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3
潘榮隆牧師


 一位年輕人,在家中被搜出人民幣,被訴有匪諜嫌疑。
 讀了新聞報導,我趕緊把抽屜底下那張10元人民幣,拿出、端詳一番,眼眶不禁濕潤。
 那一年夏天,我第一次被派到內地做培訓。剛下了飛機,豔陽中,我的眼淚禁不住就潸潸落下;這是20年前我在金門當兵時,每日對著步槍「準星尖上的故土」啊(已故余光中詩〈大武山〉)!
 之前,我在美國念書,突得重疾,醫生放棄治療,教會竟用耶穌的名,為我禱告而痊癒。病中,主告訴我,「你回家去,到你的親屬那裏,將主為你所作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樣憐憫你,都告訴他們。」(可五20)「你也要為我愛中國人的靈魂。」為此,我回到了家鄉台灣;也從此,愛中國人的靈魂,是我重生的天職(Calling)。我來到了這塊大地做培訓。
 他們為我安排到內陸一個偏遠貧瘠的小鄉村。這地區,已好幾個月久旱不雨,熱風轟轟、土地已見龜裂、作物低垂、家禽躲在蔭下喘息。每天早上數十人共用一盆水洗臉,直到水已烏黑,才捨不得地再拿去澆菜。小小不通風的牛槽,擠滿了全村近百人來上課,實在熱得不像話。好似埃及豔后般場景,兩位小女生,便立在我身旁,親手為我搧扇。門口一位學員負責將一條毛巾擰好水,看誰熱昏了,就拋給他拭汗,整堂課就在毛巾紛飛中進行著。
 我跟他們分享得醫治的見證。學員們感動得紛紛落淚,高聲讚美我們的神。
 「耶穌會聽我們禱告下雨嗎?」一個小女生嚅嚅的問。
 雖然曾經歷過神的恩典,我也相信耶穌是行神蹟的神,但此情此景,久旱多月,我還是沒有多大把握哩。
 正遲疑中,驀地,一部電影閃入我的眼前,《天降神蹟》(Leap of Faith),是史提夫.馬丁主演一個神醫大騙子,他的「佈道團」到處旅行詐騙。當他們被困在被乾旱所苦的堪薩斯州小鎮時,一個無法行走的小孩子,卻相信他所吹牛的道而前來尋求醫治,正當牛皮快被吹破時,他居然真的行了神醫,小孩得了醫治,大雨也滂沱而降。
 「當然!」我信心滿滿的說。頓時,那個小小牛槽充滿哭泣的禱告聲,呼天搶地、震聾發聵。
 那一晚結束時,天空毫無烏雲,星光依舊閃閃,好像正嗤笑著我是個宗教大騙子般。我好傷心與羞愧,徹夜不得安眠。
 第二天一早起來,正預備離開時,突然天空吹起一大片烏雲,轟然就下起大雨來。我感動地跪在門關,除了高聲讚美,竟不知語從何啟。一位老媽媽走到我面前,往我口袋裡塞了一張紙狀的東西。「謝謝你,你所說的耶穌是真神。」她說。
 在返家的飛機上,我打開一看,是一張10元的人民幣。眼淚竟簌簌然不聽使喚的落下─那年代,在農村裡,人年平均所得只有200元人民幣不到啊!
 我教他們真理的知識,他們教我信心的功課。


閱讀 30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