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9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六一:聖誕禮物-2017


 聖誕節,在西方逐漸成為僅是家族團圓的節日,基督教的味道似乎也淡了一點。
 老K是我在俄亥俄州立大學念書時的鄰居。他們夫婦倆從香港移民過來;和所有留學生一樣,他們帶著美國夢,努力向學、艱苦奮鬥,終於先生習得牙醫證照、太太是註冊護士(RN,Registered nurse),兩個人經過一番公部門的調訓,最後一起在學校附近開設了牙醫診所,略有風評,算得上成功的留美學人。
 第一天搬進他們家隔壁,K太太知道我來自台灣,攜著一籃自己菜園栽種的番茄、碗豆和小白菜,敲著我住家的門,熱烈地過來和我打招呼。我們成了好鄰居。爾後,我也經常在假日跳過矮籬笆,過去幫他們栽種一些蔬果,總是豐收,他們慷慨地送給我作為加菜之用。身處異鄉的孤獨浪子,我享受這份被眷顧的厚愛,何況是窮留學生,捧著滿滿的免費果菜,是特別的恩典,令我感動得熱淚盈眶呢。
 「聖誕節快到了,過來聚聚吧。」K太太在籬笆那頭誠摯地邀請。
 滿桌豐餚,讓我這平常只忙著實驗,久不知人間美味的窮研究生,竊喜連連,顧不得謙讓形象,大快朵頤一番。幾杯紅酒下肚,老K夫婦的熱情,加上聖誕歌詠氛圍,我心得慰藉,幾乎忘了自己孤絕海外,浪跡天涯的寂寞。
 餐後圍著壁爐,暖暖的溫熱,微淡搖曳的火光,老K天南地北的聊起自己的奮鬥,一路披荊斬棘,勇闖難關,而有今天的光景─一部留學生圈內似乎是共同記憶的辛酸血淚史,熟悉的悲淒裡有共鳴,也有幾分不足為人道的爾爾。
 「來看我孩子的照片。」K太太拿出了幾本家庭相簿說。
 傑克,她手指著照片上一個年輕小夥子,是他們的獨子,洋溢著青春活潑。K太太喜切切的說著他小時候的頑皮故事,母愛洋溢在她的臉上。傑克高中後就離家到加州上大學,畢業後留在西岸工作。
 「這個聖誕節他無法趕回來。」K太太幽幽地說,「不過他有打電話回來問好喔。」
 突然,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在她淡淡的話裡,蘊藏著一份無限的母愛。那一絲微微的親情觸擊著一個久為浪子的心懷,像一陣輕風緩緩拂過寧靜的湖面,帶起一片漣漪,在我靈魂深處迴盪久久。我驀地知道為人父母心中繫念離家孩子的那份濃郁摯愛。我想到自己的父母;潸潸然,我眼淚不聽使喚的落下;我好想回家啊。
 老K夫婦讓我了解,孩子離家是為人父母心中何等的煎熬。
 聖誕節不就是父神讓祂獨生愛子耶穌離開天上富貴,流落人間卑微馬槽,甚至為人類犧牲自己生命,為人父的是何等心痛的日子嗎?在這聖誕節裡,老K夫婦盛情的款待,不也是因為深愛他們兒子之愛屋及烏嗎?
 頓時,我明白何以,「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賜給我們嗎?」(羅八32)天父的愛、為人父母的親情,是何等長闊高深啊!
 懷念那個聖誕節,老K夫婦給了我一份豐厚的禮物。


閱讀 65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