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5
◎記者尹箴
成為活石 建造綿羊國


 國度職場使徒中心網路主辦的「國度論壇」,元月5日上午在101大樓台北市國度使徒性協會(TAA)舉行,主題是「兩岸七十年的變局與回應」,講員是蘭斯.瓦納博士(Dr. Lance Wallnau)。
 蘭斯博士是猶太人,集使徒、先知與教師等職事於一身,牧會20多年,成立公司、智庫,為商業投資獻策,是一個屬靈的復興家,他倡導七山變革,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前預言川普會當選。他對職場七山轉化國家及門訓列國很有熱情,期待台灣成為第一個七山轉化國家的典範。
巴別塔的磚塊vs.聖殿的活石
 蘭斯博士指出,為什麼全球菁英份子似乎都以川普為公敵?因為這些人喜歡為自己建構全球統一機制,以「地球村」觀念發展世界經濟繁榮,一切都被建立地球村概念者所挾制。你會問,台灣與中國的關係究竟是怎麼了,這是關於兩個體制的戰役。巴別塔是用磚頭,以人的智慧建造的架構和工程,在巴別塔上層的菁英份子會告訴每個人(磚頭)該做什麼,去哪裡,這其中沒有命定,沒有神的呼召,沒有特別的恩賜、才幹、能力和創意。但神的聖殿都是用活石建造的。台灣可能微小,但卻不是呼召成為磚頭,放在別人的世界裡;「神呼召你們是要成為活石,在祂的靈宮裡,在你們身上的光遠遠超過大國的光。」未來6年,中國要打造出與其他國家完全不同的架構,要全球融入其體制中,為什麼很多富人要出賣他們擁有的來進入這架構?因為他們可以從中獲利。沉睡的教會,現在該甦醒過來!
 所以神說,「不要像愚昧人,當像智慧人。」(弗五15)要尊榮先知,但也不要過於認真看待,西方教會做了很多事工,仍然輸掉國家,所以你要謹慎自己所聽到的是什麼,莫因追求自以為是的天國法則、先知性話語,最終卻失去自己的國家!
 他引用馬太福音十三章24-30、36-43節麥子和稗子的比喻說,稗子是惡者之子,撒稗子的仇敵就是魔鬼。在神期待收割之處,仇敵魔鬼同時也在那裡撒種!神把人撒在田裡,仇敵也把人撒在那裡,因此,你不能再對國家究竟由誰執政無感,因為仇敵所撒的人選會帶百姓走錯方向,唯有神才會用對的人帶人民走對的方向,走錯方向就會進入磚塊世界體制中,走對方向,就成為活石,進入神的靈宮裡。
山羊國vs.綿羊國
 馬太福音廿五章31-46節講山羊國和綿羊國。山羊國中,仇敵魔鬼撒下牠的人選抵制教會的影響力,在綿羊國中,神會安排領袖來攔阻仇敵的作為。神呼召你,不是作個旁觀者,單單觀看和禱告,乃是要投入、參與,邊禱告邊儆醒做工。
 蘭斯博士提到,加拿大受LGBTQ運動強勢影響,校園裡一群激進份子要求學校接受多元性別,教授們須尊重學生根據20種性別光譜所主張自己的性別,否則就是歧視。
 如果神在基督徒中不能找到一人起來抵擋這些,祂可以在世界中興起一個非基督徒先知來。很多時候,神在人還不認識祂以前,就已經運行在人心中。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心理學教授Jordan B. Peterson(born June 12, 1962)就是一例,他是當代教會不願發聲時,神興起願意發聲的先知之一。他學習共產主義,是馬克思思想專家,他看到馬克思的思想是透過大專院校的後門來影響西方世界的;他主張言論自由不得濫用。當學校認為他口出惡言而要求Peterson出席一項會議時,Peterson表示並非如此,他只是拒絕向巴力跪拜而已,Peterson曾立志不為取悅於人而說不誠實的話,他教導學生要明白真理並為真理站立、發聲,「不要說不誠實的話使你陷入軟弱」(Stop saying things that make you weak.)。
