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8
◎記者尹箴
以自己的黃金10年 回應上帝的黃金10年(下)


 基督教研究智庫(「基研智庫」)2018年9月成立,是一個服事華人教會的機構,創辦人、台灣神學院系統神學教授林鴻信在接受專訪時,暢談今年2月13日,基研智庫在iM教會舉行的「放眼教會 2020-2030 TABLE TALK」座談會中所談到的議題。

 

事工的優先性
 在「事工」方面,教會如何看待不同事工的優先性,通常會反應在教會所編列的預算,也可以說,看到什麼樣的預算就看到什麼樣的價值觀。例如,教會往往說,教育很重要,但卻很少給教育一個專有的欄位。我國憲法對教育有所保障,規定應當佔總預算的相當比例,而這樣的比重就是在保障其優先順序,所以教會要明白究竟看什麼為重要,這關係到預算的編列。
 在2月13日的座談會中,講員談到教育投資以及人才養成的重要性,然而,雖然重要,但若未被認真對待或分散在不同項目時,就無法檢測教會是否認真推動教育。現在教會多半忙於事工而重視訓練,但訓練不等同於教育,訓練是為了具體事工行動作預備,教育則注重於人的生命、知識以及智慧的成長,二者混在一起時,教育就很容易被忽略了。
 近年來很多人呼籲華人教會要勇於做海外宣教,因為我們在宣教上遠不如韓國教會,但其實在各地的華人教會仍然有些不同,例如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的華語教會,幾乎每年會編列15%-30%的海外宣教預算,而且行之有年,形成習慣,既然教會有此預算的編列,當然會去執行,就會成為教會代禱、關心的主軸,甚至是信徒一起努力的方向。
 事工其實可以反應教會的價值觀,也就是說,什麼樣的價值觀就會編列出什麼樣的預算,而導致什麼樣的事工。

 

動腦筋,問好問題
 林老師特別鼓勵弟兄姊妹,能夠多動腦筋,一個正確的信仰價值觀需要讀經、禱告,但弟兄姊妹不清楚,讀經禱告的領受需動腦筋來整合這件事,而且很容易忽略它。林老師分享他的觀察說,在德國讀書時,教授的正式演講中,學生只能抄筆記,不准發問。一開始,林老師很不習慣,因為這個規定與台灣的學風不同;過了一兩年後才明白,他們認為如果你都不懂,那麼要如何發問?所以應該認真學習後再提問。這種看法引用在教會也一樣,一般會友總覺得年輕人什麼都不懂,問什麼問!這種態度並沒有鼓勵性,換一個角度思考,如果不好好學習就不應發問,那是不是由學有專精的人帶頭發問,提出好問題來替代指責他人「問題問得不好」?哲學家維根斯坦曾說,當問題被問出來的時候,答案就不遠了;這是何等有智慧的話,好的問題指向好的答案,問題越深入,就如挖礦一般,越能找到方向,答案就不遠了。
 另一方面,林老師鼓勵教會中按時讀經禱告、有經歷的、比較成熟的基督徒集思廣益,進入20年代前,先動腦筋,再展開行動,而不是未經思考就奮力向前地舉辦各種活動。他強調,活動是沒有思考性的,是重覆的,運動則是有思考性的。先動腦筋,讓教會的腦筋是活絡的,比較能夠把聖經領受的,禱告領受的,去面對並聚焦在現實環境中真正的問題。

 

教會健康增長、著眼未來
 林老師鼓勵大家思考兩方面的問題,第一,教會是否健康,第二,把眼光轉向未來。一般而言,包括會友和教會媒體在內,多半較關心教會人數的增長,受洗人數的多寡,這些數據當然重要,就像健康檢查的報告一樣,都是數字,但數字應該呈現出教會的健康增長,而不是數字本身,把健康概念加入就會注意到不同的數字之間應有平衡,甚至不能只考慮到量,也必須考慮到質,量與質的平衡組合才是健康,相信真正健康的教會才是20年代被上帝使用的器皿。如果本身不健康,不拖累別人就很幸運了,還擔心遇到各種世界潮流的演變,是否有足夠的力量保住自己?因此建議教會,以健康作為重要指標來遵循。
 此外,教會比較容易回顧過去,例如比較多見教會在慶祝週年,較少注目未來,究竟教會要走到哪裡去?如果對未來的思維薄弱,可能會成為強調傳統的信仰團體,但會缺少未來的異象;面對未來的黃金10年,教會的健康和未來都很重要。

