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1
魯思豪牧師(中華信義神學院宣教中心主任/美國協同神學院宣教神學博士)
宗教改革500年紀念專題(五):馬丁路德的宣教觀淺釋


 教會改革後期至17世紀中葉的歐洲,在羅馬天主教會政教合一的影響下,基督新教雖已經在歐洲各地逐漸穩定,可是,實際差派宣教士到海外傳福音的行動,卻足足停滯了100多年。主要的原因是,當時主導國際海權的葡萄牙及西班牙,均屬羅馬天主教國家。因此,新教的教會自然無法靠海路赴海外宣教,陸路亦然,僅零星的宣教士能獲得簽證。
 另一方面,新教的教會忙於對抗羅馬天主教在宗教和武力上的進逼,同時內部也有冗長的教義爭端,讓新教的教會無暇顧及宣教。然而,上帝的宣教,不因人的不濟而受阻。從16世紀到17世紀,這段基督新教差派宣教士的「停滯期」,也可視為基督新教,建構符於聖經宣教神學的「奠基期」。以下,筆者列舉新教改革先鋒-馬丁路德的部分著作,來探討路德的宣教觀:
 早在教會改革之初(1523年),馬丁路德完成了「耶穌基督生為猶太人」(Jesus Christ Was A Jew by Birth),鼓勵基督徒向全境的猶太人宣講耶穌基督的福音,不是用逼迫猶太人改宗、或控告他們是流基督血的罪人,或用政經限縮的手段,來強迫他們歸正。路德強調福音宣教的重點,在於「上帝的道」改變人心,不是用人的熱心及手段來操弄宣教及強制未信者。
 但在路德晚年(1543年),他也以極其情緒性的文字,寫成了「論猶太人和他們的謊言」(On the Jews And Their Lies),部分內文的過激言詞(例如:焚其會堂、拆其屋、燒其經典、使之成農奴…以迫使其悔改。)後來成為希特勒用來作為屠殺猶太人的藉口;這是路德晚年誤信謠言和個人偏執的糊塗憾事。許多學者均聚焦於路德向猶太人宣教立場的出爾反爾,似乎「為德不卒」。但卻忽略這篇文章絕大部分篇幅所強調的主旨:「撒但以牠的謊言抵擋上帝純正話語」,路德視猶太教義,猶如撒但的工具(謊言)抵擋上帝的道,這和他年輕時,所強調的宣教聚焦於上帝的道的純正宣講,並無二致。這對今日的教會,或許也是一個屬靈的提醒:撒但確實常常使用許多「類基督教義的旁門宗教」,來蠱惑基督徒。
 路德在1529年「有關對抗土耳其人的戰爭」(On War Against the Turk)和1541年的「以禱告抵抗土耳其人的呼籲」(Appeal for Pray Against the Turks)的兩篇文章中,相當有先見的,提出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崛起,好似上帝的「器皿」,用來教導當時已經墮落的「基督教王國」(Christendom),重新回到上帝的面前。路德(1541年)說:「你們看,土耳其人就是我們的導師(schoolmaster),訓練和教導我們禱告和敬畏上帝,否則我們仍將為所欲為-在罪惡中腐敗還洋洋得意…。」此外,路德也提出以「福音」而非以「武力」對抗土耳其人。
 路德的這些觀點,與中世紀天主教王權意識型態為主流,且十字軍仍當道的歐洲大相逕庭,路德的提醒,挑戰了「以人為中心」的政教思維,也恰恰表達了路德「以上帝為中心」的宣教觀,超越人的意識型態。這些都是從「因信稱義」的發現─惟獨基督為基礎,發展出惟獨聖經、惟獨恩典、惟獨信心的神學─並以此作為宣教實踐的基礎。
