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6
◎鍾承愛
牧師夫婦的背影


 我的母親是一位師母。活潑外向的她,在嚴格標準約束師母形象的世代中生存了下來。我的父親是一位牧師,但他並不是從我一出生就是一位牧師。印象中我們家一起走過了爸爸讀神學院的日子,那時媽媽帶著年幼的我,每天去不同的人家裡做打掃工作,以維持家計。媽媽像超人般可以用一台摩托車載滿不同的掃具,那圖畫還栩栩如生的在我腦海裡。那時爸爸可能在忙碌的準備神學院的課程,突然我發現原來自己對爸爸讀神學院的這段記憶是如此空白,或許是我還太小已經記不清楚了。
隨傳隨到的傳道
 終於,爸爸神學院畢業了,進入隨傳隨到的傳道時期。半夜家中電話響起,在夢鄉中的我們就知道爸爸要出任務了。不論是半夜有人突然過世、夫妻吵架,或是弟兄姊妹狀況不好,颳風下雨、夜色深黑,爸爸媽媽義不容辭地在弟兄姊妹最需要他們的地方出現。
 9年前(2009年)爸爸從傳道變成了牧師,隨之我們家也被差派出去到高雄一個較鄉下的地區(大寮)牧會。本該是榮幸蒙受神的選召,可以出去植堂開拓教會,但那時身為三個孩子的我們並不明白。對我而言,那只是活生生的將我從一起服事,一起玩耍的教會朋友中撕開。就算被分派出去了一兩個月,每當我再次回到我們鳳山的母會時,我總是趴在玻璃窗前面看著以前的朋友聚會、練敬拜,多麼希望自己可以參與在其中,多麼希望以前的時光再回來,但我已經不屬於那裡了。沒多久,為了能離教會近一點,我們搬家了,離開我從小習慣的雜貨店、餐廳、管理員,甚至是離開了我最愛的、充滿回憶的那個家。
牧羊人的負擔
 有歡笑也有眼淚,這一切都充滿恩典的記號。走過了那些埋藏在我記憶裡的痛,現在我重新擁有一群在大寮的家人,最開心的就是每個禮拜天見到大家。從小到大因為父母,所以我只看見當牧者的辛苦,但最近我卻看見什麼叫做「牧者」。牧者是牧羊人,神將一群羊託管給牧者在地上照顧,而聖經中大家熟悉迷羊的比喻,牧者對羊的愛和照顧超乎我們的理解和想像。重點不是這位牧者牧了多少隻羊,而是他忠心的照顧和愛每一隻羊。
 每個星期天早上或是教會有活動時,我總是看到媽媽在教會門口徘徊,或是爸爸在教會門口掃地。有次教會有裝備課程,但是我和爸媽需要去參加婚禮,明明時間都快遲到了,我不了解為什麼他們還是站在教會門口東張西望。不耐煩之下,我隨口說出:「我們在做什麼?為什麼還不趕快走!」媽媽只是說:「再等一下下。」我還是不懂要等什麼!等時間嗎?都快遲到了。但我旁邊傳來一位很貼心的教會同工的聲音,她說:「牧師、師母在等羊都來了!他們想要確定大家平安到達,沒有一隻羊是迷失的。」當下我的裡面陷入沉思,原來父母一直以來不管是裝備課程還是聚會,他們站在門口的原因,是因為想要看見每位弟兄姊妹平安到達,想要熱情的擁抱歡迎他們。這是神放在牧者裡面,對小羊的負擔和愛。當了這麼多年牧者的孩子,我突然發現成為牧師、師母不再只是一個職稱,而是一個呼召,一份對弟兄姊妹很濃厚愛的呼召。


閱讀 29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