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4
潘榮隆牧師


 「願主關閉他們的心門,直到彼此相遇。」
 女兒出生時,我心中有這麼一個感動,要為她的婚姻禱告,直到那天,我把她交給那位男子。
 初為人父,得的是長女,既興奮、又惶恐。女兒生來是讓做父親的好好疼愛,應該歡喜才對,但想到將來她的感情世界、婚姻、家庭…她的一生總總,有諸多的陷阱,總是擔上心頭。真的耶,養女兒,才知爸爸難為哩。
 有人說,女人的幸福,不在於有個疼她的妙爹地,在於有個愛她的好老公。初聞之,我感到失落,好像自己多餘、無路用。又有個前輩告訴我,女兒一出生,就趕快為她訂個好人家,否則將來好男生早就被訂光光了。為了她將來的幸福,我必須要做個早起的鳥兒,為她的一生幸福Do something,做點事情。
 當護士小姐把她從產房推出,看著女嬰的她純潔可愛的模樣,我感動讚美神創造的奧妙,為人父親的愛充溢我心,決意要為她將來有個單單愛她,一生持守她的丈夫禱告。突然,這個禱詞就自我心裡湧出;從此,「願主關閉他們的心門,直到彼此相遇。」是我為女兒的秘密禱告。
 隨著女兒的成長,看她一路天真無邪,煞是可愛,有女幸福的滋味,洋溢在我臉上,大家都知道我是何等愛女兒啊。也為了要早點把那個好人家訂好,我像個獵巫者,從清華校園、到耶魯新天堂、再到柏克萊加州大學的電訊街廣場;從新竹到台北、到紐約、洛杉磯,凡我牽著她手走過的地方,我都緊張兮兮地張望著沿途的小男生,心中獨自臆測,這會是神為她將來預備的那個「頭」嗎。我為這些小男生默默的祝福,求神保守他們的心門,如同保守我女兒的心,直到他們彼此來電才打開。
 神似乎也聽了我的禱告。女兒一路念著女中、連大學、研究所也進入了以女生為主的科系、學校;畢業前,我沒有聽說她有男朋友,還是孑然一身。但隨著年紀增長,她還是小姑獨處,突然,我有為她拉警報的驚恐、失去篤定,覺得是不是我愛之適足以害之呢。我十分的懊惱,惶惶然無法終日,到處為她打聽有否適合的男生。每次看到女兒在台上彈著貝斯、快樂的敬拜讚美、服事主,無憂無慮,我反倒忐忑,信心越來越薄弱。
 有一天,青年輔導跑來問我,有個年輕會友想和我女兒做朋友,我是否允許。
 「誰啊?」我一時愣住。輔導指著台上司琴的年輕人。
 我怎麼沒見過他?但知道我們教會服事同工的篩選很嚴格,應該還有個屬靈水準吧。
 他第一次看到我女兒,就像被觸電,知道這是神為他預備的Miss Right。輔導說,「他一路只知念書、梅竹出身,還沒談過戀愛喔。」
 驀地,我感動久久,滿眶淚水;神在我信心最軟弱時,給了我一個驚喜。我知道,耶穌是聽禱告的主。
 在我生日的前夕,不只是我、更是主,把這純潔的小女孩,親自交給了他。


閱讀 8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