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4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三四:永生之道


 「主啊!祢有永生之道(Rhema),」西門彼得說,「我們還歸從誰呢!」(約六68)
 瑞瑪(Rhema),是聖靈根據聖經,在特定的時間裡、對特定的人,所說的話。而「出於神的話(Rhema),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路一37)瑞瑪(Rhema),能造就、安慰、勸勉,也醫治、療傷。
 2018年底,在半個月中,我連續辦理兩個追思禮拜,分別送我爸爸和媽媽回天家;作為他們的孩子,也身為他們的牧師,為他們舉行葬禮,那種傷痛,難以形容。
 回想我父母一生,默默無聞,幾乎沒有什麼特別豐功偉業,可以被公開高聲傳誦,他們就只不過是,生在一個動亂、匱乏的年代裡,平平凡凡的小人物,克盡己責,把我們養育成人而已。實際上,在我們這些與父母日夜相處的孩子們眼中,他們是戰火之下走過殘破、屬Old Style的人,與我們這些New Fashion新潮世代,彼此代溝深重、生活摩擦下缺點畢露,有時還不敢領教呢;在他們面前,我們當孩子的,那怕已過了知天命之年,仍無大無小,也會抱怨幾句。尤其在他們晚年失智、行動不便之下,久病床前無孝子,照顧他們時,難免失去耐性,惹得他們不知所措,驚恐之餘、眼神癡呆、眼眶濕潤、默然不語;有時,他們略醒,彷彿知道自己有錯,深感愧疚無用,會喃喃自語說,「自己無路用,死死得好,嘸倘給你們拖磨。」我們見此景況,才略有所省悟,同感哀憐。
 我在撰寫他們的生平略述,除了記述兒時他們對我們姊弟妹多所照顧,自己省吃節用、日夜兼差,為讓我們得以溫飽、上學,好像記不起來他們曾在這社會有任何顯赫地位,或對這國家有任何深厚影響。比起其他朋友的父執輩在追思禮拜中,宣讀成串生前頭銜、對這社會有許多偉大建樹,我覺得自己老爸老媽太寒酸、薄德,無榮可述了。我實在下筆艱難遲疑,不時在案頭擲筆浩歎。
 那天,葬儀社來電要我訂好墓碑,碑文除了他們的生辰忌日、姓名,問我是否還需要其他落款。我一時默然,不知如何回應,心中十分焦急,只有暗自向神呼喊求救;正躊躇不前,突然,心中有一個很清脆的聲音說:「他是我所愛的。」
 驀地,我的眼淚潸然而下。立刻,我回以「主所愛的XXX」,就是我父母永遠的頭銜,也是他們不毀的墓誌銘。
 頓時,我整個生命渾然得到釋放、悲傷被挪去、喪痛被撫平。只因為神在那片刻,親自向我說話(Rhema),我父母縱使在世人眼光中,是那麼卑微渺小、無所成就,他們仍有一個榮耀的身分—主所愛的人。
 主的話(Rhema),安慰、醫治、療癒了我;祂的話(Rhema)裡,有永生、有滿滿的愛。


閱讀 15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