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31
國度復興報
宣教與植堂:教會擴展的動脈

我們常以為傳福音要靠大型佈道會,但我發現,大型佈道會信主的人多,流失的人也多。就算佈道家透過醫治佈道、權能釋放,帶了很多人信主,問題是教會不能承接跟進的使命。加上很多現有教會呈飽和狀態,新人來再多都無法留下,就像細胞小組呈現飽和時一樣。最好的辦法,就是分殖新小組,新人就能找到新位置;分殖 帶來新位置,新人就很容易融入教會。植堂也是如此,是融入神國新人最好的方法。


◎劉彤牧師(美國矽谷生命河靈糧堂)
這些年當我在世界各地服事,親眼看見神的作為,看見祂透過矽谷生命河靈糧堂所成就的工作,忽然我明白了一件事:原來,《聖經》所說的「直到地極」跟我們有密切關係。《詩篇》七十二篇8節說,那時「祂要執掌」,耶穌要執掌權柄,「從這海直到那海、從大河直到地極。」我相信「這河」就是「生命河」,也不斷向弟兄姊妹傳講,福音要從我們這裡,直流到地極。怎麼個流法?除了禱告,這些年神賜下非常寶貴的理念,湧流在教會各階層的宣教事工中。現在要跟大家分享四項宣教植堂的理念:
宣教是生命長期的投資
教會的宣教事工,著重長期的投資,當我們選擇支持一個宣教單位時,都是長期委身。不但經費支持,且用生命參與他們的事工;不但渴望與他們配搭,了解他們的事工,更願意付上禱告的代價。正因如此,教會多年來跟很多宣教機構成為親密伙伴,有非常美好的關係。如萬國逐家佈道團(Every Home for Christ)、青年使命團(YWAM)等,都是與我們並肩工作的最佳拍檔。
因為注重生命長期的投資,植堂工作也一樣,不會植堂完成就丟下不管。我們在每個地區都有牧者聯禱會,甚至在西非、蒙古(Mongolia),都定期把牧者召聚在一起,牧養及訓練他們;不但在經費上支持,更有生命上的投資。一開始雖很辛苦,但隨著時間過去,就逐漸看到長期投資的果效。如今教會宣教事工已遍及美洲、歐洲、非洲、亞洲,當然也包括中國,植堂更從一家增加到現在的近百家,這都是過去長期投資的結果。
植堂是最有效的傳福音策略
我們常以為傳福音要靠大型佈道會,但我發現,大型佈道會信主的人多,流失的人也多。就算佈道家透過醫治佈道、權能釋放,帶了很多人信主,問題是教會不能承接跟進的使命。加上很多現有教會呈飽和狀態,新人來再多都無法留下,就像細胞小組呈現飽和時一樣。最好的辦法,就是分殖新小組,新人就能找到新位置;分殖帶來新位置,新人就很容易融入教會。
植堂也是如此,是融入神國新人最好的方法。我常說植堂就像俗話「一個蘿蔔一個坑」,就算植個很小的堂,只有二、三十人,可是我知道這裡多了二、三十人。無論教會多小,我們就為主得了這些人,越多分堂,就得著越多的人。這些年,神給我一個託付,就是到各地幫助弟兄姊妹建造神的教會。沒有大聚會,也不需大力宣傳;就像《聖經》裡的保羅,每到一處,只到教會做兩件事:勸勉牧者、堅固同工,就這麼簡單。如今我們在各地已有許多分堂,有大有小,可是當你把人數通通加起來,光是成人就已超過一萬人了!植堂真是最有效的福音策略,植一個堂就得到一些人,清楚把人帶入基督的國度裡面。
本地同工是最好的資源
傳統西方宣教的方式,是差派宣教士到第三世界去,可是這些年我看見這種方式面對極大瓶頸。原因有兩個:第一,花費太貴、費時太久。差派一位宣教士到第三世界,要花很多時間學習語言文化,還要考慮宣教士的家庭及兒女的教育問題。花了很大的工夫,只為供應一個宣教士家庭到第三世界,不是使用資源的最好方式。
第二,這些宣教士也會把自己的文化帶到服事中。宣教士在自己的國家有習慣的生活方式,進入宣教工場,無形中就把自己的文化帶進服事裡。一位西非同工曾對我說,非洲人一直無法理解,為甚麼宣教士的車子也要住房子?在美國,人人有車庫,但對連房子都沒有的非洲人而言,連車子都要房子,簡直不可思議!不止西方宣教士,其他地區的宣教士也一樣會把自己的文化帶入服事工場。
這些年,神讓我看到使用當地同工的重要性。現今世代不像過去,宣教士要進入蠻荒,如今已不太有所謂蠻荒之地了。加上網絡普遍,知識傳播發達,許多當地同工學識很高,早就預備好承接神託付的工作。加上他們就是本地人,不必學語言,不必學文化,傳福音非常直接有效。所以這些年我們大膽招募當地同工,訓練、使用他們,神的工作快速發展開來。而且我從沒想過要把他們中國化,就是按照神給的,讓同工自由發揮。正因如此,我們跟大家建立了非常美好的關係,而且事奉充滿喜樂。你若有機會到我們所有的跨文化分堂,會發現大家非常喜樂,我們成為當地同工最好的屬靈遮蓋,也給他們自由空間來發展。
信心與慷慨是我們的核心價值
這些年宣教事工能向左向右開展,除了是神特別的恩典,更是教會整體會眾敢於憑信心向前跨越。不但是同工團隊的信心,更是每位信徒的信心;當大家憑信心為宣教工作奉獻,個人的信心就成為教會的信心,讓我們敢於跨越文化的藩籬、語言的障礙及時空的限制,傳主的福音,建立主的教會。
教會成立這十多年來,我們每年舉行宣教月,邀請支持的分堂牧者、宣教士回來述職;也要求每位弟兄姊妹參與信心認獻的工作,希望大家一同經歷神信實的作為。一九九六年第一次認獻金額就高達三十一萬美元,為當時不過二百人的教會帶來震撼。此後數字年年升高,二○○一年至今,每年都超過一百萬美元。宣教植堂中心根據會眾認獻金額,籌劃來年所支持的宣教機構及短宣隊伍,教會因此有機會幫助許多事工與個人,讓神的福音更迅速廣傳。
因著多年的投入,矽谷生命河靈糧堂支持了全球各地不同的宣教事工,教會植堂的觸角,由位於北美的三十多家華人分堂,擴展到蒙古,西非的多哥(Togo)、貝南(Benin)、迦納(Ghana)、奈及利亞(Nigeria)、喀麥隆(Cameroon)及歐洲的義大利(Italy),近年更向歐、亞交界的哈薩克(Kazakhstan)、土耳其(Turkey)推進。每年我及其他牧者都帶領短宣隊至各地佈道培訓,也支援不同分堂的需要。我深信在宣教大業上,華人教會要興起,不能再沉睡。神正在全地快速工作,一旦你願意配合祂的工作,就要看見敞開的門為你預備。求主的靈讓華人教會勇敢站起來承接使命,成為完成福音大使命的器皿。
(全文蒙允轉載自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出版之《教牧分享》二○一二年三月號)

閱讀 381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