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1
黃明芳/中華威克里夫翻譯會宣教士
經歷神蹟和恩典之路

作者一家:大衛、明芳、以諾。作者提供


 1998年離開嘉基踏上宣教,至今將滿20年。從單身到結婚,成為人妻、人母,從而立之年到年過半百。人生的長短不是人能掌握,但盡己之力活出豐富、榮美,一直是我在神前的心願。這條宣教之路可稱為經歷神蹟和恩典之路,不斷學習「在人不能,但是在神沒有難成的事」。分享幾個經歷,將感恩和榮耀歸給神。
馬桶不通 主也看顧
 澳洲茶樹區離愛麗思泉200公里,當地沒有水管工人,只有外地工人一個月一次到政府機關做些維修工作。有次家裡馬桶不通,打電話向政府官員求救,回答我機會渺茫,若自己找工人從愛麗思泉過來,費用從500元澳幣起跳,約台幣一萬多。哇!這太貴了。主啊!求祢施恩憐憫。
 我懇請官員若水管工人從城裡來,務必告知,一面求神幫助。神果真垂聽禱告,幾天後官員來電:工人將到茶樹區,但行程已滿,無法保證他有時間修我們的馬桶,且在工作中沒人能聯絡到工人。聞訊,我就晝夜呼求─求神提醒工人:完成政府工作時能轉到我們家。
 那整天,我迫切為此事守望禱告,求神提醒工人。眼看已經下午三點多,仍未見工人大卡車的蹤影。心中越來越焦急,繼續呼求神提醒他。四點多,一輛大卡車往我們家駛來。水管工人一到就說,他原已打算開車回家,突然一個意念提醒他要轉彎,因有工作尚未完成。我告訴他,因為我向上帝呼求,上帝顧念我們的痛苦和需要,從而在工人腦海中做工!哈利路亞!

P14 1
慘遭「蛛吻」死裡逃生
 幾年前,優托比亞村有個聖經奉獻禮,大家在野地裡唱歌慶祝。天色漸晚,我帶著年幼的以諾到帳篷睡覺。才躺下不久就覺得右手背不知被甚麼刺破、咬傷。剛巧,大衛來帳篷查看,手電筒照到我手背上有隻蜘蛛,一巴掌打下去,才發現被我打死的是隻毒蜘蛛─紅背蜘蛛。手背如被刀割,灼熱疼痛。瞬間擔心我會不會死啊!驚呼:主啊,救我!
 最近的、有值班護士的急診處在50公里之外,將熟睡的以諾交給其他宣教士,大衛帶我快馬加鞭趕去急診。護士發現至少有八個傷口,衛生紙內包著打得血肉模糊的蜘蛛,清楚看見牠背後的紅點,確實是紅背蜘蛛。護士與350公里外愛麗思泉的醫生商議處理方式。當時我還清醒,不必打抗血清,但非常疼痛,建議用止痛藥;但我擔心會昏睡不醒,堅決不吃,僅在傷口冰敷,徹夜未眠。好不容易熬到早上,趕回村落整理行李,帶著以諾一起回愛麗思泉。
 感謝主!度過最危險的24小時,終於確信不會有生命危險。有如刀割的疼痛感持續了至少5天,經過幾個月才慢慢恢復。

 

P14 2

四輪傳動車陪著大衛奔馳在荒野中。作者提供


警察來電 夜半驚魂
 那天是大衛的生日,但他整日在幫忙原住民許多的緊急需要,為車子電瓶充電等,很晚才吃晚飯,兩人筋疲力盡終於可以休息。不料半夜,異常響起電話鈴聲,警察有請!
 原來,當地臨時拘留人犯的地方只能容納一人,當夜警察抓到另一個罪犯,必須釋放之前的拘留犯。荒郊野外警察找不到人幫忙,三更半夜更沒計程車。問犯人誰可送他回家?立刻回答:大衛。警察如釋重負,打電話請大衛送犯人回家。大衛二話不說,帶著疲憊的身體,開著四輪傳動車在漆黑無路燈的夜裡,帶著酒後醒來的人犯回到17公里遠的村落。
 看著大衛在黑夜裡離家,我的心真是沉重;想著大衛要在這條偏僻又坑坑窪窪的土石路上單獨回程,只有以禱告為他守望。感謝主!歷時約一小時,大衛完成任務,平安返家。
在宣教的旅程中,常有出乎預料的奇遇。無論何處境我們都不孤單,因為神都知道,祂也隨時賜恩惠、力量,與我們同行。再次將感恩歸給神!

(本文蒙允擷取轉載自《威克里夫通訊雙月刊》2018年5月刊)


閱讀 58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