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八四:無腦兒


 終於,她懷孕了。H可是盼了多年啊!他們夫婦倆的喜悅揚在眉間,是可以理解的。
 「醫生建議說,要做羊膜穿刺。」H說;我看到一股憂慮逐漸襲上她的眼眶,掃去她剛才的歡欣,我也可以理解。
 H過了適婚年齡,逼近更年期才結婚,多年一直渴求有個孩子未果,如今初知有孕,歡喜之情自是難掩,偏偏醫師給了這個建議,讓她一時不知如何是好,跑來詢求我的意見。
 唉!作為牧師要包娶、又包生,還要保證嫁娶得宜、生得好,一條龍服務哩─如果不是神的恩典,這種事工哪個牧師混得下去呢。
 我想起以前台中榮總婦產科何師竹醫師,義務到我課堂上教導「生殖倫理學」的一幕。在課堂中,何醫師秀了一張照片,讓我永遠難忘。她為一位在台灣的外國女宣教士接生一個嬰兒。照片上的女宣教士,滿臉喜悅,帶著無限溫柔,低頭看著懷裡的嬰孩,猶如當年的拉斐爾畫作中的聖母瑪利亞手抱聖嬰耶穌的慈祥。任何人都可以看出這個初生的孩子該有多幸運啊。
 他是個無腦兒,何醫師說。近看照片,他的腦袋確實比一般初生孩子還小很多。全班一時震懾,肅穆氛圍頓然籠罩在每個同學心頭。
 初從超音波照片中得知這孩子的狀況,女宣教士是一陣驚嚇,但她立刻鎮定回神,說,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孩子生下來。
 「無腦兒生下來,無法自主身體機能,活不過十天。」醫師群依據醫學常識,這麼說。
 「從此刻起,我要給這孩子全然的愛,」女宣教士手撫著隆起的肚子,堅定的說:「哪怕將來他出世後只有10天的生命;如果我不愛他,這孩子一生將沒有人愛他。」
 她每天手按著肚子,唱詩歌給裡面的孩子聽,為這孩子念聖經、講耶穌的故事。出生後,她不時抱著孩子,親著他的臉頰。這孩子短短的生命裡,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愛裡存活著。
 「不管他有沒有感覺,他的靈魂一定知道我深愛他、耶穌深愛他;他是一個擁有愛的孩子,他比任何孩子都幸福。」女宣教士說:「有一天,我在天上會再遇見我這被愛的孩子。」
 突然,一陣深深的感動,同學們心中的疑惑、凝重,被這偉大的母愛給完全吹散。一股祥和、溫柔的愛湧進心頭,我們眼眶都含著淚水,同享了耶穌的愛、超越生死的愛。
 「我決定放棄產前篩檢,」聽完了我引述女宣教士的故事,H堅定的說:「這是我多年向神哭求的孩子。」
 「神給我的禮物,一定是最好的。」H帶著信心說。
 多年過後,每次H的女兒活活潑潑、健健康康的出現在我眼前,我都會想起那照片中的女宣教士─他們都用自己的生命教導我:什麼是愛。
 愛,讓人活得有希望、有信心。感謝主耶穌。
(本文獻給愛主的姊妹─台中榮總何師竹醫師)


閱讀 11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