 學術界的朋友勸他照當局要求發言,因「那不過就講講(words)而已」。也是聖經學者的Peterson則認為話語在希臘文裡是指logos,現今正是logos與Chaos(混亂)相爭之時,所以,了解教會歷史和真理遠比教會更清楚的Peterson架設了一個直播網站,說明他為什麼不向巴力跪拜,為何不收回他所說的話,約有100萬人看過Peterson的影片,並且繼續訂閱,結果觀眾轉而支持他、捍衛他,凡攻擊他的,他們就反擊回去。
 Peterson在校方準備攻擊他的電視上提出數據顯示,性別只有男、女兩性,並沒有20多種,並指出極權主義和男性主義背後的理論基礎何等敷淺。
使徒性教會的「去」
 蘭斯接著解釋Ekklesia天國議會的運作,是指在塑造國家文化的機構中,在健康民主的社會中,福音自由傳揚在家庭、教育、政府等七山,並使這些山頭因福音化而改變。二戰後的美國之所以偉大,就因此緣故,但美國教會犯了一個錯誤,專注自己增長而與社會文化隔離,認為教會越大就越能把國家帶入復興。
 然而東岸文化漸漸沉淪,於是興起24小時禱告運動,期待透過禱告突破黑暗權勢,使國家復興起來,這是一種欺哄─當教會看到更多的神蹟奇事發生,就有更多代禱,建立更多教會,這樣就可以讓世界改變。
 有一天神感動蘭斯,讓他看見教會興起許多媒體,但只對教會內部說話,沒有多少罪人在看,神問蘭斯,大使命是什麼?「『去』(Going into the world)使萬國作我的門徒。」蘭斯說:「我們卻以為是去到萬國中,在那裡建立教會,台灣不也是如此嗎?過去歐洲也曾如此,…我們以為有了大復興,人們就會『來』(Coming),使教會越來越大,直到遮蓋整個國家。」
 但歷史證明,中古世紀曾有過這種光景,當時教會管轄政治及一切,後來變成黑暗時代,並開始腐敗,因為神沒有要教會管理一切。使徒性教會是回應神旨意,興起整個教會進入並滲透在世界各山頭,就可以在山頂坐首不坐尾,居上不居下,這就是約瑟、但以理、以斯帖、尼希米的故事。神呼召人賺錢並擁有慷慨給予的恩賜,呼召人作藝術家、名人,神呼召人進入媒體、科技山頭,帶出影響力,成為記者、作者、出版商、政治領袖、法官、軍事將領等。
 大使命裡的「去」,是說你要去,去了還要回來,於是有核心教會、地方堂會和延伸教會之分,教會同時是地方性的,也是擴張的。神也喜悅巨型教會,但重點是要在每個山頭植堂,在企業總部、大學校園、政府機關等建立微型教會(Ekklesia),兩三個人聚集時,神賜他們權柄,就會影響國家,並攔阻錯謬價值觀橫行,否則若只專注擴充自己堂會,就會失去國家。
 試想,若你的教會是在鐵達尼號船上,那麼目標不應是讓會堂更大,而是如何使船不撞上冰山而沉船,教會應從復興特會走出來,去滿足社會文化的需要。復興是由下到上,從個人開始,是百姓的運動,改革則是架構性、系統性,是從上、從文化帶下來,現今教會都在改革而不是使各山頭甦醒。
 我們應把復興帶入人心,把改革帶進系統中,使徒性教會應訓練弟兄姊妹,在不同領域中建立Ekklesia,就像但以理在巴比倫,既不能建立教會也不能進入猶太會堂,所以他們在但以理家中禱告,尋求神的憐憫,神就給他們超自然的恩賜,智慧超越尼布甲尼撒麾下術士10倍之多,使他們從政治山頭治理全巴比倫,這是台灣必須快快發展的事,因為感覺上似乎一切都在向下沉淪!
 蘭斯舉一個典型的使徒中心範例,就是英國國會議員威伯福斯(1780-1830AD)。威伯福斯一生為廢除黑奴制度而努力,那時就設立了一個使徒中心,是生意人克拉朋的家,七山領袖經常聚集其中用餐,有政治界、藝術界、商界等等菁
英,聚集分享自己如何影響各山頭領袖。他們討論如何改變社會文化,並付諸實行,威伯福斯生平未開任何一槍就完成改革。使徒中心是各山頭領袖聚集處,帶領國家從山羊國轉為綿羊國,過去教會完全與社會隔絕,但今天弟兄姊妹已被分派出來,只需要啟動而已。我們須快快加入其中,因為已經沒有時間了!


閱讀 44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