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1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五一:主啊,你所愛的人病了


 「主啊,你所愛的人病了。」(約十一3)
 身為牧師,我真的很怕會友生病─雖說自己曾經從死亡的邊緣得了醫治,很長時間從事醫治釋放事工,有不少經驗,對於會友生病,我還是很恐慌的。
 會友生病,牧師不免要親自代禱,發出教會代禱守望之呼求。那怕是小病,都得費一番功夫,何況遇有重大疾病,教會經常要低氣壓一陣子,甚至影響事工的進展呢。而要神蹟醫治出現,更需要有如使徒豪威爾(Rees Howells)所教導的代禱法─「主啊,我願承受弟兄的病痛,像您在十字架上,為我承擔的!」那可不是隨便說說,會是很痛的哩。
 當年W全家三代同堂信主受洗,這在客家庄中不可思議;他們成為我們口中經常提及的見證和模式。之後,W全家三代參與服事,幾乎無役不與,積極熱心,到處傳福音、在家族中作見證,不遺餘力,結實纍纍。在建堂上,縱使收入並不太豐厚,W家卻願意多所奉獻,令人感動。去年教會宣布是「得地為業」之年,W家族竟然把祖傳的七千多坪土地,全然奉獻給教會。「這是神的吩咐,我們全家同意、順服聖靈的感動。」W說。我淚水幾乎奪眶而出。他們祖業務農,也正需要那筆現金,卻把養生的依靠,聽主吩咐,毅然將之奉獻,他們的信心與愛主之熱切,深深震撼全教會。
 不久前,W告訴我,他的大哥突然罹患重症。我簡直不敢置信,斯人也,焉可得斯疾。我直向神發出天問,為什麼好人卻沒有好報呢?
 我擔心的,不只是他弟兄的病況是否可以得醫治─根據醫生的報告,那需要神蹟,我更擔心他們家族的信心是否會崩潰,教會恐將進入詭異氣氛的循環中,而影響所有事工。我更害怕為這種病代禱,要去承受弟兄的苦痛,如耶穌、如豪威爾的經歷。我為此痛苦萬分,卻不能向任何人透漏自己的軟弱。
 「牧師,我們一點都不害怕。」W他們家族開過會議,對神的信心不打折,不只沒有怪神竟讓此事發生在他們身上,反而欣然順服接受。
 W說:「我們過去只想看主在別人身上醫治的神蹟,直到此刻,我們才知道醫治神蹟中案主的疼痛與傷害何等深重,我們全家為此認罪悔改,願意獻上自己,讓主在我們身上顯出祂的大能、恩典與憐憫。」
 突然,我覺得自己很羞愧,在會友生此重大疾病時,我竟然缺乏同理心,只想到自己事工的影響與成敗,身為他們的牧師,我是何等冷酷與硬心。那一晚,我在主面前痛哭、認罪悔改,如使徒豪威爾般禱告「主啊,我願承受弟兄的病痛,像您在十字架上,為我所承擔的。」
 我不知道我弟兄未來的日子如何,但他們的見證,已堅固我的信心、感動了教會裡所有的會友。我覺得自己很慶幸─我是個軟弱的牧師,神卻把這群堅強的會友給了我。
 偉大的教會,在於它擁有一群偉大的會友。


閱讀 46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