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3
馮家熙 (中華威克理夫翻譯會秘書長)
時代的浪潮


 巨浪讓人生畏,但對衝浪者而言,巨浪正是大展身手的時機。風浪若適當利用就是乘風破浪,輕看或漠視風浪就會被大浪捲走。每個時代都是一個浪潮,宣教學者Ralph D. Winter在《Perspectives : On the World Christian Movement》論文集中,提到近代宣教的三波浪潮。
近代宣教運動回顧
第一波:海岸宣教
 這波宣教浪潮始於1790年左右,代表人物是近代宣教之父的克理威廉(William Carey)。當時工業革命正蓬勃發展,宣教士有交通工具更容易飄洋過海,到遠方展開宣教工作。
第二波:內地宣教
 時間始於1865年,代表人物為戴德生(James H. Taylor),戴德生1865年成立中國內地會(China Inland Mission),以中國內陸為宣教目標。屬同一波宣教浪潮的差會還有蘇丹內地會(Sudan Inland Mission),SIM深入非洲內陸,要得著內陸的靈魂。
第三波:族群宣教
 以金綸湯遜(Cameron Townsend)為代表人物。1917年金綸原本是到瓜地馬拉推銷西班牙文聖經,但他發現當地印地安人需要的是母語聖經,於是決定在加知告族(Cakchiquel)的聚落中住下來學習語言,用了12年的時間翻譯了加知告語聖經。1929年譯經工作完成後,金綸發現世界上沒有自己母語聖經的族群遠比想像中多很多,為了因應聖經翻譯龐大的需求,金綸在1935年成立世界少數民族語言研究院(Summer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及後在1942年正式創立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屬於同一波宣教浪潮的宣教團體為New Tribes Mission,NTM於1942年成立,以福音未得的族群為宣教對象。 
 這三波宣教浪潮各自相隔了3/4世紀,第三波宣教浪潮後又過了3/4世紀,會否有另一波的宣教浪潮因應時代產生?若有的話,推動這波浪潮的動力會是什麼?宣教目標和對象又是如何?

 

P14 1

全球化也讓文化的多樣性消失。作者提供


宣教最後的一哩路?
 耶穌在受害前向門徒預言,清楚提到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太廿四14)。祂受難後三天復活,升天前向門徒頒佈了大使命(太廿八18-20),要門徒將福音帶到「萬民」當中。啟示錄中提及新天新地被救贖的百姓,約翰對這些人的描述是來自「各族、各方、各民、各族」(啟五9;七9),因此以「族群、語言」定位的福音未得之民成了宣教對象的重要指標。根據世界宣教中心資料庫的統計數字,福音未得或鮮聞福音的族群約有8,000個,而按威克理夫聯會2017年10月的最新統計,目前仍有1,636種語言需要翻譯,涉及少數民族的人口約有1.14億。那麼剩下的8,000個福音未及的族群或1,636種語言的翻譯工作就是宣教最後的一哩路嗎?
不同時代的受苦者
 人類社會不斷演化,不同時代產生不同的弱勢群體。蓄奴是人類社會中歷史久遠的制度,在這個制度下,奴隸成了社會中的「受苦者」。聖經對奴隸的關注著墨甚多,保羅表面上沒有跟這個制度對決,但他並不贊成蓄奴,採用了「柔性革命」的方式要求信主的主人善待奴隸(弗六9;西四1),對作為教會領袖的腓利門,要求就更高了(門一16),奴隸制度至今在人類社會中大致上已經結束。
 另一波受苦者的產生來自工業革命,工業革命自1760年代開始在英國如火如荼展開,對社會結構產生重大衝擊,機器取代了傳統的勞力,掌握工業革命契機的人快速累積財富,躋身中產階級及上層社會,相對地農民、勞工收入微薄,童工大量出現,成為社會中的「受苦者」。當時英國國教聖公會偏向上層社會的人傳福音,而長老會跟浸信會偏向中產階級、商人傳福音,約翰‧衛斯理的循理會就專門向窮苦的下層勞工階級傳福音,將神學理念化成實際可行的社會運動。至今先進國家已經定出相關制度,對童工、勞工加以保護。
那麼現今又是怎樣的一個時代?這個時代受苦的弱勢者會是誰?
全球化浪潮
 全球化是一個現代概念,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全世界的經濟文化連接日益緊密。現代意義上的「全球化」一詞始於20世紀70年代。因著交通運輸及電信等基礎建設的進步,全球化腳步正快速增加,成為本世紀一個滔天巨浪,沒法阻擋,也無法逃避,影響範圍含蓋政治、經濟、文化及生態各個層面。
 全球化讓族群的分界消失,文明的接觸產生摩擦與衝突,嚴重者如阿拉伯之春,還有像伊拉克、敘利亞內戰、層出不窮的恐攻事件等。全球化促使貿易和國際往來,資本與投資的流動增加,跨國企業主宰市場,讓貧富差距擴大;全球化加深都市化現象,大量人口(非法或合法)遷徙至大都市或已發展國家中。全球化也讓文化的多樣性消失,非主流文化及語言漸被蠶食,全球化同時還加速了生態的破壞。
 全球化帶來負面的影響並非平均地加在每個人身上,受害最深的是少數民族,他們在主流社會中被邊緣化,在現代社會中成為弱勢者,社會學家發現少數民族族群人口中的精神失序、自殺、酗酒、毒品、家庭問題等情況嚴重。這個現象不單出現在台灣原住民族群中,也衝擊著世界各地區的少數民族!因此難民、孤兒、寡婦、少數民族成了這個時代的「受苦者」。

 

P15

阿美語箴言。作者提供


危機與轉機
 全球化是個危機,但也是個轉機!中東和非洲不少國家對宣教封鎖,完全沒有機會傳福音或展開翻譯工作,然而這些國家因戰亂或其它因素,大量國民移居外地,讓過去一直無法展開的翻譯事工和福音工作得以進行。另外隨著資訊科技的發展,差會研發出經文推廣軟體(Scripture APP Builder),讓聖經可以快速而安全的下載到使用者手機中。差會也因應時代的需要,加強與其他支持或參與聖經翻譯的機構合作,改組成威克理夫國際聯會(Wycliffe Global Alliance),分享翻譯資源,加速了全球譯經的腳步。
 台灣威克理夫辦公室目前正展開一個原住民語言聖經推廣事工,希望與台灣聖經公會及各原住民教會合作,將翻譯好的聖經錄製成有聲聖經,供原住民朋友手機下載使用。原住民語言不單是國家寶貴的文化資產,語言也是每一個少數民族重要的精神支柱,我們相信對少數民族語言和文化的愛護,就是給予他們精神上的涼水和食物。
結語
 時代的浪潮帶來時代的挑戰,不論教會或差會,宣教工作誠然要關注福音未得之民和未有聖經翻譯事工的語言上,但也要關注因全球化受苦的人們和民族。福音關懷、社會關懷、生態關懷都是宣教不能或缺的一環,在當今整全宣教中不能偏廢。期望在未來的日子裡,教會能夠乘風再起,帶出下一波的宣教浪潮。


閱讀 98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