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8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七九:你回來啦


 「阿隆,你回來啦。」我一進門,媽坐在沙發上高興地說。
 「阿母,我回來了。」應完聲,我把外套掛好,背包放定位,來到沙發前,坐在媽的身邊。媽再把目光從電視機前轉回過頭,看到我,很驚訝、興奮地,又說:「阿隆,你回來啊。」
 「我剛跟妳說,我回來了。」我再次和顏悅色地對她說。
 她繼續看著前面的電視。突然,她好像記起什麼事,轉過頭來,又對我說:「阿隆,你回來啦。」我回答說,「阿母,我剛跟妳說過,我已經回來了。」
 就這樣,一整天我回答了幾百次。媽只要回頭看到我,就對我說,「阿隆,你回來啦。」你說,我煩不煩啊!我都快發瘋了,很想大叫一聲「Shut up!」但是,看著她,滿頭稀疏的白髮、瘦弱矮小的身軀,全身鬆垮的皺紋─她是我媽,已經高齡91歲啦,我心中突然滿懷憐憫,淚珠都要掉下來。
 聖靈提醒我,媽對於我的記憶,停留在30年前。
 那時,我正在美國念學位。對一個僅靠獎學金過活,功課壓力繁重、研究成敗未定的留學生來說,苟活都有困難,遑論買張機票回台省親,以慰相思。就這樣,我離家浪跡北美近10年。
 「每逢除夕夜,阿母總要在桌上擺副碗筷,幫你留個位子。」大弟幽幽地說,「問,阿隆當時會返來?」我和弟,眼眶深紅。
 多年前,弟發現媽的行為和言語異於尋常,老是重複一些句子,我們帶她去看醫生。
 「阿茲海默症!」醫師鐵口直斷。從此,全家人小心翼翼地照顧她,唯恐意外。
 有一天,她銀行裡的活期存款,給詐騙集團詐的一毛不剩。全家極為憤怒,對媽也十分不諒解。
 「有嗎?」媽眼神茫然、傻傻地說,「我哪有那麼憨會被騙?」看她記不起來不久前發生的事,我心絞痛,不只為她一生積蓄被騙得精光難過,更為她的失智感到悲憫。
 「阿母,」我無奈地說,「妳尚巧,不會被騙啦。」她居然樂了起來;被留美博士孩子給稱讚,她相信自己一定更聰明,哪有那麼容易被騙的呢。
 但幾分鐘後,她轉過頭來,很驚喜地又說,「阿隆,你回來啦。」
 我泛起淚兒。她忘掉了一切,包括被騙得一無所餘的糗事,只記得我長期離家未歸。
 媽的短期記憶(Short term memory)只維持了5分鐘,就把前面所發生的事全給忘了;但是,她對於我的愛和渴望我回家的思念,讓她保有了永遠的長期記憶(Long term memory)。她重複的嘮叨,不也像幼兒時的我,正在牙牙學語時的景況嗎?是母愛讓她耐住性子教我成長。如今她老了,失智得像個嬰孩,不也是我該成為她的守護天使嗎?聖靈這樣提醒我。
 媽看到我正在平板上寫這文章,竟很亢奮地,又說:「阿隆,你回來啦。」
(紀念2018母親節,獻給普天下所有的母親和她的孩子們。)


閱讀 60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