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7
潘榮隆牧師


 「我們若照祂的旨意求甚麼,祂就聽我們;這是我們向祂所存坦然無懼的心。既然知道祂聽我們一切所求的,就知道我們所求於祂的,無不得著。」(約壹五14-15)
 W是我敬愛、難忘的同事、弟兄。
 那年,我初到清華任教,W知道我是基督徒,剛從北美返國,就很熱絡地接待我,協助我適應新的環境,使我覺得德不孤必有鄰,心中能踏實地擔起教學與研究繁雜的工作、兼負學生團契輔導之重責。
 清華大學在台灣復校肇始,W就自海軍退下,依當時國家的需要,來此從事核子工程的研發工作;他曾經職至校長之下第一主管,是清華復校的重要前輩教授。在那個戰亂時代,W隨著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偏安在校園裡。為了台灣核能發電與其他原子能和平用途的自主,他是早期被派遣到國外進修的留學生。當時,政府怕這些學生一去不復返、滯留美國,只准他們單身前往就學,硬生生地把家眷扣在台灣。W一去就是5、6年未返。師母剛新婚燕爾,只能暗自落淚、依門盼君早歸,彼此僅靠著短短信紙互通,略解相思之苦。最後W學成歸來,師母竟已憂鬱成疾,失去自理能力。W極盡人夫之責,細膩照顧、無微不至。為了讓師母有個伴兒,他們領養了一對男女嬰孩。
 剛開始,雖然師母孱弱無力,無法像正常母親般照料孩子們,幸虧好脾氣的W,總能扛起父兼母職,倒也是個和樂家庭。直到孩子們略大,發現不合常理的血型,始知領養身分,於是個性驟變,兩姊弟叛逆粗暴,難以教導勸服,經常在外惹事生非,成了社區裡令人頭痛的青年。W三不五時要到派出所領回肇事受押的姊弟。鄰居受不了姊弟們的騷擾,感嘆W是個好好先生,人品評得100分,但兩個不成器的孩子價值各得0分,這個家庭幸福指數平均33分,遠不及格。更甚的,姊弟倆的親生父母,不知如何打聽到W是位名教授,居然經常登門借貸、討賞,弄得W不知如何是好。有人建議,乾脆把這兩孩子還給人家吧。
 「狗都不能棄養」W悠悠地說,「何況是自己朝夕拉拔大的孩子呢。」
 看著這兩孩子逐漸長大,W佝僂歪扭的身影,我心中有著極深的感慨。有一天,W獨自一人來到我辦公室,皺著眉頭看著我,久久不語。最後,他嘆了一聲,說,「老二今早把我抓到一旁,說,『爸,你要死前,記得先把房子過戶給我喔。』」看著W欲哭的眼神,我的心驟然一陣痛楚,繼而憤怒已極。
 我正要破口大罵這不孝子之際,突然,從我心底有一個聲音輕輕地說,「你不也經常只照著自己的心意,不照著我的心意求東、求西的嗎?」頓然,我啞口無言,眼淚像雨淋般、簌簌然不聽使喚地落下。我抱著W,一起痛哭。是憐憫W,更是為自己的罪痛哭悔恨。
 從此,我學會了甚麼叫做「照神的心意求」。
(獻給W,我敬愛的前輩弟兄)


閱讀 81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