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9
蓋格(Alan Geiger)
藉出人意料的路徑:神在鳥羽季義夫婦 生命中的工作

年輕的阿添與英格烈前往尼泊爾前合照,兩人完成聖經翻譯及語言學訓練後,成為日本威克理夫差派第一對宣教士。香港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


 鳥羽季義,即阿添,成長於日本阿爾卑斯山脈(Japanese Alps)下的鄉郊;英格烈(Ingrid)成長於德國南部一個小村莊。惟有通過神所預備的道路,他倆才會相遇,並跟隨神的帶領在尼泊爾的山間作聖經翻譯員。
神帶領我
 高中時期,阿添一位基督徒老師挑戰他閱讀聖經。聖經的教導跟他的佛教信仰大大不同,因著好奇,阿添開始上他老師的教會,並在翌年決志跟隨耶穌,接受浸水禮。
 後來,他讀了兩名美國宣教士把聖經翻譯成日文的見證,開始思想或許在世上還有一些地方沒有聖經。阿添回想:「於是,我決定尋找這類工作,神也就引領我。」
 不久,阿添認識了另一名同樣對聖經翻譯有興趣的青年福田崇。1966年,他們組成日本聖經翻譯團契,鼓勵更多日本人參與聖經翻譯。同年稍後,阿添完成大學課程,並賺取了足夠的金錢到美國,希望攻讀一個聖經翻譯訓練課程。
一個合神心意的會面
 英格烈從小就認識基督教傳統。她相信她生來就是基督徒,但不知為何仍很難喜樂。大學時期,她參加葛培理(William Franklin Graham)佈道大會,首次明白人不可能生來就是基督徒,反而都是罪人。她於是禱告求神寬恕,開始跟隨耶穌的第一步。
 英格烈完成碩士學位後,離開德國往美國教書。暑假期間,她住在一位宣教士家中,這宣教士家庭有個接待外國學生的事工,就這樣,她認識了同樣住在那兒的阿添。
 阿添跟英格烈談到威克理夫,並邀請她一同探訪附近的威克理夫辦事處。在那辦事處,阿添和英格烈觀看了一齣關於墨西哥一個聖經翻譯項目的影片,這給英格烈留下深刻的印象。
 她決定跟阿添一起參加一個聖經翻譯和語言學的訓練課程。之後,兩人申請加入威克理夫並獲接納。1年後,他們結婚。至1970年2月,鳥羽夫婦成為首對由日本威克理夫差派的宣教士,前往尼泊爾去事奉。當時,日本威克理夫才剛剛於1968年成立。

 

P14 2

由驢子背著的卡嶺語新舊約全書穿過漫長的山路,途經鋼索橋運抵卡嶺族社區。香港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


失望的年頭
 阿添和英格烈帶著他們仍在強褓中的兒子,在尼泊爾東部山上的卡嶺族人(Khaling)中間安頓下來。在那裏,有一道源自額菲爾士峰冰川的寒冷河流,而卡嶺族的村莊就沿著河流,在兩邊的山腳延展開去。
 他們學習語言,開始翻譯聖經,可是他們發覺卡嶺族社區的人對聖經以至學習閱讀都不感興趣。
 後來,當他們翻譯好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以及迎接第2個兒子後,尼泊爾政府又下令外國人離開。鳥羽夫婦在尼泊爾只逗留了6年,便要返回日本,對卡嶺族翻譯項目的未來毫無頭緒。
 回日本,阿添成為日本威克理夫的第一任總幹事。他們與日本教會分享翻譯聖經的異象,又開展了一個聖經翻譯訓練課程,裝備更多日本人去服事。他們的家庭也一同成長,迎接了第三個孩子─一個女兒。然而,他們的心從來沒有離開尼泊爾。

看見果子
 8年後,這個家庭重返南亞,在尼泊爾附近一個國家安頓下來。他們從這地方不住往返尼泊爾的首都加德滿都,做翻譯工作。在鳥羽夫婦回去後一年,3名卡嶺族年輕男子在半夜時分於加德滿都外悄悄地接受浸水禮。
一次靈性大復興在卡嶺族村落開始了。有些人只是單純地閱讀他們翻譯出來的經文就信主了;許多人親眼見證神如何聽禱告、醫治病患。鄰舍彼此見證神,卡嶺族教會開始成長。
 鳥羽夫婦訓練與他們一同翻譯新約的卡嶺人。1994年前,卡嶺族新約聖經發行了。然而,卡嶺族教會同樣需要舊約聖經。在晚上接受水禮的其中一名年輕人賽門(Simon),負責帶領舊約翻譯項目。他鼓勵卡嶺族教會揀選卡嶺族人參與翻譯工作,及以禱告支持他們,又邀請阿添和英格烈幫忙出任顧問。

 

P15

今天,卡嶺族地區有11間教會和數百位信徒。。香港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


不只是文字
 2011年,卡嶺語的整部聖經由驢子背著穿過漫長的山路,途經鋼索橋運抵社區。今天,對11所教會及數以百計的卡嶺族信徒而言,聖經不只是文字。卡嶺族教會藉著築橋建路和醫療診所服務他們的鄰舍,並與任何願意聆聽的人分享福音。
 阿添和英格烈繼續擔任聖經翻譯顧問,審核其他亞洲語言的聖經翻譯本。鳥羽夫婦祈求神繼續用衪的方法在卡嶺族以至世界各地,擴展衪的教會。
 (本文原載於《譯經使者》2016夏季刊,香港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授權轉載,網址:www.wycliffe.org.hk。版權所有,請勿翻印。)


閱讀 41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