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9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八二:知識,神給人類共有的禮物


 知識,是神給人類共有的禮物;沒有人可以獨自擁有,只能彼此分享。
 最近校園裡吹起一陣肅殺之風。許多教授,尤其略有海外知名度者,心中忐忑不安,唯恐被颱風尾掃到,冠上國安情資外洩罪名─作為這一代台灣學者,有知識而不能自由分享,何其悲哀。
 歷世以來,每逢動亂,知識份子就會被掌權者首先整肅殺戮。知識都是由神而來:「因為耶和華賜人智慧、知識和聰明,都由祂口而出。」(箴二6)耶穌更說,「世人…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約十五18)那些恨惡神的,一旦有機會,總以知識份子為芻狗,自古皆然。
 西方哲學鼻祖蘇格拉底,一生追求真理、尊崇自由、提舉道德與高尚的生命品質,不僅與學院派對立,也挑戰當權,最終被雅典權威指控三條罪名,而被賜死。阿基米德是古希臘最富傳奇的科學家,他在數學、物理、工程上的成就曠世難匹,尤其他在洗澡時想出判別「真假皇冠」的方法,千古傳誦。當年羅馬軍隊攻陷敘拉古城,阿基米德還在自家院子地上,畫圖研究幾何學。一個羅馬戰士把他所畫的圖形踩壞了,阿基米德忙說:「站開些,別踩壞我的圖形!」戰士一聽十分生氣,於是朝阿基米德刺去,這位偉大的科學家就此命絕。
 在中國,追殺知識分子更是不遑多讓。秦贏政一統中國,採李斯建議,下令焚毀「詩、書、百家語」、坑殺「犯禁者」。近代中國文化大革命,企圖推翻傳統、打倒孔家店,更是屍橫遍野。1980年鄧小平在回答義大利女記者法拉奇問到文革死了多少人時說:「永遠也統計不了。因為死的原因各種各樣,中國又是那樣廣闊。總之,人死了很多。」據估,文革整了1億人、死了2千萬人、浪費了8千億人民幣「而已」。
 撫古思今,令人浩歎。蘇格拉底雖被賜毒,他的哲學思想到如今還是人們探討各類議題所必須引用的。阿基米德雖死於非命,他所得到的原理,劃過千年星空,仍在說話,而致他們於絕地的希臘與羅馬帝國當今安在呢?被焚的《詩》、《書》至今還被誦讀、被坑殺的讀書人竟讓傷痕文學千古永著、孔子學院更是遍佈全球哩。秦始皇、四人幫,只有被世人所唾棄。
 曾有一位著名前蘇聯植物學家,在他的傳記裡陳述到,有一天,他研究調查植物,來到帕米爾高原的最頂山巔,右腳站在中國邊上、左腳踏在自己的母國蘇聯。頓時,他傷感的自問,他所研究的究竟是中國植物、還是蘇聯植物。他看那無際的蔚藍天空、巔鑾連綿似乎無涯的青翠森林,在稀薄的空氣裡,突然一陣清脆微聲,隨風飄入他的耳裡:「這是我的創造!」他立刻謙卑跪在高山之頂,痛哭失聲;從此一個曾是徹底的無神論者,幡然成為耶穌的忠心跟隨者。
 知識,是神給人類共有的禮物,國界不能阻隔,顏色無法玷汙,族群不得獨佔,彼此理當分享。


閱讀 21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