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9
潘榮隆牧師


 「這是我一生最愛的兩個女子。」見證分享中,H秀出第一張PPT,指著圖片上兩個女子的背影,一老一少,腆靦地說。
 年少的,我們早已很熟悉,是H的老婆;他們夫婦倆的恩愛,羨煞多人。倒是,那位看似有了一點年紀,無髮、嬌弱、背略瘦癯,青布緇衣的女子是誰?竟是這位愛主弟兄一生的最愛呢?
 「她是我媽媽。」
 愛主的弟兄,有位異教法師為母,落差之大讓我震撼不已。看著年輕的姊妹牽著孱弱年邁的婆婆,吃力地走在夕照下孤寂老街,她們是我親愛弟兄的最愛,我心有戚戚;驀然,我的眼眶紅潤起來,心中默默地祈求,「主啊,求祢讓我有機會向她傳福音。」
 H印象中的媽媽是個美麗、慈愛的母親,勤儉持家,做一手好菜,愛護他們兄弟倆。在他年紀很小時,媽媽不知何故,突然失蹤,花了一番功夫,最後在深山裡一間廟宇找到了,只見她已烏絲盡去、落髮為尼,捨下年幼孩子們,與青燈常伴。H的童年也就在不解中度過了。直到遇見主耶穌,H知道這才是他所追求的信仰,毅然成了傳統宗教、保守「單親」家庭中,第一位信主者。從此,H在教會裡熱心服事,常感動我們呢。
 「媽媽發現罹患癌症。」H幽幽地說,「我把她接回家。」
 探訪了幾次,我說破了嘴皮,把所有基督教基要真理,給說了幾回,總見她慈祥微笑,「這,我攏栽啦。」她輕輕點頭,卻不為所動。H好著急,其實,這些道理他也說過好幾回呢,沒想到縱使牧師來,也沒輒耶,甚至弄得我好不尷尬。她長年吃齋、頂禮異教,甚麼宗教道理沒聽過呢,我們淺淺的教義,焉能說得動道行高深的她呢。
 那天,她住進了病房,我特地去看她。一路上想到她對異教信仰堅貞,我卻已黔驢技窮,無法可施,而日子漸失,機會難再,不知如何是好。
「讓我為您禱告。」我突然大膽地說。她有點遲疑,我不管其他,握起她的手,告訴她,我說一句,她跟著講一句。「主耶穌,我打開心門,接受您為救主,請您進入我的心。」一陣沉默;我再說一次,還是沉默。我默默地為她禱告,尷尬至極。我還是不死心,再說一次。這次,她嚅嚅囁囁地跟著說完了。突然,她整個人很順暢地接著跟我一句句說,直到禱告完畢,中氣十足,一點也不像個病人。「阿們!」我睜開眼睛,看著她臉光紅潤,我知道,她信主了、她得救了。我立刻在床前為她施洗,她很順服,沒有抗拒。我的眼淚都要掉出來,而H夫婦,早已喜極而泣呢。
 我頓然認識到,耶穌的名有何等的力量。一個人一旦呼喊祂的名,邀請主進入心裡,不管是甘心情願,或是出於勉強,神是信實的,聖靈便會即刻進入,祂的能力就傾洩下來,沛然莫之能禦;「不是高言大智,…不是智慧委婉的言語,…叫你們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林前二1-5)
 「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


閱讀 790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