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6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六五:主顯日

翻拍自梵蒂岡廣播電台


 元旦前有聖誕節,後有主顯日(Epiphany),根據教會的月曆,都是在慶祝耶穌的誕生。
 到底耶穌的生日是哪天?兩千多年來一直是個謎─因為,聖經沒有明說啊;縱使如眾所知,耶穌確實是一個歷史性的人物(Historic figure),總該有個生日吧。
 聖經的作者,聖靈,不願意明示耶穌的生日,著實有先見之明;祂預見有朝一日,耶穌生日的神聖性會逐漸淡了,俗世(甚至淫蕩)的味道將會在該日四處瀰漫。所以聖靈寧可親自用說不出來的嘆息(羅八26) ,也不願意明講啦。
 在台灣也是如此,明明是「聖誕節」,卻遭大內高手為討好其它眾教神明,硬是把她更名為「耶誕節」,好像他的政黨顏色飄盪在藍綠紅之間而成橙色,令人扼腕。加上我們的弟兄竭力去中國化,連累到主的生日(那怕真的不是該日),這個國家也就不再放假慶祝了。聖誕節在台灣的飄泊,不只讓基督徒唏噓不止,也使我確信聖靈的洞見與偉大,對聖經的話更加堅信不移。
 當然,這也要怪西方初期的信徒們,愛主愛過了頭,各種耶穌出生日子的提議紛紛不絕;最後,還是政治正確勝出,居然選了12月25日作為耶穌的生日呢。相傳羅馬帝國的君士坦丁大帝,於公元312年因夢見十字架,在穆爾維大橋戰役由敗轉勝,後幡然歸信基督教。然而,他的舊習未脫,仍承襲先人對巴比倫太陽神塔慕斯(Tammuz)的信仰,塔慕斯的生日為12月25日。於是,君士坦丁大帝採用了此日為耶穌降世的紀念日,從此定案。今天我們慶祝的聖誕節,其實是慶祝太陽神塔慕斯的生日啊。魔鬼藏在細節裡;這也值得我們今日高唱「職場祭司」,對政治人物(基督徒)有所期待,需戒慎恐懼吧。
 羅馬帝國分裂後,東方的正教會(Orthodox),便另立1月7日為「主顯日」(亞美尼亞教會則訂在1月6日或19日),與天主教分庭抗禮,以紀念及慶祝主耶穌基督降生為人後,首次彰顯給外邦人(東方三博士)。因為耶穌是那真光,「主顯節」的古老形式類似猶太人傳統的「光明節」(Chanukah),也就具有猶太風味。儘管主顯日不是耶穌真正的生日,卻有兩個重要的意義:其一,神主動地以萬物(星光)、聖經的話、猶太經師(祭司長與文士),來彰顯自己;其二,三博士(代表外邦人)對主耶穌降世善意的接納。主顯節反而逾越猶太傳統,成為另有普世涵義的重大節慶。
 主顯日在台灣社會並不熱門,甚至教會中神的兒女們也多所未聞。但主顯日既然有外邦人(慕道友)尋求、遇見、敬拜救主耶穌的意義,最初這三位東方博士,更願意順服聖靈啟示、有道德勇氣,抗拒當時亟欲殘殺耶穌的希律王,而選擇主的道路,這個日子就顯得多麼美麗、令人緬懷景仰。在聖誕節逐漸耶誕化,世風日下、銅臭掩鼻,歡慶中強顏隨俗裡,也許台灣的教會可以考慮,我們在主顯日這天,感恩主的顯現、讚嘆主的大愛,揀選了我們,成為祂的兒女。


閱讀 706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