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30
陳吉松(聖光神學院院長)
澳門—福音福地

作者攝於馬禮遜墓碑旁。作者提供


 2017年暑期在香港待一段時間研究寫作,8月上旬必須離境再返港。因此得以重遊澳門。澳門這個被稱為「福音福地」(Blessed Land of the Gospel)的小島,與基督教來華之淵源相當深遠。1557年明朝政府同意葡萄牙人在澳門居住,當時澳門成為唯一進入中國的口岸。1565年天主教耶穌會教士,如:利瑪竇、湯若望等,隨商船首先從澳門登岸,他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學習中文,繼而進入內地傳道及傳授科技知識。同時期也有其他修會的教士陸續赴澳,建教堂、辦慈善機構,如:醫院、孤兒院等。於是澳門不但成為訓練和差派教士的重地,也成了天主教管理遠東教區的中心。
 明末清初,天主教與清廷關係良好,對其傳播福音教義很有助益,一直到了十八世紀中葉,也就是清康熙雍正年間,清廷因著不滿羅馬天主教廷干預華人祭祖,以及對皇帝叩頭跪拜等相關文化禮儀的問題,遂厲行禁教,大批教士被迫從中原撤回澳門,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禮儀之爭」。
 除了天主教派遣宣教士到華傳道之外,基督新教第一位到華的宣教士為馬禮遜。當時,他想搭乘東印度公司的船隻到中國,不過,代理英國統治的東印度公司,熱心推廣種植和銷售鴉片,他們的心同他們的商品一般的黑,拒絕福音的真光,敵視傳福音,更不歡迎宣教士,為此,他們拒絕接載包括馬禮遜在內的宣教士。馬禮遜不得已,遂從英國乘船出發,轉經美國,終於在1807年9月抵達澳門,前後花了九個月時間。三日後旋即進入廣州,祕密學習中文,預備宣教事工。但由於清廷對宣教士仍有諸多禁制,並且天主教也給基督教宣教士許多壓力,馬禮遜只得忍辱負重,受聘於英國東印度公司作為傳譯員,以取得留在中國的身分。同一時期,也有幾位宣教士如米憐、郭士立到華宣教。在華期間,馬禮遜積極著手翻譯中文聖經,並編撰《華英字典》,又積極奔走廣州、澳門兩地之間。
 1814年馬禮遜在澳門為第一位華人基督徒蔡高施洗。而第二位基督徒梁發,也曾參與馬禮遜翻譯聖經的印刷工作,更成為首位華人傳道人,其證道稿出版為《勸世良言》,影響教會最為深遠。馬禮遜一生愛上帝,謹守上帝給他向華人宣教的呼召。他1834年辭世,一生儉樸,鞠躬盡瘁,不但自己葬於澳門,後來全家均葬於澳門白鴿巢公園附近的基督教墳場,這墳場原稱東印度公司墳場,由於馬禮遜是該公司正式職員,因此得以入葬其內。後來更因其貢獻,墳場內便設置了紀念馬禮遜的小教堂,現由聖公會管理。
 我站在馬禮遜墓旁,緬懷上帝奇妙的作為,讚嘆祂的揀選與攝理,讓福音種子可以叩擊這塊堅硬的大地,並在這塊大地生根,結實纍纍。這讓我想起聖光神學院也是由宣教士所創立,它是內地會創始人戴德生之孫戴永冕在高雄創立。過去62年培養了1,500多位校友,散佈在世界各地牧會及作宣教士,也在臺灣各階層,如:基督教醫院、基層福音、鄉村福音、監獄事工、戒毒戒酒等機構,針對不同階層人士,委身投入,發揮宣教憫情,熱情傳揚福音,為臺灣福音化盡本分,希望基督的福音也能在臺灣結實纍纍。

(本文轉載自2017年10月聖光神學院院訊)


閱讀 14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