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9
陳怡馨
關係的修復


 父親在2017年8月6號凌晨過世,當時的面容相當的安詳,好像睡著了一般。
 星期日當我醒來時,我發現躺在床上的父親已經沒有了氣息和心跳;於是,趕忙打一一九求援…當知道急救也救不回爸爸後,按著父親的遺言,我放棄無效的急救。
 回想起來,父親的離世,讓我有失去親愛家人的心痛之外,另一方面,我卻感謝上帝藉著父親生命做了奇妙的事,彰顯出上帝對義人後代的恩慈。
 可能是小時候有被強迫上教會的經驗,父親逃避認識耶穌6、70年,但在上帝奇妙的恩手中,在2017年3月28日神蹟般地受洗歸入主的名下。雖然他當時已經罹患肺癌,但一直到離世前,父親並沒有遭受太多疾病的折磨與痛苦。
 父親離世前的4個月,我從台北到台南接手照顧父親,為父親預備比較健康、自然的食物。父親從需要吃開胃藥吃飯,變成連吃藥也吃不太下的情況,逐漸進步到沒吃藥也吃得下飯,甚至有時候還會喊「餓」(我都笑他一點兒也不像癌症病患)。
 另外,父親也從原本天天需要使用氧氣機,到完全不用氧氣機幫助便能正常呼吸,而這樣的狀況延續到他離世以前3個星期,突然他再度需要使用氧氣機才有足夠的氧氣呼吸。這次,他被診斷罹患了肺炎,健康狀況在幾週內超乎我們預期地快速惡化。
 重視美食的父親,到過世前都享有吃方面的口福,甚至在過世前,還吃到新竹尖石鄉司馬庫斯野生的黃金水蜜桃、原住民特有的野菜湯(這兩樣都是比有機更好的自然農法生產的),故鄉溪洲的芭樂和台南的有機黃金果等。會吃、懂得吃的父親,是味蕾飽足地被上帝接回天家的,相當令家人感恩。而我在整理遺物時,發現父親20幾歲的體檢報告,父親肺炎時住院的體重,與此報告只差了1公斤多。
 上帝是如此恩待我們,回應了幾年前我為父母親的禱告:「讓我爸爸媽媽在睡夢中或禱告中自然地離世,不要遭受太多痛苦,特別是長期臥床的折磨與痛苦。」感謝神!在爸爸身上,我親眼看見上帝以恩典回應了一個小人物的請求。
 另一方面,我很感謝母親成為我照顧父親的支持力量,在這4個月中南北奔波,好讓我有喘息的時間。
 我不認為自己對爸爸的照顧比媽媽遜色,但其實,爸爸最喜歡媽媽來照顧他,雖然他們兩個已經離婚那麼久了。
 在這段期間,媽媽先跟爸爸認錯道歉;之後,爸爸在聖靈光照下,也放下男人的自尊,向媽媽認罪,兩個人彼此認罪互相代求。
 有幾次我進爸爸房間時,見到他們兩個人手牽手,一起抬頭望我。幾乎每次,我都會覺得自己是個超級電燈泡,在爸媽的兩人世界裡很多餘。雖然4個月中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我在照顧爸爸的。
 這讓我想起自己小時候的無知,當時覺得媽媽很偏心,每次爸爸回家時菜都煮得特別好,我還曾因此向母親提出抗議。現在想起來真好笑,我竟不認分自己是因為他們倆人的愛情才迸出來的,還想插隊成為媽媽的VIP!
 原來,他們的關係是那麼地緊密,緊密到有時候連兒女的出現也是多餘的。
 爸爸骨灰安放在溪洲樹葬,他曾提到死後想要和媽媽葬在一起;而這幾天,我跟媽媽談到這件事時,媽媽也表示答應,願意將來安睡於溪洲。我想,這就是爸媽的夫妻之愛,好比聖經所說的:「愛情如死之堅強,嫉恨如陰間之殘忍;所發的電光是火焰的電光,是耶和華的烈焰。愛情,眾水不能熄滅,大水也不能淹沒。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就全被藐視。」(歌八6-7)


閱讀 104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