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3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三:學而時習之



    年輕的時候,我看L拍的電影,總覺得這位影后不過是個幸運的明星,她憑著一張漂亮的臉蛋,偶然機會在街頭被星探發掘,找來飾演青春少女的情愛故事─我認為,她根本沒本事、不夠專業,連個大學都沒上過,算得了什麼呢。我拒看她的影視作品。
 後來,我有機會到國外念書,孤獨一個人、課業壓力沉重,思鄉情深,在文化震盪的衝激下,對本土文化的情懷驟升。回國後,再看一些鄉土情事,竟有了不同視角。
 有一天,我剛好看到電視上專訪L的節目,莫名的好奇心驅使我,沒有立刻轉台。
 「您在主演《東方不敗》時,」主持人問道,「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
 「是這個動作。」L立刻雙手弧畫一個飄飛的姿勢。當時,從一條船飛躍至另一船,去狙殺仇敵。我知道片中那個惟美的經典鏡頭。
 「這個動作,」L微微笑說,「吊在鋼絲上,我練習了30多次。」
 突然,我的眼淚掉出來。
 我知道,我必須另眼看待這位演員。她成為影后,絕非浪得虛名。她確是演藝專業中的佼佼者。
 身為科學研究工作者,我們的研究(Research),需要反覆探究、研究、再研究─Search、Search、and Research!千錘百煉,直到自己被說服,也確信可以說服專業同儕為止。我記得,在求學中最後一次考試─博士論文口試上,如果不通過,我將拿不到博士學位,20年的努力都會化作灰燼,是不能失敗的。於是,我預講(Rehearsal)要報告的論文100多次;我再說一次,100多次─預講、再預講,背講稿、再背講稿,共100多次!一有閒空,我就背稿、就複誦,畢竟英文不是我的母語啊。每次背稿,在內心都有聲、無聲的高喊著,「主啊!主啊!」─那種日子,還真不是人可以過的。直到,那天我出了考場,我的指導教授跟我握手、恭喜我通過,我的淚水立刻奪眶而出;那個晚上,我跪在床前痛哭一場,整晚感謝主。
 這樣的訓練,使Repeat(「科學」的定義),成為我的習慣,一生不渝。
 就如寫這個專欄,第一篇,我修改次數超過50遍;10多年來,我每週沒有中輟過。到如今,我每寫一篇,還得花費5個鐘頭、修改近30遍,但仍然有不少錯誤、瑕疵、不足之處。我也曾被退稿哩─失敗率1%。在寫本篇時,我也下了同樣的功夫─踱方步、禱告,修改、再修改呢。
 重複操練,提醒我們起初的愛與異象。聖經在《使徒行傳》一連3次(第9章、22章、26章),提到保羅的大馬色異象。其中一次是向普世述說,保羅自己也重複見證了兩次:一次對著一群暴民,另一次面對有權有勢的亞基帕王。神一而再,再而三的講給我們聽,保羅也一再重複提醒自己這改變他一生的異象。偉大的保羅,他偉大的祕訣就在此啊!
 有人疑問,為什麼我們在推動祭壇,定規會友每天讀經10章、一年可讀3遍呢?
 曠世神僕保羅,已經給了我們答案。


閱讀 19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