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4
潘榮隆牧師


    數字是個誘惑。
有的教會追求會友人數增長,推出各式宣教策略;有的人卻認為,盲目的教會增長是「新興宗教化」。
 身為科學研究者,我們被訓練對於「數字」相對敏感。任何研究沒有量化,就稱作「描述科學」(Descriptive science),很難被一流雜誌接受;只有將結果量化、以數字處理、表達過的「硬科學」(Hard science),比較能被同儕認可。於是,我們和數字常相左右。
 當我在教會服事時,量化概念自然就湧入腦際,追求人數增長,變成我牧會的目標;我從不認為注重教會人數增長是壞事,因為「人多好辦事」,也可以在其中找到優質的同工,甚至把它當作福音預工,也未嘗不可。
 但服事量化須要付代價。教會追求人數增長,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但卻不保證會友數目必然增長。量化,也常招惹一些衛道之士的批評。然而,量化最大的危機,來自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所說的「量變造成質變」,即數目增長的結果常使教會走上一個不可預測的體質改變,或增強、或弱化,甚至崩潰呢;因為「熱力學第二定律」告訴我們,大自然趨向最大的「熵」(Entropy,「亂度」)。所以,新約初期,主把得救的人,天天加給教會(參徒二47),竟引來迫害、門徒分散的結果(參徒八1)。此外,人數極大化下,真理、情感、味道、關係,就淡了、被稀釋了。
 K牧師是我敬仰的前輩,他逐漸有了年紀,還如同紫光罩頂的「文青」,留著新潮的龐克頭,為要得著這一代的年輕人;他有3千個死忠會友呢。在一次牧者聚會中,他說「我每增加1千個會友,也會走掉兩千個」時,一股淒涼的韻味,飄入我心,我當場落淚;只有為父的,才能體會這種本該呼天搶地的哀號,卻只能幽幽敘述的心慟:每個存留,背後往往付上流失兩個會友的代價啊!這是熱力學另一個定律耶,「卡諾循環」(Carnot cycle)告訴我們,收穫往往要付出1.5倍以上的代價;何況,有時候收穫如同海明威偉大作品《老人與海》中的老漁夫聖諦亞哥,有個悲淒的結局,但也是一個毫無所得的勝利呢。
 我曾經追求過教會人數增長,到一個顛狂地步;我試過各種小組、G12的方法,參與過不少運動、策略、模式之研習,無不盡心盡力照著做,結果教會人數依舊不動。有一天,我去到一個宣教大樓,請教一位前輩,如何使我的教會像他的一樣成功。走在大樓走廊、或在電梯裡,我發現居然沒有人相互打招呼、問個安。突然,主對我說,祂可以給我一個如此的大教會。頓時,我的眼眶爆出淚水、強忍地奔出電梯,一個人躲在廁所裡激情拭淚,向主認罪悔改。
 從此,我不在乎人數多寡,只求主給我更多的愛,讓我深愛會友,愛他們到底。
 數字是美麗的,代價往往是淒涼的。歌頌數字,很淒美;批判數字,很愚昧。
 我愛我現在的教會,無論她多大、多小。


閱讀 97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