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8
娃柔
丈夫講道時


 多年前在美東,丈夫在教會任執事之職,他第一次講道時有些緊張,前一晚一反常態地輾轉反側,一會兒說太熱,一會兒要開窗,弄得我也跟著緊張。經過一些年日的操練,後來丈夫上了講台,神色自若,滔滔不絕,而我替他「緊張」卻有增無減。
 通常在丈夫講道的前一日,我會緊迫盯人地看住兩個活潑好動的女兒,深怕她們的嬉鬧聲會打斷了丈夫的思路。講道前,不敢懈怠地迫切為他禱告;講道時更全神貫注以禱告之心情來聽道;通常他講道後,我會有輕鬆無比之感。
 在某次的主日證道中(講題是:溫柔的人有福了),丈夫提及「幾年前在東岸一次大雪後的清晨,妻子幫忙剷雪。上班途中,在車上,我默默思想:『還好太太幫忙剷雪,為什麼她要幫我剷雪呢?她也要上班,還要照顧孩子穿衣。為什麼她會嫁給我,如果嫁給醫生或大老闆,就不用這麼辛苦地剷雪了』。又想到一位傳道人的妻子曾說:『有時看到你太太,覺得不公平,她很能幹,但現在都被你蓋住了。』我越想越感動,實在不是我好,乃是神特別憐憫我。妻子見我不說話,便問我在想什麼?我忍不住問她:『為什麼要嫁給我?如果嫁給醫生就不用剷雪了。』那知妻子卻回答:『我就偏要嫁給你麼!』實在並非我好,也並不是我太太有什麼好,乃是我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在神面前我是貧窮、有罪的,一切都是神格外的恩典;我再也沒有資格要求別人為我做什麼,只有存感恩的心彼此過生活。」
 那天我被神的靈充滿,一進教堂就很受感動。當聽到丈夫在講上述的見證時,禁不住盈眶的淚珠,顆顆滑過面頰,跌落衣襟。幸好那天在詩班,是坐在第二排,低頭閉目,不致引人注目。能嫁給丈夫,實在是一件多麼值得感恩的事。他愛神愛人,愛妻顧家且疼女。由於他的吃苦耐勞,替我分擔許多家事。婚後,他為我烹煮美味可口的食物;坐月子期間更燉了當歸雞給我大補一番。他常為我買價廉物美的衣裙、皮鞋、手錶…。在喜樂時,他分享我的歡樂;在憂悶時,他想辦法替我解憂。丈夫曾對好友們說:「我深以我妻為榮(I am very proud of my wife.)」這讓我存記在心,既然丈夫以我為榮,我就不能讓他失望。在靈程上,他是 我的良師益友,由於他的勉勵、教導與扶持,讓我們能攜手往前。
 我記起在東岸時那無數個下雪天,通常雪一停,我就穿戴整齊地外出剷雪(手套、厚帽、圍巾、長靴全副武裝起來)。曾聽人說男人剷雪容易心臟病發作,也易扭傷腰背;而且雪剛停,雪地鬆鬆軟軟的較易剷。當把滿剷子的雪向空中拋去,剎時在陽光下閃亮銀粉紛紛落下,那情景十分動人。通常剷了一會兒,丈夫會加入剷雪陣營。剷完雪後滿身大汗,身雖疲憊,心卻充滿喜樂。能為心愛的人做點事,怎能不喜樂?
 溫柔的人是不站在自己的地位要求別人的人。一個真正溫柔的人是看不到自己的人。溫柔的人必承受地土,他不受地(潮流、制度)的控制,而能控制這世界;他心中必得平安,且真享受這安息。
 真盼望我在主裡是一個全然溫柔,沒有自己的人;求主讓我所做的一切事奉都是做在主身上,這樣我不僅能服事,且真享受所有的服事。
 時光似劍,如今距離丈夫第一次上台講道,已超過30年了!現在丈夫講道、教課,我仍為他迫切禱告;他用對付過的生命講道,我用對付過的生命禱告;「夫唱婦隨」的服事,越走越明。


閱讀 368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