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31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五四:失去的憐憫


 聽著C在台上拭淚作見證,我很不是滋味。突然間,我發現自己的憐憫心不見了。
 他說,女兒只考上第二志願,很傷心;他的家被仇敵攻擊了。台下看著他女兒長大的眾叔叔伯伯、阿姨們,也都跟著嗚咽起來。
 我心想,如果只考上第二志願,就可以活不下去、算是被仇敵攻擊,那我的會友們大部分都活不下去了。他們都在為存活(Survival)而奮鬥,還管甚麼第一或第二志願呢。
 畢竟是名人,C給了一場很感人的證道,我卻感到十分迷茫,沒有掉一顆眼淚。
 那一年,我大病初癒,受感動,束裝返國任教,選擇一個新竹靠海邊的小教會服事。因為我的學長宋尚節,在俄亥俄州立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後,拋棄了所有金質獎章於海上,回到自己的故鄉福建興化海邊教書、傳道,立下一個典範,我們跟隨學長腳步的,南寮漁港邊、只有16人、平均年齡超過60歲、教育水準只有小學畢業的極小型教會,似乎是我的宿命之地。
 「您會愛我們嗎?」他們多年沒有牧者,長期受教會荒涼敗落之痛,我第一次去講道,會後他們問我。我含著淚答應,一直到如今。
 次年,C也學成返國工作。他學經歷俱佳,在一個知名的大教會聚會,邀約遍及各地。我特別邀請他,來我們教會主日講道。當然,那也是一場激勵人心的證道,會友大得幫助。
 「您願意每個月來幫助我們一次嗎?」我很誠心的邀請。
 「不,我沒負擔,」C環視周遭,語氣很堅定的說,「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驀地,我強忍欲滴的淚水,為這群一再被棄絕的靈魂,感到萬分的不捨。但他誠實的表達自己的異象、負擔與遠見啊,我也莫可奈何。
 之後,我在媒體上看到C的服事日日增長,給眾教會、眾信徒多所助益;最後,他帶著大小家人,出國進入神學院、在北美順利牧養一間極大型的教會,影響、造就甚多華人,直到這次他短暫回來「還福音的債」。
 雖然,我的教會依舊人數不多,基層會友佔大多數,但因神的恩典,神蹟連連,好生欣喜,遇見神了。直到那天C的見證之後,我隱約發現神蹟似乎中斷,膏抹好像剎那間流失,而且有一段好長的時日,靈命有點低潮。我驚恐起來,便一再求問神,為什麼?
 「您的憐憫心有了破洞。」聖靈很清楚地告訴我。耶穌在十字架上,因憐憫每一顆靈魂,捨棄了自己的生命,不管他家道豐厚或貧乏,無論他是布衣還是卿相,不在乎他是年幼與年長。耶穌都為您、我、所有世人而捨命。
 頓時,我甚是自責、立刻認罪悔改,求神赦免我,讓祂的愛再一次臨到我,驅走我心中的不平(或者是嫉妒吧),把一顆對所有人憐憫的心,再一次賞賜給我,使我不再看周遭環境,尊重每個神僕人的呼召,自己兀自歡欣地去服事每一個靈魂。
 感謝主,祂把喜樂的心再一次賜給我。


閱讀 31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