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8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五八:獨立運動


    「自由,自由,多少罪名假汝而生。」偉大的文學家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疾呼。
 「獨立,獨立,多少生靈因爾塗炭。」我深嘆。
 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舉行獨立公投,通過獨立。但西班牙中央政府立即宣布公投無效,解散自治區議會,一場腥風血雨來襲。獨立,不是公投就可以決定,必須付上昂貴代價—此景自古皆然,歷史一再證明。
 突然,我耳際響起上世紀中葉越南戰爭時期,一句有名的越共口號:
 「Ho!Ho!Ho! Ho Chi Minh, We shall fight, We shall win.」
 「吼!吼!吼!胡志明,我鬥爭,我必贏。」
 胡志明,留著一撮小鬍子,臉龐削瘦的越南革命鬥士,曾參與反抗法國、日本的獨立運動,是越南共產黨、人民軍創立者和領導人。藉著中共與蘇聯的力量,他擊退美國支持的南越,在越戰結束前夕逝世,追隨者憑這口號,完成越南統一,建立了越南民主共和國;胡志明被尊為越南國父。
 千年來的渴望,越南終於獨立了。她去掉法國殖民地化、掃除中國漢字,也有了自己的羅馬拼音文字,應該從此國泰民安,幸福快樂。但長期獨立戰爭,城鄉破壞、大地汙染、人口銳減、教育落後,以致工商殘缺、農作歉收、民生凋蔽,直至今日,還在輸出越勞呢。
 獨立統一的越南政府,第一件做的事,猶如二戰期間德國納粹之種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反猶運動,她把華人—哪怕是建國有功勞,曾經一起比肩作戰,抵抗法、日、美的華裔越共,通通推到海裡;粗估,至少50萬華人葬身南中國海,少數幸運的,就成了震驚當代、駭人聽聞的所謂「船民」(Boat people),在怒海濤濤中,被澳洲或菲律賓軍艦救起,輾轉來到美國。
 那些年,我適巧留學美國,透過教會,雖是窮留學生,有幸參與東南亞難民/船民救助事工,我深深知道其中況味。在動亂世代,一群群無辜的百姓,他們不懂政治,沒有野心,只想安居樂業、對人不虧欠,卻被無情世界,莫名的推向死亡深海,他們的冤情,誰來為之伸張、他們的公義,誰來為之呼喊,他們的生命誰來為之疼惜?
 這樣的天問,只有真神是唯一的答案;而我知道,耶穌是那永遠的真神。
 在一場醫藥罔效的大病中,教會奉耶穌的名,讓我再度站起來;正如那些年,我們教會因耶穌的名,做在船民身上,我毅然在病後束裝返國,選擇一個靠漁港的偏遠弱小教會,服事一群卑微老兵,他們曾在兵荒馬亂年代來到台灣。我也常在海邊,向西望著天際,心想,有一天我們的子孫,是否也要如此流離失所。那麼,就只有耶穌,是他們唯一的救贖與依靠。因這緣故,我誓言要把福音傳給他們。
 不知道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要把他們帶向何方?台灣的命定又會是如何?我只有為地球兩端的地區禱告。
 我相信,耶穌是我們唯一的答案與救贖。


閱讀 14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