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3
鞠育莉
那年我搭上 聖靈復興浪潮的列車


 聽章啟明長老傳講2018是天使造訪的一年,憶起我第一次被聖靈充滿是在禱告山,經歷聖靈光照認罪悔改之後,被聖靈充滿澆灌,心中覺得很甘甜,人也變得很渴慕神。然而那時眾教會對聖靈運行之事,似乎有很多意見。使我不敢努力追求,因此沒有搭上這班復興浪潮列車。
傷痛的鎖鏈斷開
 1987年我從台北調職到台中又經歷婚姻的破碎,人生走到谷底。常常心中悲痛哭泣,此時神差遣一位李姊妹帶我去參加海格牧師的特會,聚會中我從敬拜開始就一直哭,直到牧師上台講道,我還是不能停止流淚。牧師就向我走來,並用知識性的言語對我說:「惟你以色列我的僕人,雅各我所揀選的,我朋友亞伯拉罕的後裔,你是我從地極所領來的,從地角所召來的,且對你說:你是我的僕人;我揀選你並不棄絕你,你不要害怕,因我與你同在…」(賽四十一8-10)感謝主,聽到這些話語心中頗得安慰就不哭了,同時內心深處有股莫名的平安湧上來,那傷痛的鎖鏈斷開,整個人就變得很輕鬆自由。回程中一路騎著車,嘴裡哼著剛才聚會敬拜的詩歌,心中充滿喜樂。
 自此我就天天渴慕親近神,清晨四點起來讀經禱告,下午下了班回來,趕快梳洗就來敬拜神。那時聖靈的風正吹向台中,許多教會都在辦復興特會,我好像吃屬靈筵席,只要有特會,我就趕快去。從敬拜到結束,不斷的經歷聖靈澆灌恩膏。神也差遣許多牧者來台中傳講復興的信息。有撒督、譚適德、莊以西結、麥約翰等等大牧者們。我真有如乾旱逢甘霖,非常渴慕神,除了上班以外我就去參加特會,也認識許多屬靈的伙伴,大家一起追求。
靈裡擴張境界
 我自幼信主,唱的詩歌是教會的詩歌本。當年聖靈臨到連敬拜讚美也更新,記得那時唱的是以琳書房的新歌頌揚,河用仁宣教士的敬拜讚美詩歌。在這些敬拜中,聖靈引導我們,或拍掌或高舉雙手,有時突然唱起靈歌或跳起舞來,心中甜蜜蜜、喜滋滋地,好像要飛回到天堂上似的。又感覺到離神的寶座非常近,甚至可以感受到神的手在牽著我,巴不得這一刻永遠停住,不要回到凡塵。
 神也擴張我的禱告境界,在禱告時居然會拿起聖靈寶劍作屬靈爭戰,我的聲音是屬於柔細的,然而在打屬靈爭戰時,我的聲音也變得宏亮,大聲叱喝惡者退去。特別是在禱告山,戴牧師、吳翠華牧師、張哈拿牧師率領我們運用屬靈權柄,大家一起與惡者爭戰,我特別覺得我的聲音鏗鏘有力,好像大能的勇士、魁武的巨人一般。譚適德牧師教導方言有九種,感謝聖靈的充滿,我居然也經歷了不同的方言啟示,在爭戰時我的方言會變得很勇猛,但在敬拜時方言又很柔和,禱告時有時又會很大聲,有時變得微弱哭泣,真可以感受到當時神的心意,同時也經歷手上臉上都是金粉,又被喜樂的靈充滿笑到不能停止,甚至手上還會有一層薄薄的膏油。有一位先知牧師看到就對我們說:我們搭上了這班的聖靈復興列車。我與許多屬靈夥伴聽了好高興,就更渴慕追求。
 我乾脆連整個小組的組員都帶去參加特會,感謝主的恩典,小組組員個個都被聖靈充滿,為主大發熱心,那時真是蒙神的恩典,把得救的人數加增給這小組,小組後來人數成長到了40幾位。我們小組出去辦佈道會,從老到少全員到齊,司琴、打鼓、吹號、場地佈置、演戲,組員全都戮力擺上,每個人都極盡發揮自己的恩賜,可真經歷了使徒行傳的極大神蹟。我們還四處行走禱告宣告。感謝主!那些我們腳踩過之地,後來就都有教會在那裡建立起來。哈利路亞!榮耀歸與神!
復興浪潮要再來
 然而,此時有了不同的聲音出現,去參加特會時,就有牧者說「為什麼來特會的都是『這些熟面孔』,其他信徒都去哪裡呢?」哇!我們大家面面相覷,我們被貼標籤不受歡迎了。我心中好難過,自此就不再去特會,同時也感覺好像復興浪潮逐漸退去。
 之後我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因著工作、課業、事奉忙碌,漸漸放下聖靈寶劍。雖然每日清晨夜晚仍有固定靈修,但已不像以往那般的渴慕追求,好像從絢爛歸於平淡。神學院一路讀到最高學位,心中卻有股莫名的哀傷,很想振作像當年那樣被聖靈充滿澆灌,再為主大發熱心,也去參加許多特會,但總挑不起如當年那樣的火熱。
 當年與我一同追求的屬靈夥伴,有的已經去作宣教士,有的已經是傳道人,也有的回到世界不再渴慕神。這次聽了章啟明長老傳講的復興浪潮要再來到,我心又再次渴慕期盼聖靈的火再來燃燒。也祈盼我們神的眾兒女們,都能搭上這班聖靈復興浪潮列車,繼續擴張境界,為主得地為業。使神的國早日降臨!阿們!


閱讀 84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