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6
娃柔
蜜月遲來70年


 多年前在加州讀到一則報導,報載美國東北華盛頓聖靈降臨教會的一對老夫婦,92歲的丹尼及90歲的梅,在會友及他們子孫的安排下,外出享受結婚70年來的首次蜜月。他們新婚時,因著種種因素,未能享受蜜月假期。
 丹尼與梅身為黑奴的後代,都出身美國南部的鄉間家庭。在學校的運動場上,丹尼對梅一見鍾情。後來丹尼離開南方的農場,遷至華府,在市區一家飯店洗碗打雜,幫人擦鞋。
 丹尼在教堂受洗成為基督徒後,託人向梅提親。起初梅的家人反對這婚事,後來讓他們自己決定。梅說:「我一直深愛著他。」
 他們婚後的日子十分艱苦,與親戚一塊住在一個臥室的公寓裡。經過多年努力工作,生活漸漸改善。數年前家人替他們安排了一場大型婚禮,他們重新許下誓言及交換戒指。
 那時他們的子孫成群,有7個子女、15名孫子女及3名曾孫,其中包括一名美國職籃明星球員。
 度蜜月的那天,兩人打扮得光鮮亮麗,由住處坐黑色長轎車前往大飯店,享用燭光晚餐。過度興奮讓兩人疲累不堪,兩人坐在華麗套房的舒適沙發上,才晚上7點,一塊打起盹來。
 讀這段新聞,想起40多年前,丈夫與我在麻州的中國教堂舉行婚禮,我們5月結婚,7月才拿假前往麻州北邊新州的溫娜娜湖及白山度蜜月,我們坐著小火車,上了華盛頓山的最高處,翻閱舊照,往事歷歷在目。
 婚後不久,丈夫調職到麻州最南邊的秋河市,我們租住葡籍女房東三樓的小閣樓,女房東熱情爽朗,分了一小塊菜園讓我們種中國韮菜,烘烤了糕點,總讓我們品嚐。
 我們在秋河住了兩年,丈夫買了一輛黃色的英國敞蓬小跑車,大女兒出生後,一家三口駕車去附近的海邊,躺在毯子上,聽海濤、看海鷗、吹海風,身心舒暢。
 丈夫與我作風低調,不注重節日,那年丈夫去台灣東岸的分堂講道,次日週一剛好是我們結婚25年的銀婚紀念日,有愛心的牧者夫婦邀請我們去泡溫泉(敞開式的大池子,只有我們二人),看到美麗的孔雀,開屏相迎,吃山珍、嚐野菜,度過難忘的一天。
 多年前一個在台北的清晨,我突然想起那天是我們結婚35週年的紀念日,就用英文對丈夫說:「紀念日快樂!」午間我們享用西餐,餐廳裝潢新穎,頗有情調。我們點不同的湯、生菜、主食及甜菜,分享的滋味更加可口。他點牛排、魷魚,我點豬排、鱈魚,體貼的丈夫將食物切成小塊,放到我盤子裡。那時我因眼疾,視力不佳,都靠丈夫替我服務。現在我視力漸漸恢復後,他已養成隨時服務的好習慣。我們靜靜用餐,有時相視而笑;老夫老妻,心靈相通,無聲勝有聲。
 比起丹尼及梅在70年後才首次度蜜月,丈夫與我要幸福得多,心中感恩。其實生活中,不一定要刻意在節日才做些什麼,每個有主同在的日子,都喜樂滿溢,甜蜜美好!


閱讀 171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