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5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八三:得之以道─先願意給


 這些時日,大學校園裡充滿低迷氣氛,同仁們心中有份被國家背棄的感覺,尤其是屆齡退休的教授,他們的年金將比不上一個退休職員。一個教授,30歲時獲得博士學位是很正常的,加上從事幾年博士後研究或工作幾年,再返台服務,都已年近40歲了,換算下來,直到退休,年資竟比不上一個從大學畢業20多歲就工作的資深職員;這是我這一代(生不逢時)教授們之悲哀:我們辛苦付出一生,得到了什麼?
 那一年,我在美國正揚帆待發、前途似錦,為回應神的召喚,毅然放棄一切而返台,再顛顛簸簸地來到了清華;迎接我的,卻是一個空空盪盪的房間。
 「這是您的實驗室。」所長尷尬地說。
 「主啊!」我心中吶喊,「這是祢呼召我回來的應許之地嗎?」我真不敢相信這就是台灣的高等學府。
 我向隔鄰教授,東借幾張桌子、西要幾根試管,勉為其難的拼湊出實驗環境,接著開始做研究。但其他人也是只有一間克難、擺設不多的實驗室?!我的心淌著血,還能向誰述說自己的苦狀呢。我當時下定決心,有朝一日必要改善這裡的研究環境。
 苦哈哈多年後,因緣際會,我被選上本所所長,立刻向學校貸款,再東拼西湊到一筆小小經費,卻也勉強只夠4間實驗室重新裝潢。我忍住自己的需要,先幫其他4位老師們作整修。竣工後,看著他們歡喜地有一個「新」的開始,我心中充滿喜悅;只是,回頭一看自己依舊殘破的實驗室,不免一陣心酸,我自己的學生也若有所失,覺得似乎跟錯了教授。
 我拍拍腦袋,手指著心,說:「我們還有這個!以及從上頭來的愛!」我鼓勵學生們,期許可以建立一個典範:縱使破爛的實驗室,因著神的恩典,一定可以做出重要研究!之後,我們實驗室竟然在這種不足的景況下,連獲3次國家傑出研究獎。我心中充滿無盡的感恩,那不是我能力所及的,我對主、對這群神給我的寶貴學生們,一生感激。
 直到我卸下所長職務,有一日,新所長召見我,說:「我們決定更新您的實驗室,這些年來辛苦您了。」我拒絕只為我做更新,不只我已習慣實驗室的一切,對這裡的一桌一物,還帶有強烈不捨的情感,以及它們代表著一個小小的見證─神總是供應祂的兒女、在卑微之處高舉祂的名。最後,所長強力執行政策,完成本所全面更新,而我的實驗室反倒成為最漂亮的一間。我帶著眼淚,作了另一個公開的見證,「你們要給人,就必有給你們的。」(路六38)神是信實的。
 我學會不對這個世代不公義的事情抱怨。我只卑微的向神請求:「主啊,我把年輕的生命獻給這個國家,求您把這個國家裡失喪的靈魂賞賜給我,正如您在十字架上捨了自己的生命,換給了我們永生。」
 得著這世代的日子就在眼前了,我有信心。


閱讀 45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