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3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八七:學長的大哉問


 宋尚節博士(牧師)是上世紀中國最偉大的三位屬靈巨人之一;他也是我們OSU(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化學系的「學長」。
 因為他,OSU的中國基督徒流有學風傳統,特別愛主、願意一生服事主,很多後學者,無怨無悔地拋棄美國優渥生活,默默回到中國傳福音。我個人也是因為在OSU讀到這位偉大學長的傳記,深受感動,學成之後就放下在美國的一切,毅然返回台灣,從事福音事工。他的日記《靈歷集光》幾乎是我們必讀的屬靈書目,我們也從這書中受激勵、受滋潤。
 宋學長的日記裡,留有一個未解的大哉問。
 學長的父親是一位牧師,他自小就在教會裡成長,是熱心愛主的孩子、經常參與服事。當時他的故鄉福建,風俗保守、偶像林立,到處都是寺廟。有一日,他和一位剛信主的弟兄,決心破除封建迷信,到廟裡去拆偶像(好像是國父孫中山先生吧!)結果,偶像是給拆了,這位弟兄手臂卻因此受損,該手終生殘廢。學長問,為什麼?為何他沒事(孫中山先生好像也沒事),這位愛主的弟兄卻要受終身打擊,不見解答,留在日記裡,成了一個未解的大哉問。
 那一年,我自美國回到台灣,看到家中多尊偶像、神主牌,父母每日燒香禮拜,我不只傷痛,還很憤怒,三弟也有同感。我們就趁父母不在時,把牠們通通打包,預備拿去燒掉。當晚爸媽回家後,發現「宗教革命」,異常生氣,痛罵我們不孝、不敬,要我們給搬回來。我們只有啞然受斥。
 幾天後,銀行突然上門,說要查封房子。「你動了土地公啊!」爸非常生氣、媽在旁哭泣,我可憐的三弟,莫名其妙的負債4千多萬元。原來老爸為一位交往30幾年、一起包建築工程的換帖兄弟作保,當時他要我作連帶保人,我依照聖經教導,予以拒絕(箴言至少提過五次,不可為人作保,如:箴十一15),我父親因我不給面子,痛訓我一頓。三弟老實,拗不過啐啐唸,竟然簽下賣身契。後來當事人破產落跑,三弟被緊緊套牢,欲哭無淚。
 從此,我家成了人間煉獄。爸媽與三弟吃不下飯、做不了事,每天出動去追蹤、圍堵那位債務人。我這拆偶像的始作俑者更是悲切不已,整日惶惶然不知所終。最後走投無路,只好乖乖回到神面前,認罪悔改,日夜呼求主拯救,並且發動教會守望禱告。如此多年,終於逮到債務人,押回銀行,才把債務勾銷。而我家人真的只剩下一口氣,浪費掉多少生命、歲月、精神。
 和學長一樣,我也一直仰天長問,為什麼會落得如此狼狽?
 隨後我查考聖經、請教屬靈前輩、詳閱專業書籍,逐漸認識到,屬靈爭戰和所有的戰爭一樣,不能僅憑血氣、暴虎馮河、有勇無謀,沒有對付過自己的生命、教會的遮蓋、做足平常的功課、周全的預備,若任意行之,只怕會白白受苦如我等。
 凡事循序而為,對於個人、教會才有更好的助益。


閱讀 658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