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7
文/潘榮隆牧師
一代大師典範:紀念陳希曾老師

陳希曾老師。本報資料照


 接到陳希曾老師榮返天家訊息,我們相當心疼、不捨。
 陳老師是我在清華大學的同事,也是我們家的釋經學、屬靈的啟蒙老師;我們夫婦也是奉陳老師之命結婚的。於私、於公,陳老師都是我們最敬愛的屬靈長輩。
 陳老師開啟了我們(事實上,也是當代華人基督徒們)屬靈的眼光、眼界,堪稱一代屬靈大師,他留下的典範(Role model),也會在華人教會永遠迴盪,讓一群群愛主的弟兄姊妹們,可以不時地從他的資產裡(Legacy),得到驚奇的靈光一閃(Serendipity)─陳老師是神給華人教會永遠亮麗的禮物,他起始的服事模式,是一首新的教會史詩(Epics);陳老師是一位令人永遠懷念的傳奇(Legend)、屬靈的巨擘。
 1985年,當我還在清華大學擔任學生團契輔導時,有一天,聽說我們物理系來了一位客座物理大師,是基督徒。那是校園荒涼、沒有學者願意返國服務的年代,有基督徒老師回國任教,是天大喜事。我們立刻找學生,邀請他來給個Talk;見證、講道、分享都可以。沒想到,陳老師一出手就說,他來帶大家一起查經;他願意帶領我們查考《約翰福音》。第一次聚會,他開了尊口,我們立刻驚為天人,神真是恩待清華,從天上給了我們一個最美的禮物─陳老師來到我們當中,親自教導我們。在陳老師還沒有公開講述他的《細說約翰福音》或出版《默想約翰福音》之前,他就帶領我們鳥瞰了《約翰福音》,我們近水樓台先得月,是何等有福。
 陳老師開啟了清華的讀經熱,尤其他是個科學人,他的解經模式與過去傳統的或是神學院派的釋經法有所不同,讓以理工為志的清華學子,有一種親切、似曾相識的感覺,很快就能吸收、接受,並學習與應用此模式而得到特殊的亮光,使信心、真理與靈命大為猛進,影響很多基督徒學生,一生對於聖經研讀的興趣與查考功夫。也激起我們後來請求華神的林道亮院長,親自來清華教授我們釋經學,打下更堅實的聖經研究基礎,成為那一代清華基督徒學生的特色。
 青年學子是陳老師心中最大的負擔,培養年輕的Bible Scholar、聖經愛好者,是陳老師心之所繫。陳老師看我是清華最年輕的教授,希望我加入他的團隊一起服事青年人。其實我只是一個芋頭和蕃薯都分不清楚的生物學教師,傻呼呼的就被他的熱心感動,信口答應。每次在會前有幸和他(以及團隊中的同工)一起禱告,他不以我此道不精,居然敢讓我在下午場,面對千人的聚會,大膽要我上台講解聖經,使我感到受寵若驚,從此我讀經更是戰戰兢兢、小心謹慎,唯恐害了他的聚會。對於初出茅廬、少不更事的年輕基督徒,他的信任、他的大肚,願意容讓講台給一個後輩,我終身感激不盡。我今天還能在講台上服事主,陳老師是我的啟蒙老師。

 

P11

 

 陳老師因有嚴謹科學訓練、長期深入研究的背景,他閱讀廣泛,又敏於使用不同工具或研經方法,將之應用於各種講道,使他能讓聖靈流暢的將講座內容處理得多采多姿。他一再要我們勤於研經、下定真功夫,對於字句結構更加細膩、關於整本聖經來龍去脈更能熟稔,而永遠把焦點放回基督、十字架、生命的功課上。陳老師還喜歡以物理學家的角度審視聖經中記載,譬如,他對於聖經中數字之敏銳、科學現象的解析、地名人名乃至動植物之隱喻,都有精深而系統性的研究,巧妙、精準地放在他的講道中。無怪乎,他能博得眾弟兄姊妹、聖經愛好者的喜愛。
 不只在講台上分解聖經真道,陳老師更側重「課後服務」。他知道,單憑一場聚會無論再怎樣震撼靈魂,還是不夠的。要讓講座裡帶出的感動融入聽眾生命,最好的辦法就是,與其送魚給人,不如教人們自己釣魚─他要我們聚完會後,分組研經、交心得報告。那些年,在沒有電腦搜尋工具下,我們讀完了聖經中所有動植物、礦物、人地名,比較過兩次聖殿的建造、許多關鍵字…等等。這是我在清華教學研究外,最用功的一段日子。他還幫我們列出一長串的聖經工具書,從字義字典(如各種Word studies、Vine的字典)到釋經方法學(如威廉‧史考基W. Scroggie的《四福音書導讀》案例)真是讓人一生受用不盡。
 陳老師教導我們最重要的其實是,生命讀經法。陳老師本身就是這種讀經法的範例。有關陳老師的生平,我們所知不多,只知道他簡單的學經歷;他極少在講道中自述,我們也不便問起。但他為何對於聖經這麼熟悉,引經據典、信手拈來,似乎輕而易舉(Piece of cake)?有一個傳說,因為陳老師十分用功又從事高深的物理研究,以至於一度把眼睛給弄瞎了。在他瞎眼的那3年期間,陳師母每天為他讀聖經,為愛朗讀,一個字、一個字唸給陳老師聽。在徬徨無力下,像偉大的瞎眼詩后芬尼‧克洛斯畢(Fanny Crosby)一樣,聖靈開啟陳老師的心眼,聖經中每一個字深印在他看不見的眼簾裡。當聖靈親自醫治他的雙眼、恢復視力,在他厚重的眼鏡片後,是整本無法挪去的聖經,記滿了基督的愛、師母的愛,以至於他能愛所有他的學生、聽眾、讀者;因他昨日眼瞎、今日重見了主,他深愛著與他同工的我們。

 

P11.1

 

 有一天,我們上完了《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陳老師對我說,我可以和某位女同工結婚,因為他在禱告中已經看見了。What?她是誰?我自己都還搞不清楚。在陳老師的會前禱告團隊裡,我們真的很單純,除了禱告守望,都不知道其他事情─這是我們在陳老師團隊裡最喜樂、也是我深愛這個團隊的特色:單單愛主、事奉主。我只知道負責代禱者是一位女學生,也是團隊中唯一的女性,聽說她是陳老師在門徒訓練中心課堂上成績第一名的女同學,故特別允許她加入團隊。我們彼此都沒有印象,但因為陳老師吩咐,我們就順服屬靈長輩,認識不到三個月,便乖乖去結婚。這女學生,就是後來以釋經學模式,從事各項事工的潘劉玉霞牧師。她往後事工發展能夠與眾不同、大有能力,其實很大一部分是奠基於陳老師過往對她教導的基礎上。所以,她才在聞知陳老師榮返天家的第一時間發布哀悼說:「陳老師留給我們的典範、影響、栽培與帶領,只能在更多他過去的訓誨中,繼續往前。誠如他曾說的『站在先人的肩膀上』往上看的更高、更遠。謝謝主,給我們曾有這樣的肩膀,我們也期許自己,能成為他人的肩膀!」
 有人說,一個大師的殞落,猶如一座圖書館遭逢焚燬。陳老師雖然已離開我們,他的教導、他的精神、他的影響,卻永遠在我們中間。陳老師是我們永遠的老師。
 陳老師,我們永遠深深的愛您!


閱讀 50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