 

信仰的投入性反思
 至於個人的信仰之路,有什麼方式可以鼓勵弟兄姊妹更多動腦筋,找出問題來?林老師說,他教導神學數十年,理解到神學就是信仰的投入性反思,基督徒的信仰反思可幫助我們更認識自己與上帝。人需要適度抽離自己的現況來看自己,但信仰又需要投入,這就是所謂「投入性反思」,既能投入,又能稍微抽離,成為一個會檢討自己的人,這是基督徒需要有所裝備的一塊。此外,基督徒需要讀基督教的一些名著,幫助自己增進投入性反思的能力,懂得問未來的問題。

 

社會溝通─新媒體
 在2月13日座談會所談的第三個議題是「社會溝通」。關係的建立須透過溝通,教會與社會溝通之前,要先了解傳統的溝通方式已跟不上時代,時代不斷演變,現代人受網路媒體很深的影響,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新媒體,影響人們的生活至鉅,很多人一天花在手機的時間超過10小時,當我們期待教會與社會有良好的溝通,卻不使用這些媒體,就無法真的與社會碰頭。
 更值得注意的是,新媒體造成更強的個人主義,形成一種不需要中心思想的思維方式,意思是說,當人擁有一隻手機時,他就成為這手機的主宰,不自覺地在培養他的自我中心,他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經歷到非常多事情,對他而言,生活有沒有焦點、重心似乎沒有那麼重要了,生活就好像一幕幕,不一定有連貫性的畫面,只要這些畫面不斷出現,那就是生活。
 不了解新媒體,教會就不會了解現代年輕人的特質,也無法據此與之溝通,即便進行溝通,也不會有效果。

 

蒙恩的罪人vs.強者的價值觀
 基督教信仰與社會溝通時,要注意與世界價值觀是不同的,世界的價值觀鼓勵大家作強者,但基督教告訴我們,真理往往在脆弱的一方,耶穌基督最大的啟示是用祂在十字架上受苦受難來表達,最深的愛是自我犧牲的愛,如果我們不能掌握二者的不同,而把自己塑造成強者,例如,把自己打扮成100%純潔的聖徒,就是強者,這麼強勢的出現,反而引人反感。
 如果我們回到基督教信仰本質,會發現當我們誠實面對自己時,更貼切的自我描述應該是「蒙恩的罪人」,以罪人蒙受神恩的身分出現,更有說服力。同時也因為世界的潮流,可能會修改福音,因此,基督徒作見證,成功的見證佔多數,例如生病的恢復健康;破產的重拾財富;夫妻吵架後現在家庭和諧。讓人有一個錯覺,認為基督徒在世上一定是一切平順。其實還有一些經歷是不一樣的,例如生病經過禱告,未蒙醫治,最後去世,但他見證了把自己交給神以後,得到前所未有的平安喜樂;或者破產者禱告,不見起色,但得到世人無法理解的安慰。
 基督教信仰要見證的是在順境中有福音,在逆境中也有福音。所謂的脆弱性,就是在講逆境,我們講順境,很可能是被世界的價值觀牽著走,因為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照世界的標準,是一個失敗的例子,但祂卻是最感動人心的力量來源。
 林老師談到基研智庫的五個任務REECA:一、進行奠基於扎實的學術研究(Research);二、推動社會教育而教育社會(Edification);三、開發各級神學教育資源(Education);四、建立各種人才、資源、服事及活動的聯繫管道(Connection);五、舉辦各種理念推廣活動(Action)。他說,讓我們禱告上帝,能夠提前覺醒,知道前方有黃金10年,尋求神要我們做什麼,不錯過這重要的10年,讓我們也有一個認知,就是願意讓我們以自己的黃金10年來回應上帝的黃金10年,我們要學習、裝備,讓我們教會處於最好、最健康的狀態,裝備自己有黃金10年的生命,來迎向上帝給我們黃金10年的挑戰。
(全文完)

 

p5 1.1

▲左起依序為周學信、彭盛有、莊信德、松慕強、林鴻信、陳寬義、董家驊、譚國才及莊育銘。主辦單位提供


閱讀 113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