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6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八六:大阿姨


 「好久沒有看到大姊了。」媽說,她想辦個姊妹會,把阿姨們都找來敘一敘。她特別想看看大阿姨;她們兩姊妹自小關係就最要好,思念是自然不過了。
 我們兄弟相互望了一下,大家不約而同地回媽說「好、好」。
 媽91歲了,失智已久,我們家眾兄弟姊妹聯合照顧她。大阿姨過世多年,媽以為她仍健在,只是好久不見。最近不知何故,一直吩咐我們招聚阿姨們。我們不忍心提醒媽這個殘酷的事實,只有點頭附和,敷衍一番。
 其實,我也很懷念大阿姨。眾阿姨中,大阿姨對我特別好。小時候是個匱乏的年代,大阿姨偶而會塞個小錢給我零用,讓我歡喜不已;為此,我常花上半天,從士林住家徒步走到中崙(台北松山區)找阿姨。直到年紀略長,我才知道大阿姨當時根本無力滿足自己孩子們的需要,竟還願意為我付出!
 那年,我當完兵,預備出國留學,特地去向大阿姨辭行。是時,我看到大表兄穿著邋遢,眼目無神地抱著小女兒,一個大男人蹲在低矮老舊不堪的門前屋簷下。「伊真久無頭路。」大阿姨嘆了一口氣說,「一天到晚閒閒嘸代誌。」聞之,我心中深深哀憫,卻無言以對。我自己的景況也不是挺好,大學畢了業,一時找不到工作,人海茫茫中,很幸運的意外申請到美國大學獎學金,父親幫我標了一個會,湊點盤纏,就此赴美。而大表兄學歷僅是初中肄業,自然找不到什麼頭路,就一直閒晃無所事事,給阿姨家帶來羞愧與困擾。
 8年後,我完成學業時,突發一病,竟然不起,醫藥罔效,幾乎放棄,但靠著教會的禱告,一場神蹟,我居然不藥而癒,便束裝返台,為要向家族傳福音。我深切關心大阿姨,就找個機會獨奔她家。
 遠遠一望,那間破舊房子早已翻新,成了富麗豪華的廟壇,煙香繚繞、門庭熱鬧。大阿姨穿著大紅絲綢繡花袍子,看似多金的貴婦;她熱切的接待我入內,告訴我大表兄如何跟了大師、翻轉發跡,學會各樣道術、醫病收驚、卜卦預言,法力高深、靈驗精準,是大台北出名的法師。「他在陽明山上有了四棟豪華別墅。」大阿姨說,大表兄不再是個落寞潦倒的窮光蛋。我一時語塞,但偶而可以從大阿姨娓娓道來的眼神裡,窺到一絲不安與愁鬱。
 「阿兄賺大錢,」我說,「您現在卡幸福囉。」
 突然,大阿姨顯出一副驚恐的表情,不再言語、靜默起來,整個氛圍給僵住了。久久,她才輕聲的說,「阿隆,你嘸哉啦。」她欲言又止,「這嘜塞講啦。」大表兄的法力來源、靈驗之道,是天機、不可洩。「整間屋子,都是『東西』。」大阿姨心有餘悸地說。接著,她低頭不語、臉色略顯蒼白。我有點難過起來。
 幾年之後,大阿姨就走了。聽說,她臨終之前,尖聲大叫,「鬼要來抓我!」。
 初聞訊,我心是何等哀痛,他是我至近親屬啊。突然,有個微弱的聲音說,「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太十六26)
 那晚,我為大阿姨、眾親屬的靈魂在主前痛哭流淚。


閱讀 534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