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1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五七:安樂死

圖取自freepik, @pressfoto


 「容我安樂死。」一位知名的弟兄公開呼籲,甚至上書總統。
 其情可憫。他希望台灣能通過安樂死立法,自己願意成為首例,解決其罹癌之苦痛、釋放其他植物人家屬的重擔。
 1975年,21歲的卡倫‧昆蘭(Karen Ann Quinlan)因一場意外,腦部缺氧、陷入昏迷,成為植物人,其家屬要求撤除一切治療,引起舉世爭論。雖然美國最高法院推翻地方法院的拒絕判定,一時還是無人敢執行安樂死,最後卡倫‧昆蘭在療養院中,因病離世。自此,安樂死立法一直是國際社會上某些人士、團體的呼求,至今已有幾個西歐國家,如荷蘭、比利時、盧森堡、瑞士,及美國四個州,澳洲、哥倫比亞等,給予合法的地位及執行案例。在比利時,甚至通過了12歲以下兒童安樂死法案呢!荷蘭安樂死人數,每年高達4千人以上,詢問者超過人口的6%。亞洲的韓國,今年(2017)10月,也有了安樂死立法後第一個案例。
 在台灣,最著名的植物人王曉民(她的故事列入上世紀台灣百年百事之一),意外車禍發生時,是高中名校儀隊校花,她的家人用盡家產、不眠不休照顧她,同時也呼籲政府立法准許安樂死。經過了47年努力,在鏡頭下,只見一位青春美少女,逐漸化作臃腫老婦,靠著儀器維生,最後照顧她的父母雙亡,她也在養老院中默默長逝。她的遭遇令人鼻酸,不禁讓人沉思,這樣生命維持的意義何在。
 安樂死的爭議涉及倫理、道德、宗教、社會、政治,法律、甚至經濟領域,相當錯綜複雜;但基本上,可歸納為「生命權」(Pro-Life)與「選擇權」(Pro-Choice)之爭。前者,認為生命具無上價值,人人都當尊重,沒有人(甚至自己)可以扮演上帝角色來定奪生死;後者,認為每個人都有選擇權,包括生死之決定。雙方各據理論與實例之基礎,難達共識、爭執似乎永無歇止。
 好友老K,卻持另外一個看法。
 知道老K罹癌,已是末期。看他痛苦模樣,實在不忍心。
 「痛,不欲生啊!」他說。「那麼,就求主息了您的勞苦吧。」我沒大沒小的說,「還是,有點不捨呢。」我們彼此行走在教會多年,談論生死,毫無顧忌。
 他搖搖頭,微微一笑,說,主讓我做選擇,願意以此息了世間勞苦,安詳在美得無比的主懷裡,或是要在最後一口氣時,還為主作見證。老K含著眼淚,選擇了後者,他說,雖然他已歷經癌末那無法形容的苦楚,但想到耶穌在十字架上為他的罪,堅忍到最後一口氣,才說「成了」、把自己的靈魂交給天父,他竟語塞。
 「能夠這樣服事主,是我一生的榮幸與福分。」老K說。
 老K不再為自己的苦痛求死,好像在世毫無盼望般;他要日子如何,照樣,力量也如何(參申卅三25)。他在病床上,只有讚美主、述說神的榮耀、恩典、美善─因他的見證,既使面對死亡,還引領了眾多失喪靈魂信主啊。
 在安息禮拜,我述說老K的故事。
 那天,會眾都知道,他活得多英勇,死得多安樂。


閱讀 23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