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3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六:愛,撒向世界


 將愛磨成粉,撒向世界。
 那狂飆的日子裡,還在杜鵑花城念書時,我如此向主許願,也向主求更多的愛─祂對人類無邊苦難的悲憫。
 「過敏,」他漲紅著臉說,「全身發癢得難耐。」聽說是一種自體免疫失調現象,「沒有特效藥可以醫的。」他來找我,尋求幫助。
 年輕生命的他,應該歡喜迎接著亮麗的未來,卻必須以口罩、長袖、長褲,包裹全身的斑斑通紅,不時還要拍打、奮力抓癢止痛,尤其在夏季,更顯突兀、不協調;而眾人對於他的行止,常投以異樣眼光,或憐憫、或不解,直叫他生命太沉重。看著他小小年紀,要面對超乎能力之上的挑戰,卻只能束手無策,我心生憐憫。
 「你可以為他禱告啊。」一個聲音很清楚告訴我。
 「主啊,我要如何為他禱告呢?」我問。
 「道成肉身。」微小的回聲。
 突然,我的眼淚泫然奪眶。身為牧者,我知道那是什麼意思─那是在十字架上高喊著,「我的神、我的神,為何離棄我」的痛苦。我為這尋求醫治的孩子,很掙扎。
 「你不是求更多的愛嗎?」那聲音輕輕地問。我頓然無語。
 接著,有一段很長時間,他痛苦的影像一直徘徊在我心頭,使我惶惶然不知所終;我明知該如何進行,卻不敢為他的醫治來求主。他的痛苦、在人前的畏縮,與自己的懦弱,刺痛我的良心;我正常的服事,居然自此顯得趴軟無力─我彷彿罹患了「屬靈的自體免疫失調症」呢。
 「主,我願代替他的癢,」我痛苦到最後竟不自覺,如此脫口而出,「只求祢醫治他。」立刻,我為可以預見的未來,眼淚不聽使喚地簌簌然下。
 禱告完後,驀地,我好像被一股力量給釋放出來,心中反倒滿是平安,不再惶恐無著─縱使不久,我發現自己不知何故,全身莫名發起癢來。
 那個癢是何等難受啊。起初,我用手抓癢,惹得滿指皮屑。後來,我的背部奇癢卻抓不到,就用扒癢爪猛力戳癢;扒啊、戳啊,直到皮破,甚至滲血,還是癢個不止。有時找不到扒癢爪,我左右環視無人,兀自快速以背緊靠門框柱子,上下滑動以除癢─那個窘狀醜陋滑稽得像個小丑,連我自己都生厭呢。但無可奈何啊,我全身實在很癢哩。
 這個讓我難以啟齒,只想逃離群眾的怪病,如此延宕兩年之久。我終日暗自流淚禱告以對。
 有一天,他再一次遠遠的向我走來,我發現他竟然沒有戴著遮掩的口罩;他的紅斑似乎退去不少、露出了俊秀的臉龐,帶著自信,微笑在人群中。
 「好多了。」他莞爾的說。
 霎時,我竟感到自己身體癢狀,好像跟著他的歡愉而消踪;我也痊癒了!
 我不知道我們彼此病況的好轉,究竟是時序遷移而體質變化,還是年紀增長以致自然痊癒?到底是神蹟的彰顯,抑或純粹的巧合呢?我無法以理性來解釋。
 但我深深相信,道成肉身的代求,是醫治事工的開始。


閱讀 15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