 中世紀基督教王國統治下的歐洲,多半將宣教視為教會少數人的英雄式恩召,或者完全未將宣教納入教會的使命中。但路德早在1533年,升天節的第二次講章,即明確的提出「主差派祂的門徒,去世界各地,去到君王貴胄面前,也去到普天下的平民百姓之間,宣講祂的福音…。」路德不只提出這個劃時代的「普世宣教」觀,也指出了明確的宣教內容:「使徒們宣講上帝的道直到地極,他們的接續者,也必須接續這樣的宣講,直到審判的那一天。」何謂上帝的「道」?1545年,路德的「詩篇117篇」講章,明確的指出:「哪裡有非基督徒(原譯:異教徒),那裡就需有福音且使人歸正…上帝以祂的道、祂的洗禮和聖餐保守他們(基督徒)。」顯然,路德的宣教觀和教會觀是結合的,教會牧養與福音宣教猶如銅板的兩面,互為一體:宣講上帝的道(和聖禮)使人歸正、歸正後受差向未信者宣講上帝的道。福音就在二者的良性循環中,擴展上帝的國度。
 從信義教會500年的宣教史上,可以看出信義教會在宣教實踐上的三個主要方法-文字、拓植及移民,這和路德側重基督徒的教育有關。基於親身帶領教會改革的經驗(改革後的教會,需要認識準確的聖經真理和需有明確的信仰告白,以對抗人意及已被滲透了異道的福音)和訪視教區(發現信徒仍是處於屬靈的無學,甚至傳道人也不清楚上帝的道),已經翻譯了德文聖經,而且著作等身的馬丁路德更於1529年先後完成了《教義問答(大問答和小問答)》,包含「十誡、三大信經、主禱文、洗禮、聖餐、鑰匙職與認罪禮」等六大部分;這份教材承繼了基督教二千年的信仰要義,修改了原天主教要義的繁瑣和不適切的內容及教導。
 這本書的出版,不只是教會講台的基礎,也是教導會友認識信仰,及一般家庭傳承信仰給兒童的基本教材。今日,多數教會的受洗班課程及初信造就課程,均以此為教授內容。《教義問答(大問答和小問答)》成了信義教會宣教及牧養的基石。
 路德對禮拜神學的更新(上帝在禮拜中以祂的「道」服事信眾,信眾在感恩中回應上帝的恩典;禮拜是以基督為中心,而非以人為中心)及對聖樂在禮拜中的角色定位(音樂引領人專注於聆聽上帝的道;會眾吟詩體現信徒祭司職;聖樂與禮儀禮拜是基督教會的延續和聖徒一體的展現。)受限於篇幅,本文無法更精細的介紹,但可以明確的看出,路德的宣教觀,不是微觀的著重於單一的基要公式或功能主義。相反的,在當時的處境下,路德確實本於上帝的道,指出了基督徒全人成長的宣教觀:惟獨上帝的道使人得救、道的教導使人認識神、以道為中心的敬拜使人靈性成長,道是基督徒福音宣教的中心。
 從以上簡略的介紹,我們可以歸納路德的宣教觀有下列三大特色:
 第一、路德的宣教神學,看重宣講上帝純正的道(例如:路德視猶太教義是撒但的謊言,混淆上帝的道),甚於宣教的組織、方法或策略。路德的宣教著作,鮮少提及教會的「量」或「質」方面的事。
 第二、路德的宣教觀側重以上帝為中心的宣教,取代以人為中心的作為。鼓勵人完全信靠宣教的主-上帝(例如:路德認為土耳其人是上帝使「基督教王國」悔改的「器皿」),我們是受邀的參與者,應按祂的旨意而為。宣教是上帝為我們做成的事,不是我們為上帝做任何大事。
 第三、路德的宣教觀指出,教會的宣教與牧養是一體兩面的良性循環,罪人因基督的恩召,透過信心接受及悔改,信而受洗的基督徒,在以上帝的道為中心的教導、團契、禮拜中成長,並受差於世,分享福音給鄰舍。
 參酌以上路德的宣教觀的淺釋,讀者或許更能體會約翰福音二十章19-23節及馬太福音廿八章18-20節的意義!


閱讀 25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