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0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五八八:淒涼晚景


 「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太廿四12)
 「退休金被砍,頗有晚景淒涼的感覺。」L教授收到「退休所得重算處分書」後,感慨的說。立刻,引來許多人猛酸他。
 這是一個不能隨便表達心境的言論自由時代;有些人比其他人更有言論自由。
 突然,我懷念起那個比較沒有言論自由的年代─那是個「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歲月。L教授由T大轉進美國,一下機場,初聞自由新鮮空氣,對於國事總不畏懼、口無遮攔,大膽論事。L教授因而名列「黑名單」,返鄉不得。
 我所任教的學校,知道L教授學經歷俱優,在專業領域有突出表現,是個愛國愛民的世界級人才,特別邀請他來校服務。又怕他在機場被國家安全人員劫走,便出動與層峰有關、人稱台北政壇「四大公子」的S教授,親自到機場迎接他,一路相送到校園,確定無恙。L教授在學校依舊敢言、敢論教務,不懼高層。有一次我虧他說,「您對什麼人都敢批判,唯獨對S校長不敢有意見。」他直說,「不要亂講、不要亂講。」他是個溫厚感恩的人。今天S校長中風、昏迷在床,靠著兩班外勞輪流看護,被砍的年金哪夠支付;L教授說「晚境淒涼」,不也代不再言語的前東家,道盡悲嘆嗎。今天在檯面上,使用言論自由酸L教授的人,其實欠他一份言論自由的債,還不自知耶!
 L教授最佩服的、同是天主教徒的德蕾莎修女說,「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他就把熱忱放在偏遠鄉下教養院孤兒們身上,親自教他們英文,專門替中國人寫英文、數學教科書;他師法莫泊桑,寫下多本溫馨小說,《高牆倒下》還創台灣文壇最暢銷的紀錄。他為紀念盲人恩師,把本校變成國際上點字書最多、最有水準的盲友校園。921震垮L教授主持的大學,他帶著苦難的師生,一起北上借住T大,使弦歌不輟。L教授在學校裡默默保釋多少犯了大錯的學生,讓他們有機會悔改向上、重新做人,恐怕連當事學生都不知道呢。有時我感到,台灣如果少了L教授,晚景必然更加淒涼吔。
 有誰知道,在本校有多少師母,因為先生逆著潮流,留在這個苦難的國家、從事教育,無法兼顧在美國念書的孩子,而輕生呢?師母罹患憂鬱症,甚至家破分離的大有人在。這些人,砍他一毛錢都會覺得晚景淒涼,何況砍了4成退休金呢。L教授心存基督的愛,為他們發言,令人至感敬佩,也確信他總會「忍耐到底,必然得救。」(太廿四13)
 在這不法的事增多、愛心漸漸冷淡的時代,保羅的教導橫空而來:「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祕訣。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四12-13)
 我知道,這個酸民當道的社會,「國家轉化」更迫切需要。


閱讀 458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