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8
劉人豪 博士
黑絨布上的鑽石


 2017年5月24日大法官同婚釋憲文出爐時,對許多基督徒而言是個很沮喪的日子,彷彿那寫著所多瑪、蛾摩拉的厚重黑簾幕對台灣光明的未來開始降下來。執政者希望在限定的時間內對這議題完成各大大小小的修法,猶如坐在踩了油門的高速子彈列車上,往斷橋方向加速衝去。
 其實當全球資本主義國家充滿個人英雄主義,高舉人權大過一切(包含神權的看法)的嘶喊聲下,面對台灣絕大多數不明白聖經真理的人,會走到這樣的結果不會令人意外。
■主流媒體的聲音非主流民意
 全球民主國家政客大多顧慮的是幾年後可否連任。而民之所望之事,雖說是政客最在乎的,但很弔詭的是,「所望」的事情只是在主流媒體喊最大聲,卻不見得一定是真正的主流民意,因為大多數政客們所盤算的是,如何操弄民粹以獲得政權,至於民意往往只是用來推翻政敵的工具而已,用後即丟。
 這裡面也隱藏著很重要的「資訊不對稱」原則。當某些團體有豐富的資金來源,又有革命的熱情,老早就為了某些目的,投入在相關政治、教育、媒體等領域,佈好了樁腳慢慢加熱。(註1)而一般民眾關注的卻只是柴米油鹽,期待物質更豐盛,當個小確幸,頭栽在土裡幻想政府會英明帶領,直到偶而抬頭環視現狀時才驚覺,社會冒出許多不公不義的事情或制度,這時才感覺自己越來越像是那被熱開水煮熟的青蛙。
 從常人的眼光看來,對照一邊是有錢、有策略與執行力從Top down與bottom up上下夾擊的行動,一邊卻是勢力單薄、資源分散,時時處於兵來將擋的被動守勢。這樣的戰局,勝負自然已定,只是時間早晚而已。但是對於一群與耶穌立過約的百姓,卻應該有不同的眼光,正面積極地面對。
■以斯帖的勇氣扭轉局面
 除了為台灣持續地代禱外,我們可以來思索以下幾個問題:
 1.各人生命或婚姻中有沒有活出令未信者羨慕的好見證?
 2.與其用單純的上帝之審判與未信者做沒有平行線的雞同鴨講論述,通常只會製造更大的裂痕。我們需要更多從聖經而來的智慧與一般未信者對話,教會的領袖與神學院可否思考提供更多護教靈糧,系統地餵養當代的神百姓?教會是否也能思考,基於對本土的關懷,而用心研發更適合台灣本土性、處境性的教牧福音策略,取代一昧從國外移植成功模式的「拿來主義」?
 3.既然新的法律與更偏激的倫理教育極可能剷除我們在信仰上的根,自問我們未來的新一代擋得住來自同儕與世界的價值觀嗎?對於我們的年輕世代甚至學齡期小孩,家庭與教會是否願意更花時間,更重視用神的話語來餵養他們,除了讓他們趁早就敬畏上帝,更能裝備他們及時穿上堅韌的全備軍裝來面對更歪曲的世代?
 4.當我們環視周遭環境越來越不對勁時,我們是選擇繼續當一位已經得救受洗的小確幸基督徒,還是激勵自己有當年以斯帖的勇氣,願意付代價,站起來在各人的生活與職場上,靠著聖靈與從祂來的智慧扭轉局面?
 5.當年耶穌與稅吏、罪人同桌,卻改變了這些當年被世人定罪的罪人生命,其中一位還是新約福音書的作者。今天我們看到所謂的罪人時,我們是學習耶穌的樣式,用祂的愛選擇接近、傾聽、陪伴,用我們裡面勝過世界的新生命去改變他們的生命,還是保持遠遠的距離,甚至在心裡用石頭直接砸死這群人?主耶穌不是要我們如羊進入狼群嗎?
 6.基督徒雖然在台灣是少數,卻不乏許多在法政商的專業人才,我們在台灣是否可能打破彼此宗派的藩籬,想當領袖的就當那最小的僕人,彼此謙卑合一,甚至與未信主的專業人士之間有論述溝通的平台,藉此讓執政掌權者與廣泛的一般民眾能清楚基督徒與上帝的想法,凝聚更多主流民意?
 7.當一個明明是主流民意的想法,為何基督徒的抗爭遊行似乎得不到民眾的廣泛回應?原因或許很多。基督教本身全然是一個入世的信仰,如燈置於燈台上、城造在山上:我們自問是否在發光作鹽的入世行動上,已經讓世人體驗不到教會或基督徒對他們有怎樣的存在意義與價值?問問未信主的朋友,記得哪些基督教機構,大概票選出來最多票的可能還是百年前的馬偕與門諾等基督教醫院留下來的祝福。我們可以思想在追求聖靈的恩膏能力外,反問自己可以以主之名為這塊土地帶來什麼實際的祝福,藉此拉近與未信主的朋友距離,也產生影響力?當年天使對哥尼流說:你的禱告和你的賙濟達到神面前,已蒙記念了。(參徒十4)禱告如果表示出世,賙濟應該就是入世,是否也提醒我們信仰生活應該是平衡的?
 8.所羅門說「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一9)看看美國的前車之鑑,同婚法案也是從每一州通過,甚至在歐巴馬政府時代大法官釋憲通過開始。當支持者抓到了法源依據,就可以以歧視訴諸法院等讓反對者噤聲。美國奧勒岡州的甜美蛋糕店老闆克雷恩,拒絕做違背自己信仰的婚禮蛋糕,就被告歧視,被判罰約新台幣472萬元。愛爾蘭貝爾法斯特亞瑟麵包店店長丹尼爾拒絕做蛋糕,也是被控告歧視罪,上訴無效仍被判罰錢。我們如何避免這種事情將來在台灣發生?
 9.加拿大安大略省Hamilton-Wentworth區教育局,公布新政策,規定區內的家長們,不論其宗教或文化信仰為何,今後不再有權讓子女不上涉及同性戀題目的課堂。當小孩的受教權,家長已經沒法自主控制時,家長與教會該如何行?
 10.遇到有同性友人要來教會借場地,堅持請牧師主持婚禮時。我們有哪條法律保護我們自己可以行使自由意志?我們該怎樣先預備?
■教會歷史的啟發
 馬丁路德當年改教時面對艱難的壓力與瀕臨死亡的威脅,支持他力量的來源都是神的話語,以至於他在《致德意志基督教貴族公開書》中有一段話:「其實只有聖經才是我們大家應該在其中工作和勞動的葡萄園。」反思我們各人又投入了多少時間在這本寶貴的聖經話語中,從中得到多少力量來面對這場屬靈爭戰呢?
 初代的基督徒活在性道德極端腐敗的羅馬帝國社會中,周圍充滿誘惑,不亞於今天的景況,但他們堅守身體為上帝之殿的信仰,潔身自愛,善待客旅與奴隸,照顧寡婦、孤兒、囚犯,厚葬死者,彼此資助,以致無人乞求。當年意圖恢復羅馬帝國異教崇拜的猶利安帝,甚至還以挫敗的口氣感慨,因基督徒善待自己人,又向教外人伸出愛心的援手而急速擴展。(註2)因此得勝之道,我們這群早期教會的弟兄姊妹們早就給了我們雲彩般的示範,我們今天又可以從教會歷史中得到什麼樣的啟發呢?
■為時代兆頭向神獻上感謝
 當南北極的冰山一塊塊融化時,人們最多能做的只是延緩,卻無法使之逆轉,讓冰山長回去。某些屬靈的黑暗光景在全球各地,也照著聖經所描述的越來越黑暗,筆者認為因著大多數人硬著頸項,這也是很難逆轉的現象。主耶穌提到祂再來的時候,世代就像是所多瑪和挪亞時代的光景。我們是否該為主耶穌親自的預言警告,對照目前的時代兆頭向祂獻上感謝?對於祂的子民,深信祂的話從不落空,這也是我們的終極欣喜盼望。只是祂再來前,我們是否依然要搶救靈魂,並預備好因著主曾經與我們的立約堅強站立,並且有忍受許多苦,被這世代棄絕的最壞打算,卻仍然保持聖潔,過榮耀神的生活?(參考,路十七25-30)
 每家珠寶店為了展示他的鑽石珠寶,都會放在一塊深色的絨布上,以致於可以更明顯地對照出寶石的璀璨亮眼。黑絨布的存在是為了映照珠寶的美麗,也深信到那日,耶穌也會拾起每一顆在黑絨布襯托下的大小鑽石,擦掉上面的絨毛屑後,顧惜地放在祂永恆的手中珍藏。

註1)美國有一群在華府政壇遊走的專業說客,是很普遍拿錢辦事的民主資本制度下的縮影。一群跨國企業有錢的大老贊助某些理念,透過說客來修法也是眾所皆知。
註2)請參照《台灣教會的淵源》,沈介山434-435頁。


閱讀 61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