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8
香港國度復興報記者莫嵐綜合報導
毒海回航  立志服事無家者

家洛與關愛動員的義工去探訪露宿者。關愛動員提供


 在香港的港島區東邊的某條天橋底,除了聚滿鴿子,更有不少無家者在此「紮營」。一個瘦削、黝黑的男人走近,熱情地向幾位無家者打招呼,這人就是陳家洛。
 一旦沾染毒品,想要抽身回頭是很困難的事。曾經染上毒癮的家洛,如今已從墮落的深淵走出,決志信主,立志服事其他與他一樣的淪落人。
誤交損友 沉淪毒海
 家洛現為「關愛動員」等幾間基督教機構的義工,專門服事露宿者及吸毒人士等。他年少時誤交損友,在朋友的哄誘下吸食毒品。本以為一次半次無問題,沒想到這一吸便是30年。家洛眯起雙眼,回想往事:「父親在我11歲那年過世,在我的成長環境中,沒人教我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家洛曾經墮入痛苦的深淵,每天活在吞雲吐霧之間:吞下的不是雲,是痛苦與掙扎;吐出的不是霧,是人性和健康。
 數年前在筲箕灣公園,家洛初次接觸信仰。那時他看到有一群來自教會的人去關心那些無家者,好奇心驅使下,他主動走去接觸他們。「我覺得很好奇,他們有車有樓,有正當職業,為何每個星期一都來這個地方?我觀察了他們9個月,我不明白為何他們要這樣做,我很想認識他們經常說的耶穌。」在弟兄姊妹的關心鼓勵下,家洛赫然發覺自己不可以再過這樣的生活,想要走一條新的路。
 回想往事,戒毒的過程雖然辛苦,但家洛很感激神把他從深淵裡拉回來。決志後,家洛感到很大掙扎,但仍決定主動去教會。「一個30年的吸毒者,生命一塌糊塗,其實心裡很害怕,但我不知道為何有勇氣走進教會,是聖靈不斷堅固我。初時我沒有這麼健康,比較邋遢,教會對我有很大的接納和包容。」

 

P10 1

陳家洛。關愛動員提供


家庭關係的復和
 家洛認識耶穌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反省自己,他感到很自責,以前沒有盡過作爸爸、兒子、丈夫的責任。「妹妹氣了我30年,最近才開始多聯絡,關係和好。我的妹夫是警察,他以前很討厭我,但現在會邀請我去他家,煮飯給我吃。尤其我女兒,她很氣我小時候曾將她放在保良局一年。今日,女兒願意叫我一聲『爸爸』,這都是神的恩典。」
 以前家洛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會影響其他人,但原來所做的最傷害的是家人。「信仰幫助我最大的,是關係的和好。這是一個復合的主,以前我不明白,但一路看到的印證,令我不能否定祂的同在、能力和愛。」
 家洛記得有一次全家人為他慶祝生日,他妹妹本來是傳統信仰的,但吃飯之前她竟然不上香,看見家洛在吃小吃,她竟然說,你們吃東西有祈禱嗎?「原來有好多事情不需要我開口講,她會看見。我曾經問過她如何看我的信仰,她說:『你的信仰我不是很清楚,但我在你身上看到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發生了。』這些印證,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P10 5

家洛過去常常在這裡流連,現在立志將福音帶給這裡的朋友。關愛動員提供


興起街頭傳福音文化
 對於那些無家者,家洛總有一份特別的感情。「可能是感同身受吧,看到他們的同時也看到曾經的自己—失去了家庭、信、望、愛。」家洛在幾年前跟隨機構到街上或公園探訪。他笑稱自己一開始也不知道怎樣和無家者溝通,一路上磕磕絆絆。隨著探訪的次數增加,家洛漸漸學習到溝通的關鍵:「和無家者溝通最重要是關心、關懷,讓他們知道神從來沒有離開過他們。」
 經歷了幾年的街頭福音工作,家洛也坦言:「我在街上信耶穌,在街上接受洗禮,但我看到教會的福音很多時候流不到街上。一些教會文化、傳統觀念攔阻了神的工作。」而神給家洛的異象,就是將街頭傳福音的文化帶到不同的機構和教會,推動「無牆教會」。於是家洛把聚會地點遷到天橋上,更每週向無家者派發飯盒。
 神也真的使用家洛的服事,如同光照進黑暗人群。「以前有個與我一起『食白粉』的朋友,我之前邀請了他很多次去公園,他推托了我幾次。有一日他找我聊天,我拒絕他。我說,如果你想聊天,來公園吧。後來他真的來了,他一來就決志信耶穌了,而且馬上決定戒毒,今日他已經在另一個機構服事神。」


閱讀 605 次數
TOP