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9
愛麗思特
回家


 窩在兩坪大的小小房間裡寫作,起身、坐下,都需要側著身、吸氣,小心挪動身體,然後跨過單人床與電腦桌前面的椅子,才能進出或坐下。兩歲多的小姪子不時會闖進來,姑姑長、姑姑短的,好奇的探索我擁擠房間內的每件物品,他總要一個個拿起來問:「姑姑,這是什麼?」、「那是什麼?」。現在,這一切對我來說,竟如此美好!
 我知道許多弟兄姊妹受洗前,可能正面臨生命中特別的問題,因經歷了神大能的恩典,生命被翻轉而決定受洗。不同於這些戲劇性的經歷,我是在2010年8月受洗,當時並不是面臨什麼重大的困難或危機,只是因為兒子同學的媽媽邀約去教會,就去了,慕道約一年後受洗。然而,受洗後,才是生命被神大大整修的開始。
從驕傲到謙卑
 我經歷了神在職場中的修剪─從驕傲到謙卑;因著神的愛,才有能力學習饒恕─把自己從黑暗中救拔出來;神為我安裝翅膀、擴張境界─為創業預備;領我進入曠野,經歷創業初期的艱辛,熬煉忍耐與等候應許的信心;現在,正是黎明之前─看見神使萬事互相效力,為要領我進入應許之地。施恩典的神,張開大能的膀臂,在我生命中動了許多奇妙的善工。
 「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 (弗三20)
 神垂聽我們的禱告,並且成就超乎我們所求所想的,連我沒有祈求的─與家人關係更緊密的這一項,祂都為我納入祂的計畫中。
好長、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是自己一個人過生活。即使是過年,也是回家吃完年夜飯就離開了。生活就是每天上班、加班、下班、出差中度過。為了更高的職位、更多的薪水,我盡力在工作上求表現,休假的時候我就只想要獨處,想要一個人安靜思考的時間跟空間,我盡可能的自我進修或讀經、上裝備課,因此錯過許多與家人相處的時間,有時我甚至忘了我還有家人。
病痛的啟示
 2016年8月開始到2017年年初,我經歷了右手臂不明原因的疼痛,無法舉起。跑了很多醫院、看了不同的醫生,每個醫生都當我是五十肩,安排我做復健治療,但反而每況愈下。過去,再簡單不過的紮馬尾、綁頭髮的動作,都讓我劇烈疼痛。
 2017年3月,輾轉來到馬偕骨科,醫師從X光看到手臂的骨頭裡有一個地方被侵蝕了,及時為我安排了核磁共振的檢查。發現胸部乳房裡與手臂的骨頭裡面分別都有腫瘤,懷疑是乳房腫瘤中不好的細胞轉移到手臂,侵蝕骨頭造成手臂疼痛。我知道良性腫瘤不會轉移,惡性的腫瘤若有轉移現象,通常也是發生在中、末期。突然意識到自己可能剩下不多的生命了!為確認病情,需要由乳房外科與骨科腫瘤科各別再做進一步的檢查。胸部腫瘤要開刀切片化驗,並做乳房腫瘤攝影;骨頭要做全身的骨頭核磁共振檢查等。
 我做核磁共振檢查的部位,是必須把雙手舉到頭部的位置,並要維持至少30分鐘不能移動,否則前功盡棄。為了不讓我亂動,我被固定在檢查床上,然後送進像太空艙一樣的狹小空間,真的是動彈不得。我其實連要摸到自己的額頭都有困難,遑論要我把手往上舉過頭。檢查的姿勢讓我的身體彷彿正在被撕裂,劇烈的疼痛讓我的眼淚潰堤。
 事前我完全不知道是這樣的情況,所以我是自己一個人去醫院。生命中大多數的時候,為了不讓家人擔心,我總是報喜不報憂,我選擇自己一個人面對困難,這次也一樣,我想等一切都確定了再跟家人說就好。但那個痛超過我自以為能承受的,止不住的眼淚讓我懊悔地問自己:「需要這麼勇敢嗎?」也埋怨神,我覺得我是被迫勇敢的,但為什麼在這種時候,我卻還是一個人?!走出診察室,我想我知道被五馬分屍是什麼感覺了!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撕裂般的疼痛加上孤獨感的侵襲,一向堅強的我,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
 經過一長串的各種檢查與折騰之後,最終的報告在4/26出爐,乳房外科醫生說是良性的纖維瘤,並且不會有癌症的風險;骨科的驗血報告也說一切正常。乳房外科的醫生納悶表示,若不是因為癌細胞轉移,我的手臂跟肩膀怎會僵硬如此,他還說改天要跟我的骨科醫生好好聊聊。
 我想或許是因為許多弟兄姊妹為我迫切禱告,雖經歷許多折磨,最後什麼事都沒有。至今,造成我手臂疼痛的原因仍然不得而知,但一度彷彿面臨生命盡頭的經歷,卻讓我對事物有了不一樣的觀點。我其實並沒有害怕死亡,而是在想,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如何在有限的生命裡把握時間,去做那些自己一直很想做,卻還沒有去做的事。

 

P14 3


短宣的感動
 神並沒有要取走我的生命,但祂讓我經歷這些,這當中應該有一個功課要學習。生命掌握在神手中,我們能做的就是好好把握現在。以前總想著先工作賺錢,其他的事等我有空─等有空再跟家人吃飯,等有空再…。但現在,我想把握現在,無論擺在我眼前的是什麼,我都想好好去感受。
 七月初我參加了高雄匠愛家園短宣隊,我想,若不是生病的經歷,我可能不會參加這次的短宣。在第二天晚上,我們為她們做手部護理的服事,標準的SOP需要與被服事的人十指交扣,為對方做手部按摩。我心想:天啊!我都沒有這樣為我自己的母親按摩,現在居然要為一個陌生人做這樣的服事!當我去為那位阿姨按摩手指時,心裡有聲音在對我說:「如果妳都能這樣服事陌生人,那妳自己的母親呢?」
 這個聲音在我內心產生很大的衝擊,即使回台北過了一週,心中仍然激動著。我覺得神要我搬回家,跟家人更緊密的連結。我要搬回家住嗎?如此一來,我必須捨棄三分之二的東西、捨棄三分之二的獨處時間、捨棄三分之二的活動空間,我願意捨棄嗎?又再過了一週,我跟神說:「好吧!我願意!但,主啊!祢其實可以好好跟我說,只要我清楚這是祢的旨意,我會順服,祢不需要給我這麼悲慘的經歷吧!」神說:「妳會嗎?」我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好吧,不會!」(神果然比我們自己還了解我們。)
 當我決定搬回家,媽媽跟弟弟就開始收拾家裡,騰出讓我放東西的空間。回家之後,媽媽什麼都幫我弄得好好的,需要什麼,我只要喊:「媽!」父母是神為我們預備,代替祂在地上照顧我們的人。俗話說:「有媽的孩子像個寶。」我居然現在才懂!
 耶穌來就是要修補關係。修補人與神的關係,修補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關係對了,神的祝福就能臨到人的生命中。
 每一個苦難的背後,都有一個神恩典的計劃。以前,我總是抱怨汐止太潮濕、家裡空間太小、汐止太遠等等。但現在這一切對我來說,竟如此美好!


閱讀 97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