種非典型生活模式者興高采烈的以為,上帝已站在他這邊時─我正悲戚的送走我愛的弟兄、他的同好。
 如美國黑奴解放運動的林肯總統,我默默地向我的弟兄說:
 我會站在上帝那一邊了。


閱讀 92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