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9
文/記者尹箴
困頓中秉承託付 敘利亞教會堅定站立

與會的弟兄姊妹為中東穆斯林信主禱告。巴拿巴宣教學院提供


 七月下旬,「敞開的門」(Open Doors )機構同工偕同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浸信會撒米亞牧師,特地來台分享「中東的盼望」。撒米亞牧師埋種當地數十年,對領袖培訓方面尤具影響力。他談到當地服事的困難時,眼光炯炯有神,散發著對神堅定的信心,令人感佩。
現代尼希米 信心堅定培訓傳承
 撒米亞牧師接受訪問時說,他在敘利亞服事至今已34年,很認同古代(波斯王宮中)的尼希米,常覺得自己正如現代尼希米一般。尼希米在皇宮中如同一個侍應生,但其實他所服事的是王,而不是一般餐廳中的侍應生。因他的熱心誠懇,得到王充分的信任,成為執行任務的不二人選,神甚至讓他能夠支配國家的財富。在極短的時間內,他完成重建祖國城牆的艱鉅任務,他受盡攔阻和艱難,但他堅定的信心成為得勝的力量,支持他完成託付和責任。撒米亞牧師說,今天在敘利亞的情勢如同尼希米時代,然而保羅說,主若與我們同在,誰能抵擋我們?而基督徒領袖,無論在哪裡,只要與主同在,他就是大多數!
 撒米亞牧師在敘利亞,除了教會牧養弟兄姊妹外,身為教會的主任牧師,撒米亞牧師偕同其他牧者,經常接受裝備、進修,包括聖經知識、釋經、傳講等方面,更多操練。此外,撒米亞牧師也幫助培訓當地領袖,希望他們有朝一日可以接棒:「我的訓練方式,就好像醫學院教授訓練醫師,藥學教授訓練藥劑師一般,不但教導原則和技巧,也讓他們實際操練。我們以保羅書信為基本教材,例如,保羅寫給提多和提摩太的書信都成為我們的訓練教材。」撒米亞牧師的培訓著重在理論和實務雙管齊下,避免他們受到外界質疑和責備,最後,通過教會的審查後才能畢業。
看見需要 關懷敘利亞難民
 談到敘利亞當地的苦難,撒米亞牧師說,難民分兩種,就是在國內的和流落國外的。離開自己家園流落到別的國家就叫做難民,但沒有離開國家而被趕逐到各地去的,叫做流離失所。敘利亞的教會關懷的對象就是這些流離失所的人,為他們提供居住及各方面的需要。當戰爭開始後,這種人不斷增加,直到飽和狀況,但對流離失所的人而言,苦難繼續存在。
 至於逃到外地的難民,地方教會則鞭長莫及,而由其他福音機構來關懷,例如敞開的門,或其他福音機構來幫助他們;他們提供食物、住宿、教育和醫療等援助,責任是很艱鉅的,「但是感謝主,他們應付得來。」撒米亞牧師說。
 這些逼迫大部分來自伊斯蘭教激進份子,像IS等,他們公開表達對基督徒的憎恨,認為基督徒沒有資格與他們一同活在世上,這是顯而易見的逼迫。另一種隱性的逼迫是剝奪人的權利。「戰爭興起以前,我們沒有如此被歧視過,希望這種激進份子很快被消滅。他們對基督徒的家庭、教會和事業等都極盡摧毀之能事,但我們相信所失去的一切,有一天必會恢復!」
 撒米亞牧師指出,很多消息都是從媒體傳出來的,例如基督徒在埃及被殺,在敘利亞、利比亞等地被斬首,婦女在伊拉克摩蘇爾被姦殺,讓人感到十分悲痛,他們沒有犯任何錯,但卻被殘酷的對待和羞辱、殺害,以致他們的家人心靈受到很深的創傷。
 「教會中有一個姊妹的侄兒被擄四小時,行蹤不明!我們常常覺得這些殘暴的人根本不是人類,他們對待受害者的行為令人髮指。逃過劫難的人說,這些人的行為實在是禽獸不如。」
 台灣教會如何回應敘利亞當地的需要?撒米亞牧師說,非常感激台灣教會的關愛,但他強調,任何支援最好都透過正式的管道。所謂的正式的管道是指由當地教會透過可信靠的機構傳給敘利亞教會的。撒米亞牧師表示,這次來台灣,見到很多令人尊敬的教會領袖,他們是非常誠懇地與敘利亞教會保持聯繫,他們承諾,透過「敞開的門」繼續關心敘利亞教會,這不只是物資上的支持,就是當地教會肢體的心靈也得以舒暢。
 「當你知道基督肢體正在世界各地,不分晝夜的關心我們,與我們一同站立,這種愛就能擦乾我們眼淚,讓我們衷心銘記。其中,能夠彼此支援和相互交流的唯一武器,就是透過禱告!請為我們的安全以及持續不輟地承接神的託付禱告!」撒米亞牧師代表敘利亞地區的教會,殷切的叮囑著愛他們的台灣教會!


閱讀 28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