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6
◎龔慧儀醫師/中華牙醫服務團
誰肯為我去─2018巴紐義診之旅

威克理夫通訊 提供


 坐在大賣場的一角,聽著素昧平生的威會宣教士劉力慈分享她服事巴紐的心路歷程,內心翻騰不已...。這位台灣女兒,15年來孤身一人住在熱帶雨林的村落,進行少數族群的母語聖經翻譯工程。活在當中,傾力把基督徒生活信仰價值教導村民,也實質的把資源帶給當地。
 「巫師不停的攪擾,當地同工的軟弱、紛爭不斷,曾使我深覺無力再走下去,但上帝感動我要回去挑戰巫師:你的神明確實也可行奇蹟異事,但它不會為你死;我的神是為我死的神,所以我也可以為你們死在這裡!這就是我的神與你的神不一樣的地方!...」
當一個抱著那麼強大捨命異像的宣教士,訴說多年來無法找到任何醫療團隊願到叢林部落服事那地村民時,我心底已響起了「誰肯為我們去呢?」的呼聲;中華牙醫服務團的使命不就是以服事宣教士為核心價值的嗎?
 於是,2018年5月30,三位夥伴帶著快100公斤的行李由台灣出發,在新加坡與印度的口腔外科醫師會合,加上從澳洲飛巴紐首都莫斯比港的牙醫師及兩位當地翻譯同工,一個七人義診小組便開始踏上叢林部落的首次義診之旅。
爭戰
 宣教工場充滿各類不同的挑戰、異文化的適應,短宣隊在食、住、行各層面都充滿學習,但對醫療短宣經驗已經很豐富的團員來說,巴紐仍是一次全新的、更高難度的突破。除了上述實質的議題,當地巫師影響力龐大,屬靈爭戰極需謹慎自守,警醒禱告,靠著主耶穌寶血的大能才得以勇敢地踏上旅途。
交通
 巴紐全境大多山形崎嶇,因此陸路交通大都從缺,運輸主要仰賴空運及水運。義診隊若要快捷進入林中村落,只能搭乘限額5至7人的小飛機加半小時腳程,不然得選擇叢林卡車4小時、加獨木舟2小時、再加穿越熱帶雨林3小時的腳程。考慮從台灣出發到巴紐首都再到目的地附近的大城已需歷時三天,最終仍決定坐上我原本非常抗拒的小飛機,進出服事的村子。當飛機到達時,跑道上擠滿了熱情的村民,眾人扛起幾百公斤的醫療器材及其他補給品,在濕熱的氣溫中,長長的隊伍邁向草叢後方30分鐘腳程的村子。途中河流、濕地密佈,在村民協助下我們安全行過好幾條獨木橋。走著走著,正喘息間,忽然眼前一亮,一個綠草如茵的村莊霎那間映入眼簾。

 

P15

在什麼人當中就做什麼人,一同吃喝。威克理夫通訊 提供


雅紀亞村
 因宣教士所住村莊的機場跑道失修,力慈安排醫療隊落腳基督徒比例80%以上的雅紀亞村。此村酋長多年前信了主,放棄一切巫術及流血獻祭的成人禮,因此村中有教會而無大廟,村民普遍溫和良善,但在基督信仰的行上仍常被傳統文化捆綁,如父權至上的大男人主義仍是婚姻和諧關係的大破口,婦女動轍捱打並不稀奇,宣教士的同工也常需悔改以維持見證。另,村民大多缺乏公民道德,因物資不均常有嫉妒紛爭,偷竊、打架事件頻仍。醫療隊在分配帶去的太陽眼鏡時便充分印證了這狀況。
福音中心
 二層樓高,被白蟻入侵多年,由棕櫚樹枝搭建的福音中心,是這次義診及住宿的地方。挑高的一樓開放空間是義診及候診區,二樓幾個隔間舖上防風塑膠地墊、掛上蚊帳就是我們的「旅館」。整個星期的工作、吃喝、睡覺都只需在樹幹搭建的木梯爬上爬下便能解決。傍晚時提著裝了衣服、盥洗用品的水桶,結伴前往數百公尺外的池塘洗澡,反而是每天最費時的活動了。
流行病學
 村民口腔大都是咀嚼檳榔引起的問題,當地飲食單純,主要取自天然有機食品,粗纖蔬食比例極高,玉米、山藥、樹薯、香蕉、鳳梨隨種隨得(義診隊也享受了一週宣教士說的「排毒飲食」),沒機會接觸外來零食,蛀牙率極低,牙周及磨損問題嚴重。但因日常各類勞力粗工引發的筋骨肌肉問題、熱帶雨林的濕熱引發的皮膚病,都比口腔問題更需照護。而普遍的肺結核則由當地政府定期派員到村中篩檢、派藥作感染控制。
 這次雖只有牙醫參隊,但出發前也應需求帶了好些酸痛貼布及噴劑、濕疹藥膏、眼藥水等。值得一記的是,為募集近視及老花眼鏡,單單兩三個群組貼上的訊息,竟吸引了全省各地熱心人士的捐贈,加上中科院募集的太陽眼鏡,一個月內,2000多副二手或全新的眼鏡擠滿我的診所。這次因行李空間有限,無法全部帶走,但小心翼翼帶到村中的200多副眼鏡,亦能滿足部份有近視、老花及白內障眼疾的村民了。
感想
 回台後多人問我:還會再去巴紐嗎?當時我都回應:現在不能問這問題!畢竟剛結束的是趟相當勞心、勞力的義診之旅,尤其回程小飛機誤點一天,引發一連串國內段、國際段航班的異動,經過近乎驚濤駭浪、追趕跑跳的行程後回到家門,身心靈皆需要休息。
 然後,某個清晨,我卻突然想起離別村民的那幕:當引頸期盼的小飛機突破雲霄降落後,義診夥伴忙與村民道別,要踏上飛機前一刻,回頭跟一婦女擁抱時,心想說些祝福的話,口中卻哽咽難語,我看到的無助眼神,彷彿請我們不要忘記他們。飛機起飛時,我早已淚眼朦朧...。
 因此我禱告神賜下智慧,從首次經驗裡檢討學習,以求再到巴紐的義診能更精益求精,但最重要的是,求神差派願意回應說「主,我在這裡,請差遺我」的工人。深信我們必能經歷─能與宣教士並肩作戰是我們最大的福份!
後記 

感謝主,目前已有幾位回應願去巴紐的勇士了!

 

(本文蒙允轉載自《威克理夫通訊》雙月刊2019年01-02月)


閱讀 14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