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6
郭淑鳳傳道(好消息國度新聞記者)
是墓園也是畫廊:宣道會國際墓園在耶路撒冷見證上帝的愛

壁畫家派翠夏與畫作合影。郭淑鳳傳道攝


 位於耶路撒冷德國殖民區,有一座綠意盎然的宣道會國際墓園,高聳的樹木、豐沛的陽光和青草地讓墓園毫無陰森和死寂感,尤其特別的是,長達120公尺的圍牆上佈滿了美麗的畫作,帶領參觀者從創世記到啟示錄,認識基督徒信仰的內涵。
 這個墓園是19世紀末由美國長老會建立的,裡面安葬了超過400人,包括1820年代來到巴勒斯坦地傳福音的宣教士們。宣道會於1927年接手管理,但直到十多年前,墓園導覽員梅以珥開始除草整頓,才讓雜草叢生的墓園成為旅遊景點之一。
 梅以珥的父母是來自伊朗的猶太人,可是他很小就被送去寄養,身世坎坷。他在參加彌賽亞信徒的朋友婚禮時見到異象、被聖靈充滿,之後就成為耶穌的跟隨者和見證人。信主後不久他就認識了葉光明(Derek Prince)牧師,幾年後他搬來耶路撒冷,與葉光明牧師在同一個教會聚會,開始幫時常出國服事的牧師夫婦打理房子。葉光明牧師於2003年過世,就安葬在這個墓園。梅以珥說,「我曾經在他旁邊和他一起服事猶太人,見到聖靈施行醫治釋放,到今天我還在為他工作。」
 墓園裡也安葬了一位來自中國的劉海河弟兄,當年他的妻子來以色列做研究,他就在這裡教本地人太極拳,後來不幸罹癌在以色列過世。但他因為生病而信主,也帶領家人歸主。梅以珥表示,為他安葬那天,許多參加喪禮的華人和以色列人都因此更認識了這個信仰。
■猶太人與外邦人同葬 神國一家
 對來參觀的猶太人而言,發現有猶太人安葬在這裡令他們印象深刻。多拉·本耶胡達(Dola Ben-Yehuda)的父親艾利澤(Eliezer Ben-Yehuda)是20世紀初著名的希伯來文辭典編纂者,他被視為使希伯來文再次復活的人,在那之前因為宗教人士認為希伯來文過於神聖,被禁止當作日常用語,已經將近一千年沒有人使用了。多拉從小只說希伯來語,她與哥哥是20世紀初極少數以希伯來語為母語的人。多拉嫁給一名德國基督徒Max Wittmann,並且繼續在家裡只說希伯來語。當她以高齡102歲過世時,她的先生已經過世了13年,安葬在宣道會墓園裡,由於她的遺體捐贈給希伯來大學做研究,經過大學與梅以珥的聯繫,宣道會為此打開Wittmann先生的墓,將兩人葬在一起。
 墓園裡也安葬著愛以色列的基督徒。早在以色列建國前,美國循理會的牧師古瑞爾(John Stanley Guauel)因為朋友的關係,明白了歐洲大屠殺倖存者的處境和猶太人想回來建國的渴望,還認識了當時的猶太領袖本古里昂(以色列第一任總理),從此以後他為了協助猶太人建國,不遺餘力。當1947年猶太人使用出埃及號船艦企圖偷渡4,500名歐洲猶太人回到英國託管的以色列地時,古瑞爾還為此被英軍逮捕。他後來在聯合國巴勒斯坦特別委員會上作證,以基督教牧師而不是猶太人的身分,讓委員會成員對猶太人建國的需要和訴求有更多同情和理解。以色列建國之後,他繼續協助猶太人得到人道援助,並獲得以色列政府頒發的人道勳章、以色列戰士勳章和耶路撒冷勳章。他過世於美國,安葬在耶路撒冷。

 

 P15

面積不大的墓園裡卻有 許多動人見證。郭淑鳳傳道攝


 另外一個常被人提起的基督徒是美國商人溫特斯(Charles Winters)。溫特斯因為患有小兒麻痺症,行動不方便,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不用當兵,轉而擔任政府部門的採購。戰後,他購買退役的軍用貨機,用來運送蔬果出口,後來被美國猶太人史溫梅(Al Schwimmer)發掘,邀請他為尚未成立空軍的以色列政府提供軍機。以色列宣布獨立建國後,就面臨四圍阿拉伯國家的攻擊,史溫梅不願見到60萬猶太人戰敗,猶如第二次大屠殺,所以極力推動以色列空軍的成立。溫特斯為此提供了兩架波音B-17空中堡壘轟炸機,其中一架由他駕駛,輾轉飛到捷克。在那裡,連同第三架B-17一同經過改裝,飛往以色列。這三架飛機成為以色列空軍第一批重型轟炸機,對以色列獨立戰爭(或稱第一次中東戰爭)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
 溫特斯和史溫梅後來都因為違反美國公民對他國戰爭必須嚴守中立的法律而入罪,溫特斯不但被罰款,還為此坐牢18個月。他於1984年死於美國,骨灰在宣道會墓園安葬時,包括美軍代表和以色列空軍代表都來參加葬禮。
■費時六年半 完成壁畫
 壁畫家派翠夏來自美國,她曾經在新紀元運動中迷失自我,是上帝的愛和耶穌基督的救恩讓她從低谷中爬起來,而聖靈的啟示和引導使她開始在墓園中作畫。回想起這段歷程,她表示自己和家人遭遇到許多屬靈爭戰和財務困難,靠著許多基督徒的禱告和經費支持,使她得以往來在以色列和美國之間,用6年半的時間完成墓園的壁畫。
 她說自己對抹大拉的馬利亞最有認同感,因為自己也曾經被黑暗權勢纏身,經歷醫治釋放。她繪畫時會不停地求問,聖靈就會給她想法,有些圖畫則是她在異象中直接看到的。當畫到主耶穌受死的情節時,她不確定是否應該畫上十字架,因為猶太人見到十字架就想到基督徒對猶太人的定罪和拒絕,結果靠著主的智慧,她畫了一隻頭戴荊棘冠冕的羊,在羅馬兵和大祭司的護衛下,自願走向祭壇。一些猶太訪客見到這幅畫時,特別為了不用見到十字架而向她表示感謝。

 

P14 1

墓園入口處 有耶路撒冷生命之牆(Jerusalem Wall of Life)壁畫的簡介。郭淑鳳傳道攝


 梅以珥表示,整個牆面的塗層和墓園的整治直到去年(2017)秋天才全部完工,現在每個月有近千人到訪,其中六成是猶太人。這些人多半對於壁畫上的內容感到好奇,也想知道為什麼猶太人和外邦人葬在同一個墓園。
 在以色列,猶太人相當排斥其他宗教的人遊說或勉強他們改教,內政部也會拒絕核發簽證給這種人。派翠夏在導覽時,會停在新舊約畫面的交界處,詢問訪客是否願意繼續前進。她強調自己無意推銷宗教,「這不是宗教,是我跟我的上帝建立了親密關係」,有些接觸過新紀元思潮的本地人也對她的見證感興趣。
 如今這個墓園常有信徒來聚集敬拜,也有幾位導覽員分擔導覽工作。派翠夏說,我們在這裡歡迎聖靈的同在,向訪客分享上帝的愛,也為願意的人禱告祝福。有意造訪的遊客可以從耶路撒冷生命之牆機構的英文網站得到更多資訊。


閱讀 80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