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9
文/李菽霓傳道(新莊工福)
用手語傳愛的母親

陳慈美師母。受訪者提供


她雖然自己只生育一個兒子,但卻有教會中許多孩子…
她懂得這些孩子們的心聲…
所以,這些孩子當她是母親,常向她吐露心聲,她也一路無怨無悔地陪伴他們成長。
 「師母,妳怎麼學手語的呢?」之前訪問過吳信蒼牧師,就對師母陳慈美流利的手語十分佩服,並好奇她怎麼學的呢?
 「因為手語是我的母語,我的父母親也是聾人。」陳慈美如此回答。
● 手語是她的母語
 陳慈美的父親4歲時因為日本腦炎發燒,導致聽不見。母親是7歲時,因外傷導致一邊耳朵聽不見,早年台灣醫學不夠進步,沒有提早治療,只把她送到台南啟聰學校就讀,儘管她應該有聽聲音和發音的能力,卻因為沒有被教導啟發,所以不能說話。
 所以,陳慈美從兩歲開始就會用手語,很自然地成為父母親對外的溝通代言人。不少教會長輩都認為上帝會使用她的恩賜,成為手語福音的器皿。外祖父年少時跟隨巴克禮牧師,所以母親娘家的長輩有在教會中擔任長執,她因為從小在高雄新興長老教會長大,曾經一段時間在教會擔任幹事。
 當時帶職傳道的吳信蒼,每月有兩次南下服事,常與擔任手語翻譯的陳慈美有同工機會,殘障關懷中心主任的陳博文牧師鼓勵說:「你們要不要考慮交往看看。」
 當時,吳信蒼即對陳慈美有好感,但因為她是「聽人」(聽力正常的人)而不敢追求。於是,他們決定先各自回去禱告,對陳慈美而言,自國中起就為自己婚姻禱告的她,深知未來的另一半必須要能接受她的父母親,因此在教會大家的祝福,和雙方父母的肯定之下,這對很有「夫妻臉」的年輕人,就「動手」談戀愛了。
 婚前,吳信蒼與陳慈美分別居住在台北、高雄,一個月只有兩次見面機會,也不便用傳真方式表達愛意,見面時又多是聊教會的事,真不知這樣怎麼培養感情。沒想到在一次搭車回東港老家的客運上,吳信蒼突然向她比出「求婚」的手勢!在公車上,沒有鮮花,整個場景一點都不浪漫,但陳慈美心中浮現一句話:「耶和華啊,我曉得人的道路不由自己,行路的人也不能定自己的腳步。」(耶十23)他們的戀愛,其實也從結婚後才正式開始。
● 成為丈夫的幫助
 陳慈美生長在南部聾人的家庭,吳信蒼生長在北部的大家庭,兩人的個性、溝通表達方式、原生家庭信仰背景都很不一樣。但是,結婚後兩人認識越深,就愈發現另一半的優點,她發現丈夫很會照顧人,兩人意見不合時也很願意傾聽,兩人可以「無所不談」,這正是婚姻中真正的愛情。
 1994年,吳信蒼回應上帝的呼召獻身報考台灣神學院,前後8年時間,陳慈美就成為他專屬的「翻譯」一起上課,將老師所教的即時翻譯給吳信蒼,課後還和先生討論。那時,他們剛出生的兒子,也陪著父母親一起在神學院裡成長。
 吳信蒼感恩地說:「我無法跟其他同學有一樣的學習速度,但就像龜兔賽跑裡的烏龜,很感恩最後能與同學們一起畢業。」在這過程當中,他非常感謝上帝預備最棒的妻子成為他的幫助,一路陪伴他成長。
 特別在他父親事業破產時,他已就讀神學院,孩子也才剛出生不久,卻要背負父親百萬的債務。從微薄的傳道薪俸抽出五分之四償還,剩下的錢還要一家人生活,但陳慈美說十一奉獻不能減少,如同聖經:「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瑪三10)感謝上帝的預備,透過教會和弟兄姊妹的奉獻,他們竟然能豐富有餘地度過那段日子。
● 各盡其職建立教會
 吳信蒼在中華聾啞福音基督教會受洗信主,之後他積極、熱誠地服事上帝和傳福音,1992年設立博愛手語教會後,他在許多牧師的鼓勵下,1994年考進台灣神學院,接受裝備造就8年,從學院部至研究所的學習,克服許多的學習障礙。
 吳信蒼、陳慈美夫婦育有一子—岱軒。岱軒幼兒時期就能用簡單的手語與父親溝通,成長過程中就會使用台、手、華語三種語言,成為吳牧師對外溝通的另一位好幫手。他們的家庭和一般牧者家庭一樣,全家三人也都同心投入教會的服事。
 陳慈美表示,雖然自己只生育一個兒子,但卻有教會中許多孩子,他們和她一樣來自聾人的家庭,所處的環境氛圍比較閉塞,和外面的世界有很大的不同和衝突,這些孩子多少都有傷害。她懂得這些孩子們的心聲,也會幫助他們的父母完成孩子們想外出旅遊的心願。所以,從兒童主日學開始,這些孩子就和岱軒一樣,當她是母親,常向她吐露心聲,她也一路無怨無悔地陪伴他們成長。
 陳慈美真是上帝為吳信蒼特別預備的妻子,她從小就會手語,懂得聾人的心聲,明白聾人的家庭氛圍,又曾任教會幹事清楚教會行政,所以當吳信蒼全職事奉時,她不用特別被訓練,就完全可以成為丈夫的幫助者。吳信蒼也是上帝特別為陳慈美預備的,他不僅是敬虔、順服上帝的人,也是溫柔、體貼妻子的丈夫,是她從少女時代就禱告祈求來的良人。


閱讀 78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