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2
記者魏麒原
效法史懷哲的心志  用行動關顧非洲

受訪者提供


 個性開朗、洋溢陽光笑容的洪宜筠姊妹,雖然學的是理工科,拿到清華大學材料所碩士學位後,效法「非洲之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史懷哲愛人如己的心,飛往東非三國之一坦尚尼亞的馬利亞大學(Marian University College)教書,今年2月結束階段性任務回台,協助執行坦國蓋太陽能教室的慈惠計劃,改善非洲偏鄉孩子的受教環境,未來將學習耶穌的教導,在職場上作光作鹽。
 在新竹迦南教會聚會的洪宜筠姊妹,雖然讀理工,但大學時期就熱愛人文社團活動,曾參與過史懷哲教育志工、兩岸三地學生交流的低碳綠能暑期學校、坦尚尼亞志工團(簡稱坦團),還擔任坦團的團長,因著40多天為非洲當地學生上電腦課經歷,當她材料所碩士畢業後,接受神父邀約,重返坦國大學當講師,教「高分子」、「能源與環境」課程。
坦尚尼亞學生識字率偏低
 「坦團的經驗是我決定好好學習聖經的關鍵!」洪姊妹說起信主的過程,她爸媽其實都不是基督徒,大一時有教會姊妹向她傳福音,但大一、大二忙於社團、營隊,直到大三卸下忙碌的幹部職位,突然失去生活的重心,覺得很茫然。神奇的是,她沒有問直屬或社團的學長姊,或向她傳福音的教會姊姊求助,就進到教會開始學習、讀經、禱告。當她參加坦團,看到坦尚尼亞人有信仰的美好,即使生活環境很差,因著信仰、因著相信神的關係,仍努力打拚過生活,當地許多學生熟背經文,在教會聚會時,不用看聖經,經文就朗朗上口。初次到坦尚尼亞時真的非常感動,也覺得尷尬,因為自己無法背誦經文,或是自己明明生活在環境相當好的地方,卻對神或對人生的信心,相較坦尚尼亞人來的小且茫然。當她結束坦團活動,回到台灣就決定好好在教會學習,碩一時受洗成為基督徒。

 

P15

受訪者提供


 洪姊妹說,當她重回坦國Marian大學教書時,朋友跟當地學生就很好奇地問她,為何放棄台灣相對舒適環境,來到偏遠非洲國家教書呢?她自認自己能力很有限,因著曾參與清大坦團,對坦國有份難以割捨的感情,才會研究所畢業後,重返坦國教書,貢獻自己所學。如同許多的Marian中小學一樣,Marian大學也是天主教神父所開設的學校。
 至於坦國的學生學習狀況,洪姊妹說,她教的大學生上課都很認真聽課、記筆記,但考試一考下來,成績卻蠻不OK的。而且在當地學生的觀念中,無法理解讀書為何還要「半工半讀」?他們沒錢就會向父母要,或向親友借錢,很少自己打工賺錢,「妳家很窮,付不出學費嗎?不然怎麼需要工讀!」另一方面坦國不僅資源缺乏,且師資不足,一位國小老師可能得教逾150位學生,很多孩子讀到小學4年級還不識字,於是她接受台灣一家機構委託,辦理家教慈惠專案,招募當地大學生教導公立小學的小學生,打工賺學費,並提升小學生識字率,不然老師教較深的自然、數學,孩子根本聽不懂。
 「相較於坦尚尼亞,台灣走在路上安全多了!」洪姊妹苦笑地說,或許走在歐洲或中國大陸,你得把背包背在前面,防患小偷扒手行竊,但在坦國不管你背包是背在前面或後面都可以,因為居民不會用偷的,而是正大光明持刀搶劫你。外國人總被教導,在坦國過了晚上7點以後,不要單獨出門,否則很容易遇上搶劫。有一天晚上,她跟朋友約在居住飯店附近的餐廳吃飯,以為距離很近,應該沒事,就獨自走出旅館赴約。因為之前她沒被搶過,沒警覺兩名搶匪共乘的機車靠近,一名約15-16歲的少年下車,拿著一把刀揮舞,威脅她交出手上的手機。

 

P14 3

受訪者提供


 「雖然被教導遇上搶劫,把錢給對方就對了,明哲保身。」洪姊妹說,但當下,她怒目相對,即使皮包裡還有約合台幣130元的1萬先令,也不願妥協,還用英文逼問說:「你幾歲呢?怎麼游手好閒,還來搶劫…」念了少年5、6分鐘,少年似乎聽不懂英文,仍不斷揮刀威脅她交出手機,騎車的同夥見狀,就叫少年上車揚長而去。脫險後,她憤怒地把這件事告訴約她吃飯的朋友,朋友替她捏一把冷汗,為何不給搶匪手機或錢就好?當時她還回了一句「怎麼可以助紂為虐?」但事後越想越不對,「萬一搶匪刺我一刀,恐怕性命休矣。」如今回想當時,她說:「一定是聖靈感動啦!不然我怎麼會做這種事,太可怕了。」
 坦國治安雖然不好,但自然環境優美,氣候溫和。洪姊妹說,台灣土地面積只有坦國的4%,人口卻是坦國的一半,坦國地廣人稀,境內有很多國家公園,跟肯亞、烏干達稱為「東非三國」,也有很多歷史的遺跡。譬如她所居住的巴加莫約(Bagamoyo)就是個歷史小鎮,「巴加莫約」在當地話的意思是「把心留下」,當地昔日是黑奴出口港,當黑奴被往外賣,準備離開國家時,以後只能順服主人命令,不能再有自我了,所以要把心留下。

 

P14 4

受訪者提供


坦尚尼亞偏鄉巫醫依舊盛行
 因著中國一帶一路在非洲發展基層建設,經貿興盛的三蘭港,就有大型的華人教會,向來到非洲的中國人傳福音,也有許多的韓國宣教士。洪姊妹說,因著天主教傳入坦國已150年,會友信仰流於形式化,除了主日上教堂禮拜外,其他日子生活過得糜爛,因而興起許多新教派,幫助民眾重新親近神,即便如此,當地小鎮的女巫、巫醫依舊盛行,她就看過女巫在地上畫圈,叫病患跳過去治病。
 「當地牧師證道都很激動,麥克風、音樂都放得很大聲,全場尖叫聲不停!」洪姊妹說,有一次她跟朋友參加一場靈恩派醫治特會,牧師大聲禱告驅逐不好的力量,有人倒地口吐白沫,有人病得醫治,不良於行也可以站起來走路,幫她翻譯的朋友超感動,雖然她聽不懂當地語言,卻對眼前所發生的事超震撼。「福音本是神的大能」朋友告訴她,牧師為了預備講道及醫治釋放,通常得花長時間禱告神,領受聖靈的帶領,才能釋放屬天的能力,成全神的心意。

 

P14 1

受訪者提供


 「給釣竿,而不是只給魚吃!」洪姊妹說,坦國民眾也開始甦醒,她認識的一位坦國女子,跟志同道合的伙伴創辦一個NGO,因著重男輕女,當地伊斯蘭教的女孩14歲就會被父母逼著嫁人,影響受教權及職涯發展,而這個NGO就收容這些伊斯蘭教的女孩,教導串珠手工藝,販賣所得再繳學費去上課,追求自己的夢想。即使回到台灣,洪姊妹對非洲的愛仍不停止。她說,坦國基礎建設差,仰賴火力及水力發電,一天斷一次電很正常,為幫助當地孩子有較好的學習空間,有台灣公益團體打算募集資金,委託她執行坦國建設太陽能教室專案,但案子還在研議當中,盼望能幫助非洲偏鄉的弱勢孩子。


閱讀